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蓝河/黄少天]如果的事05

友情向~写着玩的, 写得很烂请不要介意orz

好像还不如继续扯谈副本呢……哎

下章完结,应该会安排三人面个基啥的XDDD


08

“其实我不叫底色,这个、个号不是我的。”

昆仑的风呼呼地响,蓝河和黄少天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底色的声音夹杂着风声和很轻很轻的猫叫声传了过来。

就像很久以前蓝河猜测的那样,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底色大多数时候都打字,偶尔夹杂着几句语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底色的真名叫做周伍,是个很男性化的名字,于是她从善如流的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做Friday,养了只猫取名Sunday。而底色这个账号,是属于她在荣耀里认识的一位朋友。

[底色]他的大号叫寒江雪,是个狂剑。

[绝色]……

[流木]我操

只要对荣耀职业联赛有所关心的人,想必都会对这个账号有所耳闻,狂剑寒江雪,真名韩江雪,是义斩战队在这一届联赛上的主力新人,此人在正式在出场前可以说是默默无名,但是这一届义斩vs蓝雨的擂台赛上,韩江雪的表现让所有观众都记住了这个有些沉默的小伙。

面对蓝雨这样的老牌强队,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在擂台上差一点点就完成了一挑三,赛后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把长枪短跑对准了这个戴眼镜的瘦得像猴似的文弱小伙。

底色和寒江雪相识的时候底色还是一个荣耀小白,用她的话来说就是那个时候的她非常非常的二,那时底色的现实生活过得一团糟,底色出生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但是好景不长,她的父母各自离婚又先后再婚,记忆里底色并没有“爸爸妈妈”,只有“阿姨”,是了,她是由家里的保姆带大的,后来等底色长大一点了就被送到国外的学校去念书,念完初三后她的继母把底色和自己的儿子一起送回了S市念高中,国内的高中课业压力很大,底色缺乏基础完全跟不上教学进度,同学间也特别不友好,本就性格内向的她更加不敢和人说话,时间一长就落下了口吃的毛病。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同学也不是特、特别的不友好,是我的胆子太小了。“讲起过去那段中二的时光,底色如此检讨道。

后来在高二的那年暑假,过的极度不如意的底色接触到了荣耀,也许是为了逃避现实,底色很快的就沉迷了。

“那时我可小白了,还特别特别的二,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到处招摇的那种。”说起过去的时光,底色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在游戏里惹了一堆麻烦,所有玩家公会都把我当瘟神看,没人肯和我一起玩。”

而寒江雪是在游戏里唯一一个肯把她当兄弟的人。

“寒江雪说他要做一把超~厉害的武器。”

[绝色]银武吗?

[底色]是呀可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呢 只知道需要许多许多的材料 然后他叫我去打什么,我就去打什么 一开始的时候我的操作可烂了 仗着自己装备好还不愿意花时间看攻略,组哪儿坑哪儿被我坑过的人都喊我的号水T毒奶。

底色给蓝河和黄少天讲了许多许多自己以前坑队友的黑历史,不得不说这姑娘有时候脑洞真是够大的,又不肯看攻略就喜欢自己胡搞,什么奇怪的打法都想得出来。

蓝河听着这些黑历史也不禁在电脑前摇头,从前的底色,大概可以说是网络游戏里最惹人厌的一种玩家,仗着不错的装备不肯听指挥又不肯看攻略,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众多鄙视底色的玩家中,只有寒江雪会不厌其烦的指点她,甚至还会为她一些异想天开的打法去花时间陪她一起去实践。再后来,随着底色对荣耀整个游戏一点点的熟悉,她的长处——手速快,记忆力强这些优势便慢慢显现出来。再后来,两人变成了游戏里的最佳拍档。

[底色]那时我们可疯狂了经常二十四小时下本打boss野图boss抢不过大公会就在旁边捣乱

“后来基础材料攒得差不多了,剩下的特别高级的材料我们也搞、搞不到,江雪他就想了个办法,在游戏里赚钱收材料。”

[绝色]怎么赚?

要收齐做银武的高级材料需要一笔巨大的资金,光靠游戏里打来的东西赚钱,蓝河根本无法想象,就算他们两个人没日没夜的打材料卖钱,也要花个几年的时光吧。

“靠卖外观和跟宠,然后我再偷偷地背着江雪花钱买了不少材料。那个时候我们打材料的时候,做过一顶特别特别麻烦的帽子,前后大概花了我们好几个月的时间,我特别特别喜欢,然后江雪二话不说就把帽子寄到了我的邮箱,说这顶不卖。那件事让我感动了很久很久,从小到大没有谁像江雪对我这样好过。那时江雪总是调侃说我一个富二代汉子,怎么游戏里的爱好这么娘。”底色轻快地说道:“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喜欢上江雪了,简直太可笑了,他一直把我当兄弟看,可我却喜欢上了他……”

底色那时完全沉溺在荣耀里,到了开学也不去上课,几乎就是半辍学在家,除了问父母伸手要钱就是打荣耀,从小对她不闻不问的亲爹经不住她继母一次又一次的告状,在底色高三那年的夏天又把她送回了澳洲念书。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某个晚上底色的手里突然被塞了第二天中午的机票,行李也被打包好了,澳洲的高中是住宿制,没有私人电脑,没有网络,什么都没有。

那张机票仿佛是一盆冷水,浇在底色的头上,她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逃避了那么久,在荣耀里过得那么快活,甚至还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喜欢的异性,这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一戳就破。

“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每天坐在电脑前面笑得像个疯子一样,怎么?你以为你在游戏里混得好就是好了?人家知道你是个高三辍学还有口吃的丑姑娘吗?”——把机票和行李交到底色手里的时候,她的继母如此说道。

“虽然她的话不太好听,但也不是完全没道理,荣耀里的我不过是一组数据罢了。”

那天深夜,底色刷卡上线把之前把背着寒江雪收的材料都寄给了他,她看着Friday戴着的那顶帽子和那一仓库不怎么值钱的江雪送给自己的宠物,纠结了很久以后还是选择了留下它们,随后又去市场逛了一圈,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换成了材料,再一一寄给寒江雪的骑士小号底色,随后给他qq留言照实交代说自己要去澳洲念书,恐怕无法再出现在荣耀里了,来不及等到对方上线底色便哭着下线了。

随后在澳洲念书的日子里,底色每天都努力让自己在现实里变得更好,这样一来也许有朝一日,她可以敢于和寒江雪真正得面对面,不用再羞耻地躲在电脑屏后面为自己的幼稚和缺陷自卑。

“直到大半年前,我在荣耀的职业联赛里看到了江雪,他拿的银武就是那个时候他和我一起设计的,他终于成功了。”底色傻呵呵的想给寒江雪一个惊喜,她重新下载了游戏,登录了“Friday”这个账号,随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账号被搬空了。

“上面什么都没有,没装备、没材料、也没钱。“说道这里,底色叹了口气,”一开始我还想着我是不是被盗号了,然后我把其他帐号都试了一遍,发现不论哪个号,甚至是那个我用来偷偷收材料的小号上都被洗劫一空,那时我就在想,大概是都被江雪拿走换银武材料了吧。”

“那时我的号上除了两套橙装和那顶帽子值点钱外,剩下的外观和宠物早就烂大街了……后来我就登了底色这个号,发现他自己的号也被他剥得只剩一套白板装备了,再后来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说到最后,底色的深吸一口气道,“要说不难过那是骗人的,还有点失望,倒不是心疼钱和装备,只是觉得过去的回忆都没有了,还傻呵呵的一头热了那么多年。但是如果没有遇到江雪,我还是那个只会闯祸的小白,就不会认识你们两个了,他过去教我的那些东西,和我一起研究出来的加点还储存在我的记忆里,谁都没办法把它拿走。以前玩荣耀我只有江雪这么一个朋友,做什么都只有我们两个人,和其他人不过是相互利用的关系,现在我觉得游戏还是要一群人一起玩比较快乐,虽然也会有不开心的事,不过我现在还是有点怕开麦讲话,一紧张就口吃的厉害,但是我会努力克服的!”

“你刚才讲了这么多,也没口吃啊。”蓝河的声音从频道里响起,连他自己都有些陌生,他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在荣耀里开麦了。“我第一次指挥的时候比你紧张多了,紧张的我一夜没睡,连带第二天期末考都考砸了,差点挂科。“

蓝河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闻着淡淡地茶香,悠悠地讲起了往事,从第一次接触游戏到第一次担任精英团团长,再到接受蓝溪阁的邀约搬出学校宿舍,正式加入成为蓝溪阁公会的职业玩家,每一个转折点,每一个阶段,骄傲也好纠结也罢,有一个人名总是被反反复复地提起——黄少天。蓝河讲起自己追星的往事那话匣子一打开,便收也收不住,省吃俭用攒下钱来买周边,开好闹钟掐着点守在电脑前抢购周边,不认识的人说黄少天的坏话他会直接开着大号蓝桥春雪冲上去揍人,有时候人家是一群人他只有一个人,可蓝河不在乎,打输了掉了经验爆了装备,蓝河也不在乎。他反正就是见不得别人说黄少天一点点不是。

差不多蓝河才讲到一半的时候,喻文州已经率先猜出了底色的真实身份,只见他促狭的对黄少天笑了一笑,后者面对这样的真爱粉的真情告白毫无准备,脸上丝毫没有往日面对记者时的嬉皮笑脸,只见他越听越觉得肉麻,觉得感动又觉得不好意思,几种感受交织在一起,真叫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见黄少天这样,喻文州十分贴心的收拾好东西退出了游戏,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后便离席而去。

“绝色、要不是我知道黄少天是男的,我还以为他是你的荣耀女神呢。“在喻文州离开训练室之前,听到底色这么说。

“男神啦!是男神!”说着蓝河自己都笑了起来。相比底色,蓝河觉得自己在荣耀这个游戏里这一路都走得很幸福,虽然黄少天与自己在游戏里没什么交集,现实中他们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离开蓝溪阁这么多年也许黄少天早就忘记了有他这么一号人,毕竟那个人可是联盟第一剑客啊,他的情敌,实在是太多了。

但是那个人一次都没叫自己失望过,一次都没有。

再往后,蓝河讲起了自己在第十区开荒时的经历,与君莫笑的几次三番的交锋蓝河都是满盘皆输,讲起那时的事情,蓝河依旧有些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逗得底色哈哈大笑,这一笑把她家的猫Sunday吓得不轻。

蓝河见底色终于笑了,才真正放下心来。这才察觉到这一晚平日里话一直很多的流木却格外的沉默。

“流木?怎么不出声?该不会睡着了吧?”

听到蓝河点名自己,黄少天赶紧插上耳麦,只见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装出一幅镇定地样子,笑道:“我一直听着呢,我说蓝河啊,要不要我给你家的剑圣周边开个光啊?”

“……”耳机里飘来最熟悉的声音,蓝河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彻底当机。倒是那边底色最先反应了过来,大叫一声:

“啊!流木~!原来你是绝色的荣耀女神?!”

TBC下章就该完结了。


评论(2)
热度(7)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