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分手的故事

试着挑战了一下翻译水平,果然烂到不行。

日语原文明明是很可爱的故事,变成中文就是雷雷的Orz

我对不起spa太太= =+ 


分手的故事


“我们分手吧?”

和克里斯两人单独在寝室里的时候,御幸突然提出道。

唐突归唐突,但这对御幸而言是他长期烦恼后得出的想法。自御幸告白以来,两人没有任何的进展。甚至到了最近,连是否在交往一事都变得模糊不清了。这样下去与其随着克里斯毕业后慢慢变淡,不如现在就直接分手,至少可以留下两人曾经交往过的事实作为纪念。

如果克里斯有流露出任何不想分手的意愿,御幸打算立即撤回刚才的话。

又或许,他只是想从对方的口中听到否决的话吧。

“你现在应该也挺忙的吧?我明白了,那么我回寝室了。”克里斯十分爽快地接受了御幸提出的分手,收起带来的笔记和笔,什么留恋也没有地离开了。

一败涂地。

御幸将额头抵在桌上,来回地撞着。

我这么坐着胡思乱想早晚得大哭一场吧……

“去洗澡吧。”御幸自言自语地道,拿着毛巾走出了寝室。

我不该在这里提分手的。——御幸对于在自己寝室提这样的话题感到十分的后悔。

出寝室后没走几步,只见金丸和泽村两个人在不远处争论着什么。

如果换作平时的话,御幸一定会上去训斥他们“太吵了!”,但是眼下他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情。

“绝对是在哭啦!“

“你看错了!“

“我没看错!“

我才想哭呢!——御幸一边在心里说着一边从两人身边走过。

“你说克里斯前辈他哭了?不可能啊,那个人怎么会哭。“

“也、也许师傅他的肩膀……“

御幸停下脚步,一把拽住两人问道 :“喂,克里斯前辈往哪走了?!“

金丸指了指宿舍的大门,御幸一言不发地飞快地往门外跑去。

***

 

不行了,快忍不住了。——从御幸的寝室走出来的克里斯在心中默默地说。

寝室里有曾子他们在,所以不能回去。现在的自己哪怕是说一句话,眼泪也会不受控制的流下吧。感觉到视线越来越模糊的克里斯急忙慌慌张张地抬起头,一边伸手将原本被定型好的刘海揉的乱七八糟。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如今的他迫切的想把自己的脸遮住。

克里斯低着头一路飞奔出住宿区,下意识的想去找一块没人的地方呆着。

克里斯讨厌哭泣。

如今没有比赛的时期,操场上的人也随之消失了。

克里斯走到选手区的长凳边上,一手拉着旁边的铁丝网小门,缓缓地坐下。

从中途开始,眼泪就一直顺着脸颊往下掉。克里斯坐在原地,全力地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方才还拿在手里的笔记和笔袋被随意地丢了出去,不知道落到了哪里。他蜷缩着身子,既像是为了遮住自己哭泣的脸,又像是要将自己与外面世界隔绝开来,克里斯的肩膀轻轻地颤抖着,不停地有抽泣声震动着周围的空气。

也许哭出声音会好受一些吧。但是脑海中总有一个冷静的声音在不停地告诫自己,哭并不会解决任何的问题,随时会有人出现,不能够让别人看见自己这样丢脸的样子。

像这样,不论何时都会有个客观而又冷静的声音提醒着自己。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稻实一战战败后每一个人都在哭泣的时候,只有自己可以冷静地分析着失败的原因。这样的冷静,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被称为薄情吧。

一定是这样,才会被人舍弃。

御幸已经不喜欢我了。

明明是他先告白的。

克里斯的耳边传来了鞋子踩在沙子上的声音。

他低着头,在心里期望着来者可以识相地走开,却不料听见了此时此刻最不想听见的声音。

“克里斯前辈、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才是,来这里做什么?——在听见御幸的声音的那个瞬间,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克里斯紧咬着牙关,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你在哭吗?在这种地方,一个人。”

你好烦,还不是你害的?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言不发?所以我才安全搞不懂你啊!”

搞不懂你的人是我才对,你都已经把我给甩了,还追过来做什么?难道我连一个人哭一会的权利都没有吗?我才是真的完全搞不懂你啊!——克里斯越想越气,不禁抬头瞪着御幸。但是脸上眼泪和鼻水胡成一片,这样的情况下,那个眼刀实在是没有什么杀伤力。

透过有些模糊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御幸皱着张脸,也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不是、已经不要我了吗?你可以不要来管我的事吗?!”克里斯大声道。

“不要你?克里斯前辈才是吧!接受了我的告白后你一点变化都没有,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根本就喜欢我,所以才这样一直敷衍我!”御幸也不甘示弱地大声地吼了回去。

“你才是吧!从开始至今你就一直是一副我点头了就满足了的样子,而且你连吻都没有吻过我一次吧?然后又突然莫名其妙地突然就提出要分手,到底是谁比较难以理喻啊!”

御幸仿佛听到了自己大脑内的神经绷断的声音。

容易满足?我?

我不敢动手还不是因为不确定你是不是喜欢我嘛!万一弄巧成拙岂不是只会让你更加讨厌我?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我忍锝多辛苦吗?!

御幸一手拉过克里斯身旁的铁丝网把他夹在当中动弹不得,随后啃咬住克里斯的嘴唇。克里斯毫不留情地用尽全力想要推开御幸,而御幸则凭借着体重牢牢地将对方困住,不停地加深这个吻,直到感觉呼吸困难才分开。

辅一分开,两人都不停地大口地呼吸着,这是因为两人在缺氧的情况下全力压制对方的缘故。

“再说,我说的是「我们分手吧?」,这是明明是一个提问句,而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样擅自决定分手然后一走了之啊?!”

“那是因为再多呆一秒就装不下去了啊!。”

“你想哭就哭啊,骂我也没关系,这样的话我一定会下跪认错,告诉你实话——我根本不想和你分开!”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突然提出分手?耍我吗?!”

“我刚才不是一直在说吗?!因为我很不安啊!我一直觉得你不喜欢我啊!”

“谁会接受不喜欢的人的告白啊蠢货!”

在两人越争越大声的过程中,原本发热的头脑也逐渐地冷静下来。两人一边思索着对方的话,一边开始逐渐理解对方的想法。

“我明白了……应该。总之,你先给我回去。现在我还有点混乱,我们改天再好好地谈一次吧。”

“不要。”御幸丝毫不肯退让地道。

“你给我先回去!”克里斯有些着急地说。

“我想我大概明白了,就是因为我们都是那种太善于思考的人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所以我想,要谈这些的话,反而是现在比较好,说实话我现在也是大脑一片混乱,完全没有办法好好地思考。……克里斯前辈,我想问个问题,你喜欢我吗?我不想把你让给任何人,我想住进你的眼睛里,好让你一直注视着我。我会想吻你也会想扑倒你,但是我很害怕你会讨厌我,所以我什么都不敢做。”

“……喜欢啊。所以才会在像今天这样失控,每当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很紧张,甚至你没有任何表示的时候我会觉得很失望。”

听着克里斯的话,御幸重重地叹了口气。

“你偶尔也要让我听听你的真心话啊……”

“这个轮不到你来说我吧?”

“对不起……我们都喜欢揣摩别人的心思,然后擅自觉得自己理解了对方,但实际上有时候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至少我是这样。”

克里斯笑了起来,道:“不分手了吗?”

“分手的事情我撤回,那是我胡说的,我喜欢你,未来的人生请让我与你一起度过。……需要我下跪赔罪吗?”

“不需要。我也有错,那个时候如果我能说实话就好了。”

“那么,我们和好吧。然后……一点点地努力的向普通恋人过渡。”

“如果下次你再和我说分手的话,我就真的会哭给你看哦。”

“好啦,我绝对不会再这么说了!……话说回来,克里斯前辈,你原来一哭起来是这样的吗?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见你哭。”

“你好烦。……我不喜欢哭,总觉得一旦哭了就是认输了,再也没有办法前进了。今天是因为太久没哭了,所以忘记怎么刹车了……你不许笑。”

“哈哈哈哈、好像小孩子。啊,对了,我本来是打算去洗澡的,所以我有毛巾,我去沾点水给你擦擦脸?你的眼睛还肿着。”

“拜托你了。……我去找一下笔记本。”克里斯不好意思地说。

“哈?笔记本?”御幸莫名其妙地大声重复道。

“……刚才被我随手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我说了你不准笑。”

“克里斯前辈你这样很可爱耶……说来今天真的看到了前辈平时看不到的一面呢,Lucky!”

“你闭嘴,快去给我弄毛巾去!”

***

克里斯和泽村一起回到宿舍楼的时候,金丸和泽村依旧等在原地。

在看见克里斯拿着毛巾冷敷眼睛的瞬间,泽村立即用力拍打着金丸的肩膀,一边说道:

“看、看到没!金丸!”

“真的假的啊……怎、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师傅!那、那个!你没事吧?难道是你的肩膀……”

“这两个家伙原来还等着啊……”御幸不禁仰天长叹道,一边开始在心里思索着要怎么糊弄过去。

“我失恋了,被御幸甩了。”克里斯十分淡定地投下一枚炸弹。

泽村和金丸两人闻言睁大了眼,愣在原地。

御幸也一脸无法置信的样子看向克里斯。

金丸脸色铁青地开始不停思索这种场合该说什么,而泽村则一边混乱着一边一手直指御幸:

“什、什么!御幸一也你家伙!竟然敢甩克里斯前辈!?“

“这不是重点吧……你在犯什么浑啊,冷静点,笨蛋!“金丸拍了一下泽村的后脑勺。

看着三个人完全处于混乱中的样子,克里斯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骗你们的,……为了考大学的事情刚才跟家里人起了点争执罢了,让你们担心了。“克里斯像往常一样温和地笑着,而御幸的视线则一直在他的脸上没有移开。

而泽村则稍稍安心了一下,随后露出大大地笑容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说起来克里斯前辈的爸爸的脾气真的挺大的呢!“

“是啊,虽然我很尊敬他,但是有时候他很顽固,完全不肯听我的意见。“

克里斯和泽村就着家人的问题热烈的聊着,一旁金丸和御幸的表情完全未变。

 

不不不,就算泽村接受了,但是这件事情怎么看都很奇怪吧?为什么克里斯前辈的志愿的事情要御幸前辈去关心啊?而且御幸前辈也一脸惊讶的样子……啊啊啊为什么我要察觉这些问题?我不想知道真相啊!——金丸不停地在原地诅咒自己的敏感。

 

另一方面,御幸站在克里斯的身后撅着嘴,心里有了个决定。

正当克里斯和泽村说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御幸走到克里斯的面前,伸出双手环上克里斯的腰,随后在他的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那只是我在闹别扭罢了,而且我们已经和好了。“御幸颇为不满地道,”于是我去洗澡了。“

御幸说着就独自离开,留下剩下三人石化在原地。

 

“那个……克里斯前辈,所以……这是真的?”

克里斯一边红着脸,一边抓了抓前刘海道:“那个家伙真是的……“一边朝泽村点了点头,”不要说出去哦。”

金丸和泽村两人立即点点头,同时不约而同的在心里腹诽道:这个完全说不出口吧……

“话说,克里斯前辈你到底觉得御幸前辈……哪里好了?”

“哪里好……?嗯……他难道不是即帅气又可爱吗?”

“哈哈哈哈哈……是啊……“金丸和泽村两人异口同声地干笑着。

在克里斯也离开后,泽村和金丸两人看着天上的月亮呆呆地出神。

今夜的月色极美。

“我说金丸,御幸前辈他很帅吗?”

“很帅吧……应该,好歹是我们的队长啊!而且我们这边的fans团也经常会说他很帅吧。话说该吐糟的地方难道不是『可爱』吗?”

“但是对克里斯前辈来说,后辈们基本上都很可爱吧……”

“不,我觉得他说的『可爱』应该和你说的意思不一样。

”……师傅他,品味好差啊。“

The end

 


评论
热度(4)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