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刀剑乱舞]《恋花時雨咲乱舞》01

写着玩的……

主要之前做了个梦,醒来觉得估计其实自己心里对运营还挺不满的,才会做那样的梦吧Orz,所以这个故事里时间政府是黑的

女审神者=近卫 星江(Konoe Hoshie)

哦发现我已经没有少女心了……所以应该没有啥恋爱的要素(标题纯粹是唬人的2333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方才第三部队归来时,全员除了部队长一期一振负了一点轻伤外,其余所有人都受了重伤,完全意料之外的状况让本丸内混乱了好一阵子,好不容易把所有的受了重伤的刀剑男士送入疗伤室疗伤后,审神者看着本已捉襟见肘的资材叹了口气,随后叫来了近侍石切丸和第三部队的部队长一期一振。

“第三部队去的是镰仓,那边应该没有可以让你们受那么重的伤的敌人才对。”

“我们遇到了检非违使,敌方的配置是大太刀和高速枪,短刀们迎战他们实在是不利。”一期一振从归来开始就拒绝疗伤,此时此刻他的脸上还有一些擦伤,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破破烂烂的。

也是。这次受了重伤的几乎都是栗口田的短刀们,身为大哥的他想必是非常难受吧。

“检非违使……”审神者一边重复着这四个音节一边若有所思的看向石切丸,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审神者再度看向一期一振道:

“你先下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你了。”

“主上!”

“下去休息,这是命令。”审神者不再多言,拉开障子,与石切丸一起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内室。

 

 

“看来这次的敌人很棘手呢。”一走进内室,石切丸忧心忡忡地道。

“是啊。”审神者看着书案上堆积如山的各种卷宗,拿起最上头一页颇为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道:“第一部队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大概还有2个时辰吧。”

“他们回来后,麻烦请宗近大人来我这里一次,我要重新调配一下队伍。”

 

就在太阳差不多要没入地平线的时候,三日月宗近率领第一部队凯旋回到本丸。

“今天的本丸好安静呐。”没见今剑像往常一样跑跑跳跳的冲到自己跟前,岩融突然有些不习惯起来。

“诸位辛苦了。”石切丸从内室不紧不慢地走出来,道:“今天第三部队遇到了检非违使,短刀们受了重伤,今剑他们正在帮忙看护。”

一听见重伤二字,方才还一脸轻松的众人立即脸色一变,爱弟心切的江雪更是急急忙忙的往疗伤的屋子方向跑去,其他人也纷纷跟了过去。

“三日月殿下,星江小姐请你过去一下。”

“我这就去。”

 

三日月宗近随着石切丸一起走进内室时只见审神者近卫星江正在飞快的记录着什么。

“主上,三日月殿下来了。”

“听说今天第三部队遇到了检非违使?”三日月也不客套,直奔主题。

“是,短刀们都受了重伤,现在正在内里疗伤呢。”审神者停下了手中的笔,应声道。“据一期一振所言,检非违使的部队由大太刀和高速枪构成,我想重新编成第一部队,明天由你带队去镰仓会他们一会。”

“大太刀和高速枪啊……确实,岩融在的话会比较吃亏。”三日月沉思了片刻后,反问道:“主上可是已有人选?”

“萤丸、太郎太刀、一期一振、浦岛虎彻和蜻蛉切,明天我会给你们备上最快的马,浦岛虎彻面对高速枪可能会吃亏,到时劳烦其他太刀和大太刀们护着他一些。”

“喏。主上还有其他事要交代吗?”

“请代我转告各位,请务必小心,避免受伤。”

“诺。”

 

“小姐是否还有别的心事?”三日月离开后,石切丸走到审神者的身边担忧地问道。

“你看看这个。”她拿起桌上的一张已经泛黄的纸递给石切丸。

这种纸是只有时间政府下达命令时才会使用的特种纸。

上面只写着一句话:十日之内,突破大阪城地下一百层。

 

TBC


评论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