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来自新世界×钻石王牌]You Were There 4

还债用。

克里斯死亡。


4. 咒力

 

繁荣与虚构。

 

近日来,御幸几乎每天都守着网络和电视。

自青道发生流血事件以来,各院校纷纷停课,据说是为了避免再度发生那样的悲剧,在彻底排除学生中超能力者之前,各大中小学校都会做停课处理。

另一方面,关于超能力者的研究报道也是层出不穷,多项研究结果表明超能力者是基因突变的结果,拥有某种隐形基因的人类,会在青春期觉醒超能力。

现在整个人类社会里拥有超能力的人全是10-20岁的年轻人?——御幸看着网络上的研究成果皱起了眉头。

拥有那么可怕的力量的主体人群竟然是未成年人。御幸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许多曾经看过的电影,未成年人虽然天真无邪,但是正因为他们的这一特性,反而有时会做出令成年人毛骨悚然的事情来。

这样的群体却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怪不得社会上的大人们那么紧张。

御幸又往下翻页,一份不太显眼的报告引起了他的注意。那篇学术报告十分冗长,但是概括起来的核心内容只有一个——超能力者中分裂型人格障碍的比例很高。

御幸随即把这行字输入到了搜索框内,看着wiki上的解释,他不禁陷入了沉思。

判断质量低下、思维混乱、情绪不稳定、社会关系糟糕以及没有控制冲动的能力

这还真是一手的鬼牌啊。御幸想,没有控制冲动的能力加上可以将情绪失控造成的危害扩大百倍的超能力,简直是最糟糕的组合。

此外,虽然电视新闻里很少提及,但是网络上关于一般人对超能力者或者疑似超能力者施暴的消息一直层出不穷,甚至有不少十分血腥的照片和视频流出。政府对这方面的事件故意视而不见,由此可见整个社会的风向便是如此。

自那日一别后,御幸与克里斯就再未取得过任何联系,眼见反对超能力者的声音占了绝对的主流,御幸不止一次兴起过找寻对方的念头,令他未曾想到的是又是一场意外将两人联系到了一起。

 

那是一个阴雨的冬日,虽然未成年人被停课在家,但是东京这样的超级都市的街上的人流却并不见减少。脚步匆忙的上班族,外出采购的家庭主妇,行色匆匆的行人们在街上打着五颜六色的伞,来来往往于东京热闹的街头。

如此平和地景象,很难让人想象这座城市正被笼罩于随时可能失控的超能力者的阴影之下。也正是因为这份表面的和平,让许多人丧失了应有的警惕心,所以才会招来那一连串的悲剧吧。

御幸正要过斑马线的时候,街上不远处突然有巨响传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辆黄色的出租车的车门被整个掀起,砸在不远处的行人的脚边。

附近的人群纷纷停下脚步,注视着这辆出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人知道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当第一排人头像一排梨一样旋转着飞上天时,大多数人依旧处于状况外,以至于丧失了最佳的逃命机会。

坐在车里的死神一脚跨出出租的同时,又有五六个人的脑袋被掀飞。接着整条街上开始响起凄厉地尖叫声,人们扔掉手里的伞,像是无头苍蝇似得乱跑乱撞,而御幸也被乱冲的人群撞翻在地。

御幸挣扎着起身,他甚至无力去回头看一眼那宛如死神化身的少年是否追着自己而来。

整条街的人都在疯狂地逃命,一声尖叫愕然而止后随即会有更多地尖叫声响起,每一个人都失去了理智,没有人知道脚下的路会将自己带向何方,他们只是盲目地奔跑着,希望可以尽快地远离片地区。

御幸也不例外,他几乎是一口气飞奔了数个街区,缠绕在耳边地哭叫声早已远去,但是御幸的脑海中还停留在充满血腥味的场景里,连耳中传来的风声听起来也像极了人们绝望的呐喊。

直到一股巨大的力道将他牢牢地拉住。

那一瞬间,御幸产生了有一双冰冷的手正悄悄地摸上自己脖间的错觉。

耳边仍不时地有尖叫声传来,呼吸间仍然能够闻到浓烈地血腥味,他渐渐地感到无法呼吸。

“御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声音犹如一道晨光,破除所有迷障。

“你还好吧?”感觉到御幸原本紧绷的身体慢慢地松懈下来,克里斯伸手扶住他的腰。

“真是……刚才我还以为我要挂了呢。”重重地松了口气的御幸将大部分的体重倚靠在克里斯的身上,伸出双手,只见它们正微微地颤抖着。

克里斯见状心里早已猜到了七八分,他用力地握住御幸的右手,道:“你还能走吗?我家就在前面。”

“嗯。”虽然有点腿软,但是御幸还是勉力站了起来,他注意到克里斯另外一只手上提着一个大大的购物袋,看来是出来采购的。

“真巧啊……”御幸喃喃地道。

 

***

 

“你先去冲把澡吧,我给你去拿换洗的衣服。”一踏进家门,克里斯就把御幸带去了浴室。“你的背后,溅到了很大一片血迹。”见御幸完全不明所以地站在原地,克里斯又这么补充道。

“哎……?”御幸一听急忙像火烧屁股似的脱下外套来看,果然黑色的大衣的背后有一片深色的污渍。

“把衣服给我,你快去洗澡。”克里斯拿过御幸手里的外套,随手把御幸推进了浴室。

这是叫我不要想太多的意思吗?可我实在没有办法不介意啊……——御幸一边忍着胃中翻腾的感觉一边开始脱衣服。

看着脱下来的毛衣和衬衫,每一件的背后几乎都被鲜血染透,御幸有些心里发沭,随即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原本就比常人坚硬的发丝像是被人泼了一层涂料,那的感觉摸在手里十分地恶心。

“你怎么还在发呆?不怕着凉吗?”正当御幸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液残渣呆呆地出神的时候,克里斯拿着换洗的衣物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边将叠的十分整齐的衣服堆在一旁,一边拿起御幸换下来的脏衣服,期间瞥了一眼御幸的掌心,不禁停下了动作。

“……水已经好了,要我帮你洗吗?”克里斯想了一下,试图用打趣转移御幸的注意力。

“哈哈,克里斯前辈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御幸干笑两声,脸色缓和了几分。

“那就别发呆了,我就在客厅里,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喊我,包括搓背。”克里斯见御幸的脸色似乎好一些了,便放心地推门走了出去。

“今天真是背到家了……”御幸一边拧开水龙头,任有些烫的热水洒落在头顶,一边喃喃自语,“不,其实捡回一条小命就算是好运了吧。”顺着发丝流下的水夹杂着一些细小的凝固的血液,这些血液的主人恐怕是不会活在这个世上了,要不是这些血迹,恐怕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刚才跟死神擦肩而过。

 

客厅里克里斯打开电视,果然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报道那个事件,超能力者被赶来的警方击毙,但是警方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看着几乎可以用血流成河来形容的案发现场,克里斯不禁皱起了眉。

这距离上次青道发生意外之后才过了几天?这样公开地在大街上无差别地袭击他人是第一次出现,通过街头的监视摄像头拍摄到的影像里可以看到那个超能力者与前几天那个少年的癫痫的状态几乎是一模一样。

不停升级地过激行为,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这一切令人想起连锁反应,一边是犹如地雷一样的超能力者,一边是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的普通人,就像是一个烧瓶中的两种化学物质,不断地相互作用,只是没人知道这个化学反应最终会产生怎样地后果。

看了一会儿新闻后,克里斯留意到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停了,便立即关掉了电视。御幸的精神状态十分糟糕,克里斯希望可以避免一切可能再度刺激到他的事物。将手里的遥控器随意地扔在沙发上后,克里斯走到敞开式的厨房里的柜子前,拿了一罐茉莉花茶倒入了一旁的玻璃杯中,当他端着两杯热气腾腾地花茶回到客厅时,御幸正好走出浴室。

只见他一边擦着半干的头发,一边随意地在沙发上坐下,不知道是不是刚洗完澡的关系,方才还有些惨白的脸色此刻已然好上了许多。

“喝了这个就去休息一下吧。”克里斯将花茶递到御幸的手里。

“哎?这样不好吧?”第一次到学长的家里就留宿,虽然说是情况特殊,但是这样实在太过打扰了,而且突然有个陌生人住在家里,克里斯前辈还要向家人解释吧。“我坐一会儿就回去。”御幸推辞道。

“你不用担心会打扰到我的家里人,这儿只有我一个人住。”克里斯像是看穿了御幸的顾虑似的,解释道:“我爸妈他们都在美国工作,而且最近忙得脱不开身。”

“但是……”

“现在外面天已经黑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你是想让我在这里坐立难安还是亲自送你回家?”见御幸还想推辞,克里斯立即打断了他的话,“何况即使我送你回去也没有任何的帮助,遇到意外的时候顶多就是一起死而已。”

御幸转头想看一眼天色,却发现客厅里拉着厚重的窗帘,根本看不见外面,随即他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只见时针已指过5点,这深冬的季节,确实天已经暗的差不多了。

思前想后了一番,御幸端起手里的热茶喝了一口,茉莉花香布满整个口腔,令他的精神又缓和了几分,随即他像是突然想起似的道:“话说克里斯前辈你不也是超能力者吗?难道你不能自保吗?”

“看来你还不清楚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力量。”克里斯从茶几下面拿出一颗棒球,递给御幸道:“你可以试试把这个球用全力往我这里投过来。”说着,他走了几步,到了客厅的另一头。

御幸掂了几下手里的硬球后,使出六分左右的力量投了出去,只见那颗白球在快飞到克里斯的面前的时候突然调转方向向御幸的脚边嗖地一下飞过来,御幸几乎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球又被停在了半空中,然后直直地掉落在地。

那个过程全程只不过是2秒的时间,后来御幸回头想想如果那颗球在中途没有落下的话,那一下砸到自己的身上,他的腿多半是要骨折了吧。

“我的力量和可以作用在任何物体上,包括动物和人类。”克里斯走回御幸身边,滚落在脚边的白球像是有弹性地在大理石地板上不停地跳跃。“但是要使用超能力需要很强的集中力,以我现在来说,这样一边与你交谈一边使用超能力对我来说是一件十分费劲的事情。而且我曾经尝试过闭上眼睛使用超能力,然后我被自己操纵的硬球砸到。”

“人的视角存在着盲点。”御幸接下去道。

“对,视线的盲区,或者在视觉受阻的时候我无法控制好能力。而且……”克里斯的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在我看来,这种能力无法保护任何人,第一因为十分费神,无法长时间地坚持,第二,我能够做的事情不过是把原本加注在人或物上的力量扭转罢了,并不能消除。也就是说……”克里斯顿了一顿,“要保命只有先发制人。”

不论敌人是超能力者,还是持有武器的普通人,消耗战对自己都是极度不利的,飞来的子弹可以挡开,但是如果正好处于盲区便会无法察觉,即使挡开了,还是会有第二批第三批的子弹到来,所以对克里斯来说,能够自保的手段无非只有消除一切潜在的威胁——杀人而已。

“如果真的不幸和失控的超能力者狭路相逢的话,我唯一能做的大概只有在对方动用能力前把他的头拧下来。”

如果造成威胁的不是超能力者而是普通人的话……——克里斯的话让御幸浑身生出一股冷意来。

“如果可以的话,我永远都不想动用这个能力。”不知何时,地上的白球已稳稳地落在了克里斯的掌心里,他低头把玩了一会儿棒球后,视线稳稳地落在御幸的脸上:“但是我也不想白白地死去。”,克里斯平静地道。

那个瞬间,御幸陡然意识到战争已然打响了。

 

***

“克里斯前辈,你觉得死亡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御幸横在克里斯家那柔软的床上喃喃地道。屋内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一片漆黑的室内,只有床头的小台灯还亮着。御幸摘下眼镜依言躺下休息却不论如何都睡不着,他看着正在用着平板电脑上网的克里斯,抛出了这个问题。

“有过这个体验的人应该没有机会告诉我们,如果你指的是濒死体验的话,据西方的研究结果,大部分人在死前的感受都是极度的平静,安详和轻松。”克里斯将手里的IPAD放到了床头柜,沉吟了片刻后缓声答道,“不过西方人绝大部分人都是相信天堂真正存在的教徒,所以更容易产生这样的濒死体验。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这不是今天差点死过一回嘛……我还挺怕死的。”自从儿时第一次明白死亡的意义后,那个词语就像幽灵一般如影随形,并时不时地从脑海中冒出。自人类在子宫内生长发育以来,就一直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下,但是几乎是每个人都曾想要避免这一天的到来。

“你觉得死亡是什么?”克里斯突然颇有兴致的开始跟御幸讨论起这个问题来。

“大概就是不存在?世界还在,但是我却不存在了。”

“你的想法比较接近于生物学上的死亡,生物学上的死亡意味着生命终止,不存在。”

“嗯,我是完全站在个人的角度去理解这个现象的。”御幸觉得有些好笑,他和克里斯这样两个半大的少年,他们甚至尚未走过人生的三分之一,却坐在一起畅谈死亡。话说回来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应该谈什么?学校的美女老师?还是班里的可爱的女同学?可惜她们大多数都已经不在了。

那次袭击造成了校内绝大部分师生的死亡,据说现场十分地惨不忍睹,一部分人死于踩踏,另外一部分死于超能力者之手的学生则连个全尸都没有。由于尸体死亡人数较大加上遗体辨认极度困难,至今都没有一份完整的被害者的数据出来。

“死亡应该有两层意思。”克里斯的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流淌,好似一支催眠曲:“从哲学的角度上来说,死亡无关乎活人,因为当我们活着的时候,必定不存在死亡,当死亡来临的时候,我们又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但是有人死去一定会对周围的人产生影响,所以这不能说是毫无关系吧。”不论是怎样的孤家寡人,在现代社会,一个人由生到死,一点都不造成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自己的死亡与自身无关,但是别人的死亡却与我们有关。”

“这么说起来,先死去的人好像更划算一点”御幸自然而然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你真的这么想?”克里斯讶异地反问道。

“当然不会!我可完全没有觉得自己已经活够了。”

今天那些死于意外的人应该不会有人觉得自己已经活够了吧。——克里斯回忆起方才新闻里看见的画面,神色黯然。曾经何时街角小巷变得如此的危机四伏,有时候克里斯甚至有些惧怕看到旭日东升,没人会知道明天又会有什么恐怖的事件发生,但是他却又不得不常常独自一人在窗前坐到天明。

因为疲劳的关系,御幸顷刻之间就已经睡着了,听着静谧的空间里时不时地传来的平静的轻轻地鼾声,克里斯莫名地觉得情绪缓和了不少。

“你知道吗?御幸。”克里斯起身自言自语道:“上帝造人之初,是为了让人生而非让人死。但是人禁不起诱惑,终于还是打破了禁忌,从此人类便拥有了死亡。”

克里斯走到床边,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看去,外面又下起了大雨,小区里的马路被雨水冲的亮亮的,他又想起新闻里的那些画面,再磅礴的雨水,也无法冲淡那些鲜血吧。

一如自己身上的力量,虽然有些超能力以神明自称,但是克里斯却觉得这不过是被诅咒的力量罢了。

 

***

 

“克里斯前辈……克里斯前辈?”此时的清晨,克里斯被御幸从睡梦中唤醒,自青道停课以来,这是克里斯第一次睡了个安稳觉。

“嗯……怎么了?”克里斯十分费劲地从地铺坐起来,房间内仍是一片漆黑,只有角落的小灯点亮着。

“刚才我被警车的鸣笛声吵醒了,我以为又出了什么事,就跑到窗口张望了一下。”御幸蹲在克里斯的身旁,颇为担忧地看着他道:“有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带着上次我们在青道见过的仪器把守在这个小区的出入口。”

那个仪器不用说,自然是用来分辨普通人与超能力者的玩意。

“看来大人们已经有所决定了。”克里斯听完御幸的话倒是没有露出一点意外地神情,“再拖下去就太晚了吧。”他淡淡地道。

“太、太晚了?”御幸不明所以地重复着。

“眼下要恢复社会稳定唯一的手段只有抹杀掉所有的超能力者,如果他们再晚些行动,胜负就不得而知了。”克里斯早就料到了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御幸被克里斯的话惊得半响都未能出声。

“抱歉,看来我没办法送你回去了。”克里斯随手揉了揉御幸那乱糟糟的刘海,他的掌心十分的温暖,带着令御幸不舍地温度。

只见克里斯对御幸露出了一个个淡淡地笑容,道:

再会了,御幸。

 

TBC


评论(2)
热度(3)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