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翻译]Hold on-01

御幸*克里斯

by my女神神奈川

 

01

在秋季大赛中不负众望战斗到底的青道高中棒球部的球员们还未来得及喘口气,期末考试就接踵而来,宿舍里近日来充斥着“借我笔记!”“借我词典”的喊声。
但是这和即将面对升学考的三年级生来说,又是小巫见大巫了。记忆中甚少温书的三年级生们,眼下几乎书不离身,哪怕是走道里也时常可以看见他们边走边看的模样。

整一片发奋图强的气氛中偶尔也有例外,比如说眼下正健步如飞的走上楼梯的男人——御幸一也。

这次一定要成功。——怀揣着这样的决心,御幸噔噔噔地走上了2楼。

深秋的傍晚十分的安静,连远处的狗吠声都能够清晰地传进御幸的耳中。

那一声声狗叫听在御幸的耳朵里不知为何令他觉得有些不详,不禁放慢了脚步,开始踌躇着是否要往回走。

在这里回头的话,这平静无波的日子就能一直继续下去。——心底有个声音在这么说。

御幸摇了摇头,又迈开步子,终于来到2楼的某间宿舍的门前,只见那扇门虚掩着,在夜风中轻轻摇弋。

那仿佛是一个诱惑,一种邀请。

今天我一定要告白成功。——御幸挺了挺胸,再度迈开步子。

 

那名叫克里斯的前辈是御幸长久以来的暗恋对象。

这份秘密的情感是从何时产生的,连御幸自己都不知道,但是自初一相识以来,他对克里斯的好感就像是滚雪球似的,一日接一日地膨胀。

不知不觉中陷入情网的御幸曾三番四次的想要告白,但是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说出口。

如今眼看着毕业已经近在咫尺。

往门里看去,只见克里斯正在柜子前整理东西,几乎是同时,他的视线朝门外投来。

“御幸?”

仅仅是被他唤了一声名字,就令御幸的心跳开始加速。

“什么事?别站在门口,进来说吧,把门带上。”

御幸依言走进屋内,轻轻地带上身后的木门。

厚重的木门隔绝了外界的声音,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鸦雀无声,大约是看出御幸的不自在,克里斯开口就没头没脑的来了句:“英语?”

“哎?”

“我刚教完泽村过去时的语法。”克里斯用下巴指了指一旁的英文语法书道。

“那个笨蛋……这种时候还来麻烦你。”

“没关系,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和其他三年级生不同,成绩优秀的克里斯丝毫不会为了考试的事情犯愁,在复习迎考的紧张气氛弥漫着整个棒球部三年级的时候,唯独这个男人一脸轻松。

“克里斯前辈,我不是来找你请教功课的,我有别的事想对你说。”

“我知道,你的功课不用我操心。”克里斯笑着说道,方才的对话只是揶揄罢了。

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金色的眼眸中像是随时会渗出蜜来似的,宽容而又温柔的注视着他们每一个人。

也就是这份温柔,让御幸感到畏惧。

只要一想到当自己的告白一说出口后,也许自己会永远的失去这样的注视时,御幸便会在心里打起退堂鼓。

不要逃避啊!——一瞬的迷茫后,御幸给自己鼓励道。

这时克里斯手边的一个木盘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是什么?”

“俄罗斯跳棋的棋盘。”克里斯一边说一边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木盒,只见他打开盒盖拿了几粒白色的圆形棋子放在棋盘上一字排开,“白子先走,只能斜着走,不能后退。像这样,如果对方的棋子的后面空着,我的棋子可以跳过去,且吃掉对方一个棋子。”

御幸被对方在棋盘上飞舞的手指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诚然这并不算一个有意思的游戏,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克里斯的话缓和了他的紧张,所以他很乐意听他说下去。

“要不要来试试?“克里斯说话的时候,手边的一个棋子像是有生命似的自己滚出了棋盘,顺着桌子滚得不见了踪影。

“滚到哪去了……”御幸弯腰找了一会儿后发现犄角旮旯里有个圆形的物体在发光,便伸手去拣。

拣起满是灰尘的东西一看,发现并不是刚才滚走的棋子而是一枚图钉。

“扔了吧。”克里斯看了一眼御幸手里的图钉,并没有打算继续找那颗滚丢的棋子的打算,反而从一旁抽屉里抽出一张湿纸巾,一手握住御幸的手,细细地擦拭起来。

“前、前辈……我可以自己来。”

御幸着急的想抽回手,但是克里斯握得很紧。

“你右手中指的指甲剪得太深了,这样会开裂的,平时你应该有帮降谷护甲吧?别光顾着别人,忘了自己。”克里斯一边仔细的用湿纸巾的角擦去御幸指缝间的尘埃一边叮嘱道。

御幸根本无心去听克里斯究竟在说什么,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像是要烧起来似的,又不敢贸然的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读秒。

一秒、两秒、三秒……五秒过去了,克里斯才放开御幸的手。

“克里斯前辈。”御幸紧张的出声道。

“什么事?”克里斯一边把废纸巾扔进垃圾桶,一边回头问道。

“我……”御幸牢牢地克制住自己想要逃跑的冲动,“我、一直……”

“师傅——!!!”

“……啊?”门外传来一阵奔跑的声音,随后御幸身后的房门被人大力的推开。

“克里斯前辈!出大事了!我不懂这个!!”只见泽村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拿着一叠试卷递给克里斯。

“这里……金丸说明天古文会有一次小测验,我发现我不明白这个!春野霞褑逮 如此夕影听莺鸣 无端生悲情。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首借景抒情的……。”克里斯话说到一半,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御幸,随后又对泽村道:“泽村,御幸刚才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你打断了。”

“没事没事,麻烦你照顾这个笨蛋了,我先回去了。”泽村进来后的门一直开着,御幸就这么径直走出了克里斯的寝室。

回到自己的寝室后,他脱下眼镜随意地躺倒在床。

——今天也没能说出口啊。

真是运气太差了……如果泽村在晚来个十秒的话,我就能够告白了。——御幸郁闷地看着天花板,但是随后他立即想起其实在被泽村打断后,克里斯曾经给过自己机会,是自己逃出了那个房间。

眼前不自觉地浮现出临走前,泽村和克里斯围着一张卷子讲解的画面,他们之间毫无御幸可以插足的地方。

不、不是他们的距离太近,而是我和前辈之间的距离太遥远了。

看着惨白的天花板,御幸的心情又阴郁了几分。

至今他仍会常常回忆起那一日。

高一那年,当他下定决心跟克里斯告白的时候,却目睹了那个人满脸痛苦的蹲在本垒板的那一日。

 

***

 

“谢谢克里斯前辈!这样我的测验就能万无一失了!”

“恩,你觉得这次你能考几分?”

“我想……我不能考个35分吧。”

“满分是50分吗?”

“满分是100分!”

克里斯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算是帮上忙了吗。把泽村赶回去后,他起身把古文辞典放回了架子上,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一切。

『我、一直——』

克里斯重重地坐回木椅上,重压之下,古旧的椅子发出哀怨的吱嘎声。

一直吗……

克里斯清楚地知道御幸那未尽的话语的下文,就在这个的夏天,克里斯从御幸的眼里读到了他的感情。黑士馆一战过后,克里斯虽然并未入选正选,但是这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经此一役,切实地感觉到心里静静燃烧的斗志,令克里斯松了口气。

虽然高中最后的这一年,自己已经不会再有任何参加正式比赛的机会,但是这不意味着棒球生涯就此完结,接下来唯一需要做的只是继续执行原定的计划,继续复健而已。

正当克里斯坐在寝室内翻看着医生和父亲制定的计划表时,一名访客出现了。

“请进。”克里斯转过身子看向门的方向,只见门把手被慢慢拧开,门外站着的正是如今雷打不动地占据着正捕手位置的御幸一也。

克里斯瞥了一眼门外的天色,微微地皱起眉。

“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啊?呃……”御幸身手抓了抓头发,他身上的练习服上沾满了泥土。

克里斯随意地瞥了一眼桌上的台钟,只见时间早已过了二年级用浴室的时段。只见御幸沉默着,视线不停地在克里斯的脸上和地上游移着。眼见御幸丝毫没有进门的打算,克里斯只得起身走到了他的面前。

眼前的御幸一脸的纠结,克里斯几乎可以立即判断对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对自己说,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启口,所以才会这样纠结。

在克里斯看来御幸是个无所畏惧的后辈,但是唯独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会露出犹豫的神情,尤其是在他的肩膀受伤后,这种倾向越来越明显。

也许是我把他摆到了一个尴尬的位置。——克里斯突然有些同情眼前的后辈,不论是两人交代的方式,还是外面的风言风语,想必都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吧。但是他却从露怯,牢牢地守住了青道的扇之要的位置。

今天和黑士馆比赛结束后,亮介走到克里斯身边悄悄地对他说『今天听到你要上场,御幸第一个冲了出去。』,直到此时,克里斯才明白原来这个不肯服输的后辈,仍然对自己怀有尊敬之情。

“好好看着泽村。”克里斯说道,“我不是叫你对他特别优待,只是那家伙容易头脑发热,一不小心超负荷就麻烦了。”

“是。”

这两个一年级的投手的性格,想必御幸比克里斯都要来的清楚,所以眼下的谈话与其说是建议不如说只是单纯的确认,也是为了给御幸一个话头,让他接口说下去罢了。

“降谷也是,什么事情都不甘落在泽村后面。”

“哈哈,是啊,他们俩连轮胎都要抢来抢去。”御幸终于露出了笑容。

“你今天来看比赛了吧?”

“恩……是的,我看了。”

克里斯换了个话题后,只见御幸又开始像刚才那样不停游移着视线。从方才开始,克里斯就犹豫着是否该就今天一事向御幸道谢,思虑了半响,克里斯打消了这个念头。

眼下有话要说的是御幸,他只要做一个听众就好。

“我今天看了比赛、我感到很高兴……、”御幸说了一半就难以为继,但是这份心意在克里斯看来已经足够,所以他点了点头,让他继续。

“克里斯前辈、”沉默了片刻后,御幸低着头,轻轻地呼唤着克里斯的名字。

“前辈、我……”他的声音就像夏日里的蚊蝇一样轻。

御幸缓缓抬起头,平时总是闪耀着坚强的光芒的双眼不知为何丧失了自信,充满着无助。

克里斯在御幸的眼底看见了熟悉的色彩,他甚至不用花一秒就明白了这种即视感究竟来自于什么。

过去中,用这样的眼神注视过克里斯的那些少女们,无一紧张地捏着裙摆,满脸通红。

御幸、你……

克里斯回忆起那些过去,那些曾跟自己告白的少女们的身影和眼前的御幸重合。——这让克里斯微微睁大了双眼,他的这些些微的表情变化自然没能逃过御幸的眼睛。

只见御幸立即移开了视线,说:“我没事了,抱歉打扰了”。

“御幸。”

克里斯想挽留,但是御幸飞快地跑回了隔壁自己的寝室,克里斯想追,却又不知道该对对方说什么,总不能质问:

——你喜欢我吧。

当克里斯准备关门的时候,注意到方才御幸站着的地方地上有一些泥土。

也许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

还有那双眼眸。——透过薄薄地镜片,御幸一直注视着克里斯,不论是今早的比赛,还是过去的那些时光里。

为什么我至今都没察觉到?不、一般根本不会往那个方面去想。

这是御幸一直小心翼翼守护着的秘密,所以克里斯才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为了将这个秘密告诉克里斯,御幸才会站在这里。他到底斗争了多久、又需要多么巨大地勇气?

但是这一切都因为克里斯那无意的窥探,全部白费了。

 

自那以后已经过了半年了吗?——克里斯从棋盘上随意地拾起一颗棋子放在手心里,光滑的棋子折射出的光芒,令克里斯回忆起从前。

江户川少棒的捕手御幸一也是个矮个子的小鬼,戴着和他的小脸不成比例的巨大的黑框眼镜,总是一脸求胜心切的表情看着自己。

再后来,当御幸进入青道时,御幸已经不需要仰望克里斯了。

『我可是整整等了一年。』他这么对克里斯说。

如今克里斯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御幸等了一年才等到再度和自己一较高下的机会,再后来他的肩伤发作,面对一天比一天沉默的自己,御幸仍然没有放弃,依旧在等待着自己重回球场的那一天。

他甚至无法和任何人分享自己内心的秘密,只能按耐住内心那份情感,持续等待着。

『看来接下来该轮到我了。』——至少对克里斯而言,他有这样的义务,或者说他想这么做。

既然御幸已经决意要告白,那么他要做的只是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但是自那时起已经过了半年,御幸丝毫没有要告白的迹象。

或者说,每次当御幸开始支支吾吾的时候,总是会非常不凑巧的被其他人打断,就像刚才那样。

刚才那次大概是近半年来离成功最近的一次了,不枉克里斯在这样的深秋时节还故意虚掩着房门。

话说他不会觉得奇怪吗?又不是小学生,还要特意帮他清理指甲?——用尽各种方式推御幸一把的结果却总是不能尽如人意。

但是既然决定要等待,克里斯也只能按下点破的冲动,彻底地贯彻自己对自己许下的承诺。

 

TBC

 

评论
热度(3)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