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沉默横滨.1

一。


那一日天上布满了厚厚地云层,不佳的天候给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增添了一些阴郁。昨天一夜未眠的御幸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抑制着打哈欠的冲动。

天公虽不作美,倒也颇似应景,这非晴非雨的天空,一如这惜别的冬日。一月的室外已经相当寒冷,一到傍晚气温更是下降的厉害,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今天是个无风的日子。

 

御幸在籍的江户川少棒的退团仪式早在上周就结束了,在当地的某个小体育馆内,一群人吃吃喝喝便算是欢送过了。

所以当御幸听到丸龟的退团仪式时放在某所高档宾馆的时候,不禁在心里默默感叹各有千秋。调查一番后,御幸终于获取了丸龟的退团仪式的场地和时间,眼下,他正一边看着腕上的手表,一边等待在宾馆的外围。终于,从车站处传来一阵喧闹,御幸抬起头,只见一群身着与高档场所格格不入的球衣的少年们背着单肩包,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往这里走来。御幸只花了一秒就发现了立于人群中心的那个人,他急急忙忙地迈开步子。

“克里斯!”

比起被点名的本人,队里其他人的反应倒是更快一些,只见走在克里斯左右两边的两名男生,一边“哎”了一声,一边露出嫌恶的表情。对丸龟的人来说,每次一到比赛结束就缠着自己队里最骄傲的正捕手的御幸的恶名可是无人不晓。

御幸完全不把来自于他人的白眼放在心上,只见他一面又喊了一声克里斯,一面小步往人群跑去。

 “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在这种日子来吧。”

“他的脸皮真是厚的跟城墙一样。”旁人议论的话语传入御幸的耳中,但是他毫不在意。御幸非常清楚作为一名外校的无关人员,

这样贸然地出现在丸龟的退团仪式上是十分不合适的。

御幸旁若无人地走到克里斯的跟前,旁边的有点眼熟的三年生正想开口,只见克里斯制止道:

“你们先进去吧。”

“克里斯!”

“我很快就来。”

被一脸笑容的队长催促着,一群人留下克里斯走进了宾馆的大厅。众人走过御幸身边的时候,无一不对他投来敌意的视线,而御幸只是一笑而过。

 “御幸,你可真是擅长激怒别人啊。”

在只剩下两人独处的时候,克里斯这么称赞道。至于为何听起来像是一句赞扬,大概是因为那个人脸上的笑容吧。

“一般不会有什么人会被那么一大群人同时投以白眼吧。”

 “是吗?这是因为大家都缺钙吧。”

“由于缺钙而引起的情绪问题从营养学的角度来说……算了。”

真可惜。由那个人口中说出的科普知识总是能够引人入胜,尤其是过了变声期后,克里斯那低沉浑厚的嗓音听起来是那么地舒心,仿佛落雪一样缓缓地布满御幸的心房。

“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有事找我吗? ”

克里斯用大人询问亲戚家的孩子的语气问道,御幸有些不悦地撅起了嘴。

“呃……对了,恭喜退团。”

“哦,谢谢。”克里斯随意地收下了御幸的贺喜,他看起来似乎对这些事情十分地习惯。

“是青道吧?”御幸直视着克里斯的脸问道。他早已从各方打听到克里斯中学毕业后的去向,所以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在这样的日子里特意跑来,但是御幸不论如何都想亲口从对方的嘴里听到答案。

“是青道没错。”克里斯用力地点了点头,“因为接到了邀请。”

他的话令御幸回忆起自己也遇到过的那个年轻巨乳的女教师。

话说回来,像克里斯这样被称作市内第一的名捕手,各种各样的邀请一定如雪片一般飞来吧,他为什么会选择青道的原因御幸并不知道。但是对他来说,克里斯的选择是不会有错的。

这样说也许稍微有些极端,但是克里斯确实具备这样令人深信不疑的魅力。

“你打算住宿吗?”

“嗯,如果走读的话那个距离有点太远了。”克里斯随意地答道,对于即将发生巨大变化的生活丝毫没有任何的顾虑。

“克里斯前辈!”

两人的头顶突然有大声传来,克里斯回头一看,只见宾馆的三层的窗户里探出一张少年的脸,那出挑的红色十分地醒目。

“白河。”克里斯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音量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你不在的话仪式开始不了。”

这似乎是御幸第一次听到白河用那么大的声音跟人对话,看起来凡事图省力的他,极少会把能量用在与人对话这件事上。在以往的几次友谊赛中,每当御幸热烈地与克里斯交谈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背后传来阴冷的视线,即冷的像冰,又烫的像地狱之火。

“人都齐了吗?”克里斯抬头问道。

“是!早就齐了。”

“教练和部长也都到了?”

“教练……还没到。”白河的声音已经没有方才的声势,轻了许多。只见他把视线投向克里斯身旁的御幸,英俊的脸上写满了不满。

哎?为什么瞪我?——御幸有些不解,难道是因为没有办法对学长生气,就迁怒于自己吗?

“我马上就来。”克里斯挥了挥手。

只见白河极度不情愿地在克里斯的督促下关掉了窗户,临离开之前,他又瞪了御幸一眼。

“他好像很生气。”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御幸如此评价道。

克里斯苦笑了一下,在御幸不知道的时候,这样的情况曾经发生过许多次。

“我先回去了,打扰了。”今天过来的目的已经达成,而且这一时半会儿的他也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此刻心中那复杂的情绪。

“你等一下。”克里斯喊住了御幸,“你今天来得正好,我有东西要给你。”

“给我?”

克里斯打开背在肩上的单肩包,包里空荡荡的,没装什么东西。他从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椭圆形的盒子,表面是磨砂的材质,一端刻印着海外的体育品牌的logo。

“给。”

御幸伸出双手接过,他一头雾水的打开,在看到盒内的物品的那个瞬间愣在了原地。

“这是……”

“恩。”克里斯一面拉上拉链,一面答道:“运动墨镜。尺寸的话……因为具有一定的弹性,所以我想应该没问题。”

御幸大概猜到克里斯一定是事先试过尺寸吧,他低头凝视着静静地躺在盒子内的礼物。

黑色的镜架,和两枚淡色的镜片,镜架的两边各有一个银色的装饰物,若是今天的阳光再好一些,看起来应该会更加熠熠生辉吧。

“御幸?”

听见克里斯喊了一声自己的名字,御幸抬起头,颇为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问道:“这是给我的?”

“是啊。”

“不过……这个应该很贵吧?”

“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贵啦。”

“多少钱?”御幸问了个十分没有礼貌的问题。

克里斯不答话,只是弯起嘴角道:“是夏天的时候吧,在比赛里你的眼镜坏了。”

御幸立即想起了克里斯口里的那场比赛指的是哪一场,在和丸龟的友谊赛上,在跑回本垒的选手的肢体冲撞的时候,御幸被身躯庞大的跑者撞飞,眼镜也一并被撞碎。

那是御幸与克里斯所率领的丸龟的最后一次比赛,但是因为这样的意外,他却不得不被换下场,只能坐在场边束手无策地看着比分版上的数字差距不断地被拉大。

“之前我就觉得你这样很危险,你那副眼镜上有许多小的擦痕吧?”

克里斯一边说一边夺过御幸手里的运动眼镜,随即取下了御幸的近视眼镜,将运动墨镜替他戴了上去,接着又替他理了理头发。

“这不是挺合适的?”克里斯颇为满意地道。

御幸此刻眼前一片模糊,即使近在咫尺,他却完全看不清此时此刻克里斯脸上的表情。

“以后你在比赛的时候还是戴隐形比较好,因为那样的意外被换下场,你也会觉得很不甘吧?”

御幸不语。在这样的场合,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任何语言都显得那么地陈腐。

在这样的阴天里,他眼前的少年却足以令周围所有的景物为之失色。

“这个……你是随身带着的吗?”

“嗯?”

“我们并没有约好今天要见面,你也不知道我今天会来吧?”

“……”御幸看不见克里斯的表情,但是却可以感到对方身上所散发的沉稳的气息。

“我知道啊。”

“为什么?”

那个人的右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克里斯语带笑意地说着:“当然知道了。因为我一直有在留意着你,我远比你想象中要了解你,御幸。”

克里斯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然后将御幸留在了原地,独自一人转身往宾馆方向走去。

当御幸换上原来的眼镜的时候,克里斯已经走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

这时御幸才意识到自己还未就收到的这份礼物向克里斯道谢,然则他并没有追上去。等到有那么一天,他能够战胜那个人的时候再道谢吧。照着今天从他那里得到的建议,戴上隐形眼镜和这副运动墨镜,好好地看清那张脸,告诉他: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这副运动墨镜我非常喜欢。

然后将今天在心中生出的这份爱意一并说出。

御幸抬起头看向三楼的窗户,不知道此时此刻被众人团团围住的克里斯的脸上会是怎样一种表情?会是与刚才和自己说话时一样吗?——他猜测着。

这时,天空飘起了雪。

 

TBC

我应该有大把的时间让我来修翻译……Orz

女神快更新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1)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