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来自新世界×钻石王牌]You Were There 1-3

妈的来还债了……十万呢,真怀疑一篇不够啊!!!

哎……鄙视我吧

为什么我要打那个赌啊啊啊啊啊!!!


来自新世界Paro。

克里斯&御幸双男主配置无CP。

钻A其他角色不会登场。

克里斯死亡。


01 毁灭的脚步声。

“人类,是永远无法成为神明的。”

御幸第一次觉得克里斯有些与众不同是在初中的时候。

那是某次比赛结束后,御幸发现自己把帽子落在了球场,不得不坐上了电车又折返,回到球场时太阳正徐徐地落下地平线,漫天的红霞看起来十分地壮观。瑰丽的晚霞之中,年少的克里斯独自一人站在球场上,手里握着一只白球。

只见他抬头仰望了片刻后,随手将手里的球抛起,然后独自缓步离开。

直到他走出球场,他的背影消失在御幸的视线里,那颗被笔直抛向空中的白球都没有落下来,克里斯抛球的动作并不大,但球上仿佛沾了一根透明的线一样,吊着白球直直地往上空飞去。

那一年,御幸十三岁,克里斯十四岁。

×××

据英国《XX邮报》10月1日报道,由于人类基因科技的突飞猛进式发展,据科学家推算,到了2015年,地球上的一小部分人出现了基因突变,届时,拥有超能力的新人类将会真的在地球上出现。

近日一则近50年前的新闻,一夜之间再度登上各大报刊和门户网络的头条。

自人类有历史记录以来,超能力者一直存在于每一段历史的之中。初期的时候有特殊能力的人群被神格化,后来逐渐的与宗教融为一体,直到1900年德国的心理学家Max Dessoir创造了超心理学学说后,一直以一种介于科学和伪科学之间的微妙形态存在至今。

所谓的超心理学,是指研究心理与物体之间相互作用的学问,超心理学主要的研究对象是超能力者,具体的研究对象可区分为ESP(extra-sensory perception)和念能力者(Psychokinesis)。(*注1)

自1930年起,全世界围绕着超心理学的实验便从未间断过,但是与超心理学相关的研究总是充斥着大量的骗局与谎言,以至于直至最近,超心理学学说依然被大部分人视作伪科学。

直到西历2011年,在某西亚小国所进行的某项实验的成功,初次在科学意义上确立了超能力者的存在,自那之后,世界各国不断有超能力者出现,据史料记载,最后一次有效统计时,超能力者已占到了全世界人口的0.3%。

初期PK能力者的超能力非常微弱,所以虽然媒体大肆报道,但是群众却对那些微不足道的超能力不屑一顾。在科技十分发达的年代,人类的想象能力早已突破太阳系,掰断一两个汤匙这样还停留在上上个世纪的过时的超能力早已无法吸引众人的眼球。

一年半之后,本已销声匿迹的念能力者的报道又再度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里。这是日本国内史料记录的第一次有关于念能力者利用超能力犯罪的恶性事件。

据记载犯罪者少年A的超能力非常平凡,某一天少年A发现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开各种各样的锁后,他连续一个月分别在夜里潜入19名熟睡的单身女性的家中对她们实施了侵犯,并且杀害了其中的17人。

随着这一骇人听闻的案件被公开审理,带来的负面效应却是出乎当权者的意料,公开审理并未能起到引以为戒的作用,反而引来了更多模仿犯,其中大部分案件都无法确定犯人,最终变成了无头悬案,据说这是因为有人使用念力破坏摄像头的缘故。

而另一方面,普通人因这起案件而开始排斥念能力者,并将之后的那些无头案全部归咎到他们的头上。

国内社会上念能力者与普通民众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从背后的指指点点流言蜚语到半公开的欺凌与滥用私刑不停地加速着两类人之间的仇恨。

这股普通人对念能力者的逆风吹到东京的青道高中大约是在2013年年底的时候。

青道高中位于宁静的住宅街深处,长长地通路两边种满了古老地银杏。第一次出现异变的时候正好是深秋,金色的银杏叶子铺满地,建校以来,青道的学生们每一年都是这样顺着这条约莫100米长的通路,或三三两两地边走边聊,或骑着自行车飞快地碾过银杏叶,树叶在车轮的碾压下发出清脆地声响。

那一日早早地登校的学生们发现昨日还铺满整条道路的银杏叶不见了,它们消失得那么地彻底,若不是头顶上的银杏树早已变得光秃秃,人们不禁会怀疑昨日的景色是否是自己的幻觉?

第二次出现异变的时候是那一个月之后,东京已经进入了寒冷的冬季,学生们裹着厚实地大衣像往常一样上学,突然一声尖叫声打破了原本有说有笑的安详气氛。

接着接二连三的有女生的尖叫声响起,胆大的男生便冲到前面一探究竟,两名跑到登校人流的前方的男生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咋舌。

不知道是谁恶作剧,弄了一大波身首分离的昆虫尸体扔在离校门口一定距离的必经之路上,那么一大片看起来起码也有上千只了吧。

喂……到底是谁干的。——男生们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女生们则脸色铁青地不敢越雷池半步。

最终社区人员和校方再三盘查也未能找到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加之东京最近正因念能力者的出现不停地出现治安混乱的现象,这种多事之秋,这种小事自然也不好动用警力。最终学校组织了一群学生合力把那堆虫子的尸体清扫完毕,此事就暂且告一段落。

第三次异变出现在次年的一月底。

直到多年以后,御幸一也依然可以鲜明地回忆起那一天所发生的事。通常来讲,人的记忆只能是画面与声音,然则每当御幸回忆起这一日时,他甚至可以闻到记忆里飘来的血腥味。

御幸清楚地记得,那天正好轮到他当值,所以他起了个大早,一边打哈欠一边像往常一样骑车去学校,东京前几日正好下了几场雪,道路中央的积雪早已被清扫干净,积雪被堆在两边,垒成两排均匀地雪堆。

御幸一边觉得困乏,一边车还是骑得飞快,所以最初的时候他未能留意到这几十米通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直到他因为寒风加上坡度的关系不得不放慢了车速,御幸才发现这条水泥路上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

褐色的污渍犹如丑陋地触手一般布满地,意识到事情有些反常的御幸继续放慢速度,一面扯下口罩想要仔细观察一下地上到底是什么痕迹。

在扯下口罩的瞬间,一股浓烈地血腥味和寒风一起钻进了他的鼻腔。

血、血腥味?——意识到大事不妙的御幸一个急刹,虽然车速本已放到最慢,但是因为地上太滑的缘故,他还是随着车一起跌倒在地。

“好痛……”御幸揉着左手从地上站起来,幸好冬衣够厚实,这一下虽然摔得沉,却并没有让他受伤。

但是他随即被眼前的画面惊得目瞪口呆。

到校门口那二三十米的通路的两边的积雪堆上整齐地被摆放着各色猫狗的头颅,它们无一不惊恐地睁大着眼睛,仿佛还保持着临死前无限地恐惧。

地上那些深褐色的痕迹无疑是血迹,仿佛有人拽着那些身首分离的猫狗的尸体,在地上作画一般。

御幸随即又联想到前几个月那两件怪事,不禁觉得有些浑身发冷。

这样的规模的恶作剧要在一夜之间完成,如果不是有一群共犯的话,唯有超能力者能办到了。

超能力者。

御幸没有来由地想到四年前的某一日,从克里斯手里抛出的那颗永不落地的白球来。

×注1:ESP也被称为超感官知觉,泛指不通过五感或者推论等常用手段,获取外界情报的能力。ESP包含接触感应(psychometry)、透视(clairvoyance)、心灵感应(telepathy)、预知(precognition)、催眠(hypnosis)等能力。

念能力者简称PK,也称之为念力或者念动力,指不直接碰触物体,而以念力使物体动作,或是移动粒子,产生高热,低温,电磁波等的能力,也包括瞬间移动、浮空术和念写等。

*文中大部分设定都来自于《来自新世界》,包括PK能力。

所以根据原作的设定,同人中的超能力=念能力,不包括ESP,即他们都是念能力者,虽然文中提到了ESP,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讲,全文的设定里的超能力者是没有ESP能力的。



02 撒旦之吻

“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注1)

“……伊斯马伊洛夫找到的第一位超能力者,是一个名叫劳拉.马露达瑙娃的十九岁女性。她的能力仅仅是移动密封住透明塑料瓶里轻如羽毛的乒乓球。不过就像某种化学物质的溶液中最初出现的一个结晶会使周围出现同样的结晶一样,她可以说起到了核晶体的作用,诱发了全体人类的变化。在她出现之后,原本一直沉睡的能力开始在人类身上苏醒了。”

——御幸低头看着平板电脑上的用Google搜出来的各种信息,花了一定时间后,他发现能够获得的有用的信息真的十分有限,匿名BBS上充斥着各种对超能力者的诅咒与排斥,扬言要把他们全部清除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此外,御幸也看到一个似乎是由超能力者联合开办的网站,那一部分激进分子不停地在上面叫嚣着要建立一个淘汰一般人,只有超能力者的社会,他们甚至公开地商讨着怎样对社会上的一般人群发动恐怖袭击。

还真敢说啊,你们有那个本事吗?——御幸看到这样的天方夜谭不禁在心中嘲讽道。随即他又想起昨天早上发生的事,那一排排的动物首级,他突然有些笑不出来了。

几年前还只能移动乒乓球和掰断汤匙的弱小地超能力者,如今他们之中已经可以出现这样轻易地大批杀死猫狗这样的小型宠物的人类了。

他们在不断地进化。如果他们继续进化下去,也许有一天……——御幸想到那点可能性不禁有些脖子发凉。

说来,超能力者还算是人类吗?

方才浏览的超能力激进分子制作的网站上,他们似乎以神明自称,超能力是神明的力量,藐视神的力量的人类该被统统献祭。

神明啊……——御幸侧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队列里的克里斯,只见他的脸色果然十分惨白。

昨天清晨发生的事情最终惊动了警方,今天一早,警方带上几个学究似的老任和一车不知所以然的仪器来到了青道高中,御幸打听了一下,似乎是打算通过电击测试来分辨超能力者。等所有的学生筛选完毕后,具有PK能力的学生应该会被带走严加盘问吧。——看来大人们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第一次是满地落叶不翼而飞,第二次是一地的虫类尸体,第三次几十只猫狗的首级沿着通路一字排开,很明显这一连串的事件正在不断地升级,如果再不加以阻止,也许下一次遭殃的就是自己了。

但是这样做也有不妥的地方。

御幸不知道在青道有多少像克里斯这样隐瞒PK能力者身份的学生,但是毫无疑问地如果身份曝光对他们来说将是一件十分不利的事情。

如今社会对超能力者的逆风正值最强势的时候,加上最近刚刚发生过这样的事,即使犯人不是自己,周遭对他们的态度也一定会发生改变,会变得极度的排斥,甚至是欺凌。

毕竟这是一个软弱的超能力少年少女因不堪他人侮辱而自杀的新闻已经不再是新闻的社会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御幸想起了在语文课上学到过的这句中国的古语。

在亲眼见到昨天早上那一幕后,御幸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无法将这样的人群视为自己的同胞。

如果我们是人类,他们是什么?

如果他们是人类,那我们又是什么?

如果世上只能存在一种人,那么我们和他们,谁能笑到最后?

正当御幸胡思乱想之际,现场忽然陷入一片混乱,大多数人包括御幸都没有搞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就被空气中突如其来的血腥味弄得懵了。

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队伍的最前方的人的头部都凭空消失了,只留下躯干有如高压水枪般地不停有血液喷向天空,然后缓缓倒下。

那短短几秒内,御幸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整个空间安静的可怕,他甚至感觉不到有空气流动,随后一声尖叫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屏障,紧接着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起,随即又有更多的人脖子以上的部分化作一滩血水。

所有人几乎本能地想要逃跑,然则学校操场上几乎聚集了整个青道所有的师生,秩序失控的结果就是大家推搡来推搡去,不停地有人跌到,不断地有人从跌倒的的人身上踏过去。

这边!——纷乱的人群之中,有人拽住了御幸的手腕,把他往后边拖。

“哎……?克、克里斯前辈?”御幸扭头一看,只见拽着自己走的人竟然是克里斯。

“别说话,跟我走。”克里斯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拉着御幸往人流的反方向走去。他们本来就在队伍比较靠前的地方,十分艰难地走了几步后,御幸发现人流越来越少。

也几乎是与此同时,他终于看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不远处,几名学生的头像番茄一样被捏爆,留下满地的鲜红。

满是尸体的中心站着一名男学生,他的个字十分瘦小,看起来十分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他每往前走一步,就会有几名学生死于非命。御幸注意到他整个人似乎都处于一种半癫痫的状态,眼珠上翻,口吐白沫。

这大概就是克里斯和御幸与他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的遮挡,他却对两人视若无睹的原因吧。

“跑吧。”那个人慢慢地走远,克里斯拍了一下御幸的后背道:“跑出学校,跑远一点,然后报警,千万不要回头。”

“那你呢?”御幸问。

“找个地方躲起来。”克里斯一边说一边再度拉起御幸:“离开这里再说,这里太危险了。”

御幸几乎是本能地想回头再看一眼那些往校舍里逃去的学生命运如何,甚至他仍然在心中抱有一丝不符实际的期望,也许会有奇迹出现,也许大家可以逃过一劫。但是此起彼伏的哭叫声与那声清脆地骨折声残酷地提醒着御幸,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属于普通人的奇迹。

奇迹与超能力者同在。

最终他能做的只有咬紧牙关跟着克里斯一同以最快地速度跑向校外。

将同窗、将恩师抛在身后,只身逃命。

飞奔在呼啸地寒风中,御幸似乎听到克里斯这么说:

故此,我让火从你中间发出,烧灭你,使你在所有观看的人眼前变为地上的炉灰。(*注2)


*注1&注2皆引用自圣经中撒旦相关的章节。


03.启示录

“F=PS”


我想以后这样的事情会只多不少。——御幸躺在床上,白天中克里斯说的话在脑海中盘旋不去。这句话就像被灌了铅似的,沉沉地压在他的心头。

这句话的分量,甚至比白天发生的一连串血腥地屠杀更沉重。

从学校逃出来的御幸和克里斯以最快地速度报了警,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御幸甚至无法向接线的警员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最终他只能用尽力气对电话那头喊道:

有超能力者袭击了青道高中,已经有大量的学生死亡,情况十分危急,请尽快派人来救我们!

此时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冬日里的阳光有些无力,即使像是这样的万里无云的晴天里,红光四溢,洒满了每个角落,御幸仍然觉得身上冷得很。眼前的天空一片湛蓝,远处东京塔和Sky Tree仍旧伫立在原地,没有扭曲亦没有倒塌,一切就像往常一样,和平而又安逸。

灾难片里都是骗人的。——虽然眼前的街景一如既往,但是御幸知道就在自己身后二千多米处的青道高中,此时此刻正慢慢地变成炼狱。

克里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一言不发地站在御幸身旁,两人相顾无言地沉默了许久后,是御幸打破了这份沉默。

“克里斯前辈,你是超能力者吧?”他开门见山地道。

“……没错。”克里斯沿着台阶坐下,只见他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钥匙,克里斯摊开手掌,钥匙迅速地浮到了空中,然后只听见有什么东西划破空气的声响,钥匙嗖地一声失去了踪影。

“最初的时候,我只能让一张薄薄的餐巾纸浮起几秒。”克里斯的语气听起来有些苦涩,“现在的话……一两台车不成问题吧。”

“车……”御幸喃喃地重复道。

“恩,虽然我没有实验过。”

在御幸的记忆里,泷川.克里斯.优是一名值得尊敬的前辈,两人相识于少棒的比赛上,到了高中的时候,又因缘际会地由对手变成了队友。即使对方因为伤病有着一年多的空白期,但是御幸一直是把克里斯作为一位优秀地选手来看待的。

“……我的念力是从前年的四月开始大幅度地提升的。”

“前年四月……那不是?!”御幸不禁提高了嗓门。

“……是的,就是我受伤在医院疗养的那段时间。”克里斯有些嘲弄地道:“在我自我放逐的时候。”

“……抱歉。”

“你道什么歉?那是我自作主张结出来的恶果,再说这些事情早就过去了。”克里斯像往常那样,露出一丝温和地笑容,随即认真地说:“我跟你说这个并不是要旧事重提,御幸,你听我说,念力的成长与压力有关。那几个月里我深刻感觉到受伤给自己带来的压力,说实话,休整一年这件事给我带来了非常巨大的精神压力。在住院的那几个月里,也就是压力最大的时候,我切实感到自己的念力每天都在疯狂地成长。”

“……”御幸不明白克里斯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些事。

“你要知道,人类在压力过大的时候会做出过激行为。”

“啊……”御幸恍然大悟地道,“你的意思是,刚才学校里那个超能力者是因为心理压力过大导致了情绪失控?”

“恩。人类处在社会环境中,一定是会受到各种各样的人或事的刺激或者影响,这些信息被接受后,就会有应激反应。但是一旦当应激反应失控时,会对人类产生非常消极的影响,人会处于极端的情绪状态,认知功能降低,导致产生大量的负面情绪,进而使人失控。”

御幸想起方才那犹如恶鬼化身一般的男生的状态,两眼翻白,口吐白沫,确实像是失控了。

“而PK能力者在心理压力的作用下,力量就会突飞猛进,两者相加……”御幸一边说一边看向克里斯,只见对方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没错,我认为刚才发生的事就是两者相加出来最坏的结果。”克里斯将视线投向远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那种情况下,对每一个超能力者都会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其实我很早就注意到他的状况有异,我早该想到失控的结果就会是那样……”

御幸想起世界各地几乎每过一阵就会出现无差别杀人的报道,诸如美国的校园枪击案,日本国内的持刀杀人案等,这类案件可说是由于压力过大导致精神失控的极端例子。积累的压力到达一定的程度,往往一件小事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想以后这样的事情会只多不少。”克里斯起身,“青道的事情恐怕会引起整个社会更大的恐慌,没有PK能力的普通人和有PK力量的超能力者之间,迟早会有个了断吧……”

“……了、了断?”御幸难以置信地看向克里斯,只见对方一脸平静地注视着远方。这时有警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看来警方快要赶到了。

克里斯快跑了几步钻进了一边的小巷,御幸犹豫了两秒后也跑进了巷子里。小巷里有几只野猫正在翻垃圾桶找食,一见有陌生人走近便一哄而散。后方的高楼挡住了光线,阴冷的空气中,克里斯紧紧地靠在墙边,双眼紧紧地盯着外面,金色的眼眸里明显有着不安。

随后汽车飞驰的声音从御幸的身后响起,他扭头一看,亦怔在了原地。除了打头的两部警车外,后面紧跟的竟然是四辆全副武装的军用车,那四四方方的车厢里到底会装些什么?御幸不想猜测。

想到镇压的对象是超能力者,御幸立即明白了克里斯的不安究竟从何而来。

不论是对普通人,还是政府而言,他们这样的人就是一颗颗的不定时炸弹。若是刚才学校里排查超能力者的时候没有发生那样的意外,事情会变成怎样?克里斯会和那名不知名的少年,以及隐匿在青道里的其他超能力者一起被带走,他们会遭受怎样的对待,御幸仅是想象一下就有些不寒而栗。

“……你该回去了。”

不知不觉中,车队已渐行渐远,克里斯走到巷子口,似乎是在感受阳光的温暖。

“御幸,你一定要记住,远离超能力者。”克里斯又忠告了一句,就转身离开。

“克里斯前辈!”御幸出声喊道。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他现在不留住这个人,那么以后他们再也无法见面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已经在那场意外中身亡了。”克里斯回首,伸出食指贴着双唇,做出噤声的动作。

“可是我知道你还活着。”

“你会告发我吗?”克里斯牵起一抹笑容在嘴角。

“……”御幸无言地看着他,为什么这种攸关生死的问题,他却笑得如此淡然?

“御幸,我比你想象中更了解你,那样的假设在我心中根本不存在。我希望你远离超能力者是为了保护你,超能力者中也包括我自己。”

“我知道超能力者很危险,也知道一旦他们情绪失控,就极有可能会发生像今天这样的意外。但是,我不相信克里斯前辈会失控。”御幸一面说一面走向克里斯,晴空之下,两名少年并肩而立。

“我想对前辈来说,没有比伤退更大的打击了。”御幸将视线投向克里斯的右肩,他仍记得那个地方缠满绷带的样子。但是如今,眼前这个男人,再经历了种种挫折与打击后,仍坚强地站在这里。即使充满不安与恐惧,他仍旧对自己伸出了援手。

克里斯告诫着要远离超能力者,因为他们十分的危险。但是御幸很明白,对像克里斯这样的超能力者来说,街上那成千上万的普通人是他们最大的威胁。即使如此,他却把自己放到了迫害者的位置,御幸明白,这是属于克里斯的温柔。

“但是你还是回到了那里,所以我……”御幸直视着克里斯的双眼道:“相信你。”


TBC

(我已经忘记我本来打算接下来安排什么情节了Orz

评论(2)
热度(1)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