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Sky's the limited

台式机坏了……今天啥都干不了。

今天把给女神的情书发出去了,洋洋洒洒六千多字,非母语的邮件第一次写那么长。因为是情书,所以也不好意思叫朋友帮忙检查语法bug了,反正心意到就行了。

最近闲来无事给太太们大概算了一下账,考虑到绝大部分人都处于一本新刊卖半年甚至更长的窘境,所以百分之百是亏钱的。

最悲剧的是我觉得也许到了这群人都出坑的时候,那些本子大概还会有剩。我说这样的话并不是希望有人可以去买本,我一直觉得CP之类的东西是很自我的,没有办法卖安利,我既不喜欢有人连原作都没看完就去看同人本,也不喜欢有人看了同人就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原作。

我不太喜欢跟人聊CP,因为我觉得那是只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喜欢这种感情太主观了,没有办法对旁人解释清楚。

所以我期望着这群人下一次可以跌个热门点的坑,这样大概就不会有现在的尴尬了吧。

不过既然都写了情书,这次就随便破个例站在纯个人的立场随便聊聊CP好了。

御クリ这个CP和当年喜欢上藏幽的情况很像,其实我在看到同人以前这两个CP都从未进入过我的视线里……事实证明大多数人也是如此,如果很多人在看原作的时候就会想到这个CP的可能性,那么他们就都不会是冷CP了。

每次提到冷CP,所有人的感觉都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个人觉得是个特别贴切的形容,如果大家都想到了,那就是热CP了笑。

然后幽白的话我纯粹是被黄藏(国内红,但是同人很雷),藏飞(日本红,但是同人很雷)雷到受够了,无意间逛同人站的时候看到藏幽的同人发现不雷就果断蹲坑了,这一顿就是十几年。这十几年里其实绝大部分时候这个坑里根本没有任何的新血液,很多人包括我这种入坑很晚的,除了抱着那些十几年前出的本不放外,没有任何的选择了。

但是如果有人要问我我最喜欢什么同人CP,我大概会毫不犹豫地答藏幽。倒不是说这个CP的本有多么多么的好……而是我实在太喜欢藏马了,喜欢到会把所有跟ACG有关的排名的第一位都留给他。

御クリ的情况也差不多,你要问我钻A最喜欢哪个CP我可能一时半会儿真的答不上来,但是最喜欢什么CP的本的话,那毋庸置疑是御クリ。

用死党red的话来说,御クリ这种CP应该属于很典型的原著里的基情不够,只能靠yy来凑。但是毫无基础的yy就像拉郎了,但是他们两个在原作中的交集实在太少了,所以令我特别佩服那些作者群的一点是,她们竟然可以在如此稀少的交集的情况下,说句难听的就是一个梗反复地用,竟然没能用烂掉,反而用出花来了。

各色同人里提到的最多的就是克里斯伤退的事情了,这是喜欢他的人无法避免提起的剧情,我觉得这样说很残酷,但是我们曾经讨论过这件事情无数次,令每个喜欢克里斯的人很神伤的伤退剧情,却是构成这个角色最重要的基石。

克里斯之所以与其他角色彻头彻尾的不同,很大一部分源自于他身上这样的悲剧性,但是这样的悲剧性为他带来的不仅仅是悲剧色彩,与此同时也赋予了他其他角色所没有的魅力。

这段受伤的经历给他的高中生涯留下了巨大的遗憾,除了他自己外,最遗憾的人当属御幸了。也正是因为这一段共同的不堪回首的回忆,才使得御幸对克里斯的态度有别于所有的角色。

漫画里那一幕,克里斯晚上从外面的康复中心复健归来,“巧遇”在他回来的必经之路上挥棒的御幸,那时御幸的态度是期盼中带着遗憾,他期盼着新来的投手能够带来一些新的东西,遗憾的是克里斯依旧将自己牢牢地关在心门内。

至少在那个时间点看起来,即使克里斯有敞开心房的对象,那个人多半也是三年级的同级生而绝不可能是御幸。也就是说随着克里斯的受伤,本来就不会关系很好的他们,只会越来越疏远。

就像御幸说的,他进青道一半因为小礼挖角,一半因为克里斯,他的目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希望能够追赶上克里斯。

我记得克里斯差不多就是在御幸入学后一个月不到的时候就伤退了,如此说来,不论是棒球上,还是心灵上,我觉得御幸都没什么机会接近克里斯,那二十来天的时光,实在太短暂了。

所以才有了同人里那样的御幸。

从“爱情”的角度来说的话,我觉得解释他俩变成同人里那种让人乍一看有些难以置信的模式的原因,最能够说服我的是神奈川女神在某个本里的一段话。

原文我已经不记得了,大约是说在克里斯看来,自己的人生最黑暗的时光随着高中最后的一年的开始,已经慢慢地迎来了黎明。我觉得给他带来阳光的人不仅只是泽村,泽村只是将他埋藏在心底的热情重新唤出来罢了,决定性的因素应该还是克里斯终于看到了作为选手复归球场的希望,对他来说,看似用无止尽的复健已露出了曙光,这才是他后来重拾自信的最关键的原因。

但是对御幸来说,他对克里斯的恋情却一直徘徊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克里斯的运动员生涯走出了低谷,与御幸的恋情可以说没有任何直接的联系,御幸一直在等待着黎明。

一个本就没有多少交集的学长,在受伤后自己也被完全隔绝在对方的世界外,克里斯在伤退后对御幸的态度,多少应该会让御幸很清楚自己在对方的心里到底是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别说是“特别”的存在了,是远不如三年级的同级生吧。

所以御幸才会长期徘徊在黑暗中,不敢告白。

面对个不喜欢自己,对自己没有任何特殊情感的同性的前辈,要心多宽才会主动要求收卡啊?

如果克里斯不知道有这样一段暗恋存在,自然也不会走进那篇黑暗中去将御幸拉出来,那么御幸只能在那里做个地缚灵直到永远了。

所以同人里他们俩总是御幸逃,克里斯去追,克里斯与其说是去追御幸,不如说是给过去自己最封闭自己的一段时光擦屁股,说白了就是当年自己造的孽,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来终结。

而御クリ的同人里我最欣赏御幸的一点是,他在面对自己的感情的时候,就像面对自己喜欢的运动一样,十分的顽强。

虽然本子里看上去总是他在哭,哭的背后其实是在传达一个很简单的讯息——实在喜欢的太辛苦了,其实挥剑斩情丝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破罐破摔的告白收卡,然后让自己接受现实,潇洒的离去就是了。

最可怕的是像御幸这样选择的是守着犹如利剑,充满着遗憾和悔恨的过去的情感不肯放手,徘徊在黑暗之中,永远找不到出口。同人里从意识到有好感开始,最少也要三五年,多则十几年,在修成正果之前,他从未考虑过要放弃。

我一直觉得御幸和克里斯要走到一起,如果在告白之前,御幸放弃了,就绝对是Bad Ending了,至少在我看来克里斯在感情上要淡漠的多,绝对不会是像御幸那样死心眼的人。

另外一点是,御幸几乎没有办法伤害到克里斯。

一个有心的人要怎么伤害一个无心的人?

反倒是常常说者无心,听者有心,战战兢兢地拿着对方根本没有特殊意思的话往自己身上插两刀。

所以我每次看到他其实挺痛苦的,却又完全不愿放弃的样子,真的很欣赏。

正是因为太痛苦了,才会每次都要哭着告白啊。

不论结果如何,欣喜或是悲伤,眼泪总是必不可少的。

就像这次味增太太的新刊《Sky's the Limited》里,克里斯明明一次又一次的有意无意地让御幸伤心,但是他还是无所畏惧的一次又一次地站到满身是刺的他的身旁。

也许有人会问御幸这样值吗?

虽然这个值不值因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答案也不同。

毕竟克里斯怎么看也不算是很完美的选择。

同是捕手的他们无法在一个队伍里,注定到退役前永远都是聚少离多。棒球选手退役的时候都年过四十了,人生的大好年华都早就过去了。

御幸在感情里永远要付出的多一些,即使在一起了,也还是战战兢兢的,也许在克里斯的面前,他永远都无法做到像对其他人那样游刃有余。

而且克里斯是年上,爱面子,又难搞。

性格内敛的他,也许没有办法像御幸对待自己那样回应御幸的感情。

这些都是问题,却又都不是问题。

毕竟感情这种东西,不是用值不值得来衡量的。

我是觉得如果对方喜欢他的感情是真的,且发自内心的不愿意伤害他,那就足够了。

我觉得同人里御幸能够让克里斯在跟他交往的初期阶段,已经想到十年后,甚至是二十年后,两人仍然在一起的光景,那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因为对克里斯这样的人来说,在规划自己的未来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把某个人放进那张未来图里,某种意义上来说,大约就是最大的首肯了。

至于御幸嘛,我对每个我喜欢的角色都是同一个态度:你幸福就好。

(……先用中文大致写一下,下次翻成日语吧,看了那么多本至少要正式的告诉那群太太们,自己是个粉啊笑。

评论(2)
热度(2)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