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存档:十面埋伏

我发现我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写过正儿八经的带感情的同人小说了。

这是以前喜欢JR的时候把他的某几个角色串在一起的一篇cross over,依旧是粮食。

现在看看还是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笑。


0.
郊区的公墓里,正举行着一场葬礼。Brian Gamble生前的生活注定了他的葬礼不会有几个人出席,而将他送进坟墓的人——Jim Street却是那为数不多的出席者之一。
天空正在飘着绵绵细雨,据说这意味着Brian的灵魂能够顺利地进入天国。
去你的天国。——Street看着摆满鲜花的棺材,心想Brian大概会对此嗤之以鼻吧。
Brian没有亲人,称得上是朋友也寥寥无几。Street看着零零落落地六七把黑伞,突然觉得像被雨水迷住了眼睛。

"Hey Brian,我要离开这里了,我成了一名FBI,很cool吧?"在Street杀死Brian后的这四年里,几乎每隔两个月他便会带着花束来到这座公墓,找他说说话。就在几个月前,Street因抗命再次被Fuller逐出了SWAT,这次他像Brian那样,将警徽直接拍在了Fuller的办公桌上:“Fuck you and SWAT”,他愤愤地说着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九个月后,他拿到了FBI的Offer,工作地点也换成了LV。
"我要去拉斯维加斯了,兄弟。”说道这里,Street愣了一愣,随即自己笑了起来,有些苦涩的那种。
“我……”我很抱歉。Street把话吞进了肚子里,他要为什么道歉?为自己把Brian推向火车轨?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件事情他没错,错的是Brian。对……错的一直都是Brian。可他又为了什么要在这几年里不断地徘徊在Brian的墓碑前,以及那无法言喻的惆怅感。
接下来是长长的沉默。
“Bye。”Street放下手中的花,离开。

1.
不知道是哪里的传说:世界上总有三个长相一样的人。
在看到Frawley递来的材料前,Jim Street真的觉得这传说是扯蛋。
“Douglas MacRay、James Coughlin……”Frawely的话一句都没传进Street的耳朵,他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个叫做James Coughlin的男人的照片看。三十七八岁的模样,圆乎乎的脸蛋,圆乎乎的眼睛,真是像极了Brian。确切的说,若是Brian还活着的话,现在应该就跟Coughlin一个年纪吧。
“Street?”Frawely见他的新搭档盯着照片出神,以为他走神了就好心地提醒了一下。
“抱歉,我走神了。”Street将在见到照片后脑海里兴起的那一堆念头诸如Brian没死,或者Brian有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等等见鬼的念头全部清空,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Frawely的话上。“所以,这四个人就是我们的目标?”
“没错。”Frawely将手指着Douglas MacRay,“他们四个都来自Charlestown,在那边,抢银行就跟祖传家业似的。”
“哦?”Street闻言一挑眉,没想到在现代美国还存在这样的“童话之城”。“他们抢了几家?”
“据我所知起码两家了,一次带个骷髅面具一次带个修女面具,把我们的人耍得团团转,很有个性吧?”Frawely嘴上虽然在说笑,神情却完全不是这样。波士顿的银行虽然三天两头就被抢,但这样敢明目张胆跟警方过不去的,这还是头一回。Frawely已经把他们认定为了极端危险分子,排除势在必行。
“既然已经锁定了目标,接下来就简单的多了。”三年的FBI生涯让Street变得更加冷静沉着,甚至多了几分睿智,他不再像以前在SWAT里那样办事,急躁又不计后果,现在的Street更像是一名猎人,有的是耐心和时间与罪犯周旋。
“没错,你的工作是去Charlestown转转,找点有用的回来。”
求之不得。Street在心里这么说着,当然他的表面仍然维持着谦逊的样子,并询问了一些其他的注意事项。这三年的FBI生涯里,他除了学会了冷静,也学会了怎样搞政治。这几年的经历让他明白不论是FBI或者是SWAT,人际关系,尤其是与上级和同级同僚之间的关系的处理是十分重要且必要的。
“James Coughlin……”Street看着那张几乎和Brian如出一辙的脸,深深地吸了口气,那股被摆脱了很久很久的窒息的感觉又回来了。
所谓的去Charlestown转转的任务并不危险,甚至有些无聊。那边聚集的大多数是爱尔兰的后裔,就像这个国家其他的贫民区一样,充斥着各种小毒贩、皮条客和妓女。Street的手上自然是有那四个人的住所地址的,他观察了几天后发现除了那个叫Douglas的男人之外,其他仨就跟其他镇上的小混蛋一样,完全把家当旅馆,除了睡觉不干别的。即使是清醒的时间活动的范围也很窄,无非就是各种BAR里找乐子、台球房和保龄球房。
为了避免引起目标的注意,Street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出现在目标附近,即使他对James Coughlin这个人很感兴趣,但理性告诉他不能因为好奇心而把任务搞砸。他往往装出普通人的样子,循着他们的轨迹,然后Street发现镇上的花店很有问题。
花店老板Fergus多半就是这里的Crime Boss了吧。——经过几天暗中调查,Street这么想着。
在Street在Charlestown转悠的同时,Frawley那边也传来了消息。团伙中那个叫Douglas的家伙,似乎和那个银行经理Claire Keesey搞在一起了。Street听到这个消息在电话的那头挑了挑眉,手指无意识地扣着木桌,一种预感在他心里升起。
“从Claire的口气听来MacRay似乎是真爱上她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Frewley在电话里说道。
“当然。”Street很快就在心里盘算了一个监视的计划,或许他需要冒个小小地险。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Frawely对此显然是胸有成竹,他们的robber boy们的好运到头了。
“yes, sir.”Street打着官腔挂断了电话,他看着手里的嫌犯们的照片,轻轻敲击桌面。一般说来陷入爱情的男人的脑子都会突然之间短路,何况他们还是干抢银行的。
“暴风雨要来了,Coughlin。”Street看着窗外渐渐压低的云层,喃喃低语。
很快,暴风雨就降临在了Charlestown,以及James Coughlin的头上。那一日Jim Street像往常一样蹲在公墓里发呆——这是他在Charlestown呆的最多的地方,他听到了争执的声音。很快他就认出了那两个声音的来源,是James Coughlin和Douglas MacRay,争执的内容一如他与Frawley所预料的一模一样,只是让Street没想到的是那两个人之间还有一个这样的故事。
Douglas是被Coughlin家领养的,他还上了他的妹妹,Street想起Coughlin家那个穿着火辣性感的金发女人和她的小拖油瓶,还真的有那么几分Douglas的影子。
很快,争吵升级成了肢体冲突,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Coughlin非但长得跟Brian一模一样,连性格都有几分相像。Street想起从前他们在SWAT时,Brian也是那样,若是有人敢伤害队里的人,他一定会不顾一切先一枪打爆他的头,他才不会管他妈的上级命令。这就是Brian,他认定的人,谁都没办法动他一根汗毛,上帝也不能。
“我不需要你感谢我,但你也不能离开这里,Doug。”说完长长的往事后,Coughlin这样说。
“杀了我,或者到佛罗里达来找我。”这是他兄弟的回答。

当Street再次见到Coughlin时,Coughlin已身中数弹。只见他靠在邮筒后面,眉头因剧痛而紧皱着,身上穿着让Street觉得十分刺眼的警服。远处悠悠地传来喊话声,无非就是你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再做徒劳地挣扎了云云。但若乖乖束手就擒就不是Coughlin了,Brian也一样。有那么一瞬间,Street脑子里兴起了一个十分滑稽的念头:远处垂死挣扎的矮个男人就是Brian,这次如果他再不采取行动,Brian就真的要死了。
Brian。不,他不是Brian。
Street很快就将这个荒谬的念头按了下去,James Coughlin与他无关,那个叫Douglas的男人才是该付出代价的人,对,他才是……
Street终于鼓起勇气透过车门瞄了一眼不远处的Coughlin,只见他伸手捡起地上倾翻的可乐,吸了一口,脸上是无比的满足,然后他起身绕过邮箱开枪扫射,在枪响中结束了生命。
“MacRay跑了。”Frawely说。
“不,他会回来的。”刚参加完James Coughlin的葬礼的Jim Street并没有把佛州的事情写进报告,因为他可以百分之百肯定,Douglas早些晚些,总有一天会回到Charlestown。就像Coughlin不会去佛州找他一样,那个叫Claire的女人也一样不会去佛州的。在佛州等待他的,只有无尽的孤独而已。
两个对多月后,在Coughlin的墓前Street又见到了那个高个男人的身影,只见他耷拉着肩,头发也长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这是Street早已料到的结局,FBI的人质数据库显示,约有27%的人质会表现出斯特格尔摩综合症的症状,Claire毫无疑问是其中的一员,只是有一点或许连当事人都不明白,她对Douglas的感情并非是爱,只是她屈服于暴力的一种证明罢了。
当你曾全心托付过人最终没有回应你的期待时,你会变得沮丧,进而陷入更糟糕的情绪里。所以Douglas现在一定会为了背叛了Coughlin而后悔不已,甚至怨恨自己为何没有在那次劫案中与兄弟一起死在警方的枪子下吧。
“Hi 兄弟,要去自守吗?我可以送你一程。”Street等了一个小时后,自阴影处走出,看着跪在墓前的可怜男人,伸出手。
Douglas缓缓抬头,Street的倒影凝固在他的瞳孔中。
有一瞬间,两人都楞了一下。
毫无疑问,Jim Street觉得他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2.
有时候FBI也会和CIA合作。
而IMF是CIA下面的一个独立部门,独立的太久导致大部分CIA的人都以为它早就从CIA里独立出去了。
如今FBI就遇上了一个难题,不得已,他们只好与CIA合作,确切来说是IMF,FBI可不会管那么多。也因此,Jim Street得意再次见证那个“世界上总有三个长相一样的人”的见鬼的传说。
“William Brandt,幸会。”当Brandt伸出手时,Street打赌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是掩不住的错愕。若是说Coughlin是意外的话,那Brandt简直是……毫无疑问Brandt也跟Brian长得一模一样,Street觉得这简直是上帝的恶作剧,再过一年就离开他把Brian推到火车下整十年了,结果他在那件事情过后的第七个年头遇见了Coughlin,在第九个年头他遇见了今年四十岁的Brandt,仿佛Brian没有死,而是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渡过了这近十年的光阴,如今再次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但真正的Brian早就死在了LA,而Street则在一个又一个地方不停地邂逅着与他长得一样的人,他看着Brandt,仿佛看到了人到中年的Brian。
但毕竟Brandt并不是Brian。看着眼前西装笔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Brandt,Street的心里除了错愕又多了一层情绪——好笑。记忆里Brian的形象更像街头的小混混,永远翘着的金毛,以及闪耀的耳钉。用他们前队长的说法是Brian穿西装简直就跟猴子一样的,浑身不自在。
“Jim Street,幸会。”Street透过镜子看到自己与Brandt,镜中的自己一样也是西装笔挺,毫无疑问FBI的生涯也改变了他许多,若是对方真是Brian,看到这一幕大概也一定会跟自己一样在心里暗自好笑吧。
“抱歉,我是说……你和我的一个朋友长得很像。”意识到自己握手握的太久的Street急忙放开Brandt的手,连声的抱歉。
“没事。”Brandt早就在官场上见惯各种各样的人,对于这种情形早已司空见惯,于是他摆摆手,开始进入今天的正题。“所以这次的问题是你们的人发现了一批恐怖分子?”
“是,我们判断他们可能是来自中东的某个国家,他们出手阔绰,极有可能背后有人在支持,而且来头还不小,这是报告。”
“报告我已经看过了。”首席参谋昨夜做足了功课,几乎通宵没睡,虽然目前情报很少,但Brandt和Street的想法一样,这批人可不太简单。废话,简单也不会要找到IMF来协助了。只是现在除了Ethan的team外,其他team都暂时有任务在身。想起工作狂Ethan,Brandt觉得把他从地中海捞回来执行任务也没什么,只是Jane和Benji就不一定会乐意了。但不论如何,国家的利益总是最优先的,所以昨天半夜Brandt已经拨通了Ethan的电话,让他的team整装回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吧?
“一会你会见到Ethan Hunt,他和他的team会协助你们。”Brandt的话音一落,就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Brandt走过去开门,Street看到站在门外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人,身材不高但相貌英俊,只见他一进门就一直对着Brandt笑,让Street很莫名。
“抱歉,Brandt,这次Benji和Jane都没空参加,只有我和你。”男人笑的很无辜。
“什、什么?”Brandt愣了几秒后才恍然大悟,“我不是Agent,Ethan。”
“我知道。Hi,我是Ethan Hunt。”Ethan似乎完全不把Brandt的拒绝放在心上,他转而向Street说话,“Brandt以前是特工,身手很好,不要担心。”
“Jim Street。”Street一边说一边看向Brandt,只见他摇着头苦笑,似乎对这样的事情早已习以为常。略为乌龙的开场结束后,三人开始埋首于任务,其间Street不止一次被Ethan和Brandt之间特有的交换意见方式——相互吐糟逗得面露微笑。看着和Brian一模一样的脸时不时地露出各种神情,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羡慕Ethan Hunt。进而忆起他曾经也有一个这样的搭档,能够让他开怀大笑的搭档,能够把背后交付给对方的搭档——Brian Gamble。
其实那个任务并不复杂,尤其是当队里有一个集惹麻烦体质and强运体质于一身的传奇特工Ethan Hunt时,虽然整个过程中的意外多到让Street觉得几条命都不够赔,Brandt觉得他们的新部长看到损害报告时一定又要掉一大把头发——虽然他已经几乎是秃头了,但是不得不承认只要有Ethan在,什么危机都不过是纸老虎。
所以他们的任务有惊无险的完成了,而且只用了一个礼拜都不到的时间。
这比FBI当局估算的时间整整短了三倍多,除了Ethan这样的外挂人士外,Brandt的表现也让Street十分意外。
“像你这么好的身手怎么会去做文职?”在见识过Brandt干净利落的身手后,Street问道。
“……”Brandt眨了眨眼,看向一旁正低头偷着乐的Ethan,后者被他瞪了一眼后总算忍住了笑。
“这都是我的错。”Ethan拍了拍Brandt的肩,“以前我们一起执行任务,我害了他受了很重的伤,伤愈后他离开了外勤。”
Brandt大概没料到Ethan会这么说,一时半会也接不上口,反倒是Street饶有兴致地继续问了下去:“那你又是怎样说服他回到外勤的?”
“我就请他喝了几杯酒。”Ethan很轻巧的说着,一边笑着看着Brandt,眼里尽是戏谑:“我向他道歉,他心软,就又回来帮我了。”
“就是这样。”Brandt翻了翻白眼,心想幸好Jane和Benji不在这儿,否则他倒是想看看Ethan怎么自圆其说。
Street大概猜到这背后一定隐藏了什么很复杂的故事,而且显然是属于Ethan和Brandt之间的秘密,于是他接受了这样的说法,然后三个人就这样在安全屋聊着聊着就到天亮了。
在这一夜的畅谈中,Street的视线始终落在Brandt身上,他注视那个男人时而微笑时而皱着眉时而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他的情绪总是轻而易举的被Ethan牵着走,把一切看在眼里的Street不得不说,自己有些小小的羡慕。
“Thank you。”临别时他抱了一下Brandt,Brandt知道Street的视线时常落在他的身上,整个任务里,无数次当他抬起头时总能对上Street的双眼。Ethan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每次他都露出颇为玩味的表情,让Brandt略微有些尴尬。幸好除那意外Ethan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兴趣,这也算是Brandt和Ethan之间特有的默契吧,天知道如果哪天他们的Team Leader变得像Benji那样鸡婆,那他只有被烦死的份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很显然,Brandt并没有想去刺探Street秘密的愿望,所以他给了他一个温暖的笑容,然后道别。这一个多星期的共事时光,他们处的非常愉快。
而只有Street的心里明白,那句"Thank you"其实是他想对Brian说的。所以那个任务一结束,在FBI内部素有铁人之称的Street首次向上级申请了三天的假期,眼下,他正坐在从LV回LA的飞机上。
他回忆起这一周里的点点滴滴,顺带回忆起以前与Brian搭档的日子,那时的他们也像Brandt和Ethan一样,在枪林弹雨里有说有笑,仿佛只要有对方站在自己的身后,胜利女神就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似的。他是觉得那样的搭档十分地耀眼,尤其是有着跟Brian一模一样的脸的Brandt,但与此同时也时时刻刻地提醒着自己当年错的是多么的离谱。

3
"Hey,Brian."在Brian Gamble被Jim Street亲手推到火车轨后的九年零三个月又十六天,活着的搭档再次捧着一束鲜花站定在他的墓前。Brian的墓碑已开始有些陈旧,而Street也开始有些发福。唯独不变的,是他双理性又有些冷峻的眸子。
“我很抱歉。”这次他终于说出了抱歉的话,因为他终于知道他该为什么道歉:“我是说,虽然你是个小混蛋,可我是个大混蛋,不折不扣的大混蛋。我想说在回到SWAT的第一天我就该来找你跟我一道回去,我应该对Hondo说,我有个搭档Brian,你必须让他加入SWAT,否则老子就不干了!又或者当年我就该和你一起离开那见鬼的SWAT,我们可以去考FBI,甚至是CIA,管他呢,至少我们还可以是好搭档不是吗?”
Street抹了抹脸,蹲在Brian的墓前。“我在波士顿办案时遇到了Coughlin和Douglas,说真的,我觉得Douglas挺差劲的,我是说他那样对自己的兄弟。”他想起在Coughlin墓前见到Douglas时对方一脸心死的神情,心中也有些怅然。
只是世上有许多事情是无法挽回的。
像Brian于他。Coughlin于Douglas。
这个世上也有许多事情是可以避免的。
就像Ethan之于Brandt。
Street怔怔地看着花束,第一次那种窒息的感觉不再出现了,也许在Brian死后不知不觉他也走进了一个牢笼,他觉得他深陷在负罪感里无法走出来,却又不知道那负罪感从何而来,直到遇见Ethan和Brandt。这也是这近十年里,他首次觉得他可以坦然地面对Brian。
“我该走了,我也不知道下次来看你是什么时候,也许我能平安地干到退休,也许我会在任务里死于非命,谁知道呢。”Street露出了轻松的微笑:“如果我们还能再相遇,不管是天堂或是地狱,我一定要跟你再干一架,就像我们刚见面时那样,这次我可不会输了,兄弟。”
(完)
注:IMF属于CIA出自于wiki,我没认真求证过。

评论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