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蓝河/黄少天]Young and Beautiful 07

……终于暂时可以不用碰副本了Orz

接下来还是专注3次元互动吧,副本剧情我真的是编够了=_,=

9

黄少天看着这过场动画倒是没觉得多尴尬,大概是因为晨霜夜雨毕竟不是他自己建的号,他甚至还饶有兴致地仔细打量起了蓝桥春雪。

本来黄少天在见到蓝河第一面之前就听说过工会那儿新招了个小伙子是自己的真爱粉,那时黄少天还年少,一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总是有些虚荣心,一听到是公会那边新招的职业玩家,还是自己的粉,自然有几分得意,得以之余对蓝河也留意了起来。但是黄少天很快就有些失望的发现蓝河和他想象的剑圣粉完全不一样,他的性格肆意张扬,走到哪里都是十足的焦点,以及那标志性的嘴炮,不论是打输还是打赢,嘴巴上总是要占尽便宜,每到比赛时,黄少天仗着自己傲人的手速,那犹如连珠炮似的垃圾话时常砸对手个措手不及,杀伤力十足。

而蓝河与他就像是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性格温和的他在公会里是出了名的好好先生,有时候公会里新来的刺头各种挑衅,蓝河总是一笑置之。那时的黄少天总觉得自己的粉丝就该和自己一样,手握长剑,快意恩仇,打趴一切不服,蓝河这样的病猫算哪门子的粉呀。

再后来,随着两人慢慢熟络起来,尤其是最近跟着他一起下本,黄少天发现蓝河也没有他想的这么孬种,他心善却有原则,温和却不软弱,带团的时候他仔细认真,公平公正,抢记录的时候他杀伐决断,干脆利落。

不同于同属职业选手的同僚、也不同于单纯的偶像与粉丝,对黄少天而言,蓝河和他的蓝桥春雪是个挺特别的存在,他们使用同样的职业,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境遇,一个在职业联赛打比赛争冠军,一个在网游里抢boss刷记录,两种舞台,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彼此之间的联系少之又少。同时,他又是他的后盾,大到升级银武的材料,小到比赛时的加油喝彩,他的每一步都离不开他的支持。

大约就是因为这样极近又极远的距离,令黄少天对蓝河有些在意。

话说回来,蓝桥这个号捏得真不错,虽然比不上晨霜夜雨那风华绝代的祸水脸,也比不上夜雨声烦那般剑眉星目,面如冠玉,这个号就和他的主人一样,谈不上有多俊美,但是颇合眼缘。黄少天脸不红心不跳地看完了这出过场动画,一边心情大好的截图,一边给蓝河去了条消息。

 [晨霜夜雨]这过场动画挺好的啊我把它保存下来了,回头我发你一份留个纪念?

那厢蓝河看到消息手一抖,蓝桥春雪差点没摔个狗啃泥。他挠了挠脑袋,也不知道黄少天葫芦里卖了什么药,只能试探着回道:

[蓝桥春雪]有啥好的?

[晨霜夜雨]哪儿不好了我和你说你那蓝桥挺好看的就是我那晨霜夜雨长得太不男不女了站一起完全不搭调,如果换上夜雨声烦绝对是一部耽美大片!

蓝河看到黄少天发来的消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是该为他的偶像不介意自贬身价自毁前途愿意和自己演这么一出耽美剧感到高兴还是该担忧一下黄少有别常人的品味和审美?

好吧,他至少觉得晨霜夜雨那个号捏的太人妖,至少这点上他们算是达成一致了。紧接着,蓝河顺着黄少天的提议脑补了一下方才那段过场动画如果换成夜雨声烦会怎样,结果惊讶地发现自己似乎还……挺受用的?

偶像光环真可怕啊,直照的人脑残。——蓝河默默地给自己这黄少脑点了99个蜡烛后放弃治疗的回了一句“多谢黄少厚爱。”,随后便扒拉着麦吆喝着大家准备开怪。

五分钟后,蓝河迎来了自己整个团长生涯的第一个恶梦。

打boss有三忌,一倒T二断奶三掉线。

非常不巧的是,这三忌都被蓝河遇到了。首先,这个关底Boss实际上有2体,一个是地母神盖娅还有一个是红龙亥伯,盖娅的攻击全部属于奥术攻击,这年头找遍整个荣耀恐怕也没有几个堆奥术抗性的T,MT鱼尾纹仗着血厚不至于被秒,但是他的血常年徘徊在30%左右,岌岌可危。而亥伯龙的仇恨机制非常奇怪,蓝河事后看了半天录像才搞明白这个处刑的仇恨到底是怎么计算的,当时弄不清楚机制的众人自然就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不明的仇恨机制很快就带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先是两个治疗莫名其妙的被挠死,本就捉襟见肘的MT的血量在少了2个大奶的看护下不到半分钟就被清零了,随后失去目标的盖娅四处追赶着dps,一阵混乱后ST好不容易接手了仇恨却因为奥术抗性不够没过多久就光荣捐躯。随后场面就失控了,没了T这dps们只能抱头鼠窜四处躲避攻击,虽然黄少天的晨霜夜雨独自一人英勇的足足拖了boss近半分钟,奶妈们好不容易拉起了MT,但是随后更令人绝望的事情来了。

荣耀古早以前有个版本开放过一个超难打的野图boss,它在生命的最后10%的时候会释放一个全员即死的AOE,也就是说玩家们得在11%的时候一鼓作气把他秒掉,但是那个时候荣耀的服务器还撑不住这几百号玩家一起放大招,于是每次等到11%的时候有相当一部分玩家会卡住无法动弹,随后boss便会释放即死AOE,随后所有人一起掉线……

是的,掉线……

重新登录时会发现满地的尸体,后来老玩家们给boss的技能取了个绰号叫掉线斩。

这次蓝河他们遇到的情况虽然比不上掉线斩,可是这凶残程度也不相上下,几乎到了无解的地步。

地母神盖娅会释放一个旋风斩。

那个技能本身没什么伤害,但是她的长枪所带起来的风可以把所有玩家都吹飞。

统统吹飞。

那一瞬间所有人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不论是还在拉怪的T还是正在读条的远程职业,所有技能悉数被打断,他们就像是被卷入飓风的纸片,毫无还手之力。于是乎场上的画面就变成了一群在空中挣扎的玩家身后跟着一条巨龙,撅着它肥大的屁股不停地使用烈焰吐息。

人人平等,火烧屁股。

这还不算最绝望的,侥幸没被巨龙喷死的玩家会被吹到地图的边缘。

很不幸,这张地图是荣耀自开服以来最大的boss地图,就算开加速跑从一头跑到另外一头大概也要跑上个一分半钟。

于是乎巨龙亥伯成了最好的盾,被吹到地图边缘的玩家根本无法再次近身boss,只能消极的在巨人的脚底跳舞,几十码开外的盖娅优雅地丢来一个又一个华丽的奥术攻击,直叫各路英雄蛋碎无比。

很快蓝河他们的目标从击败boss变成了怎样可以在巨龙和盖娅的夹击下多活一会儿,频道里早已没有人指挥,因为在这种折损大半的场面下指挥早就已经没了意义,大家各凭本事,能耗一会儿是一会儿。

蓝河早已关了麦,把全副心神投入到“活命”这一伟大事业中去。不幸挂点的团员则在一旁做起了拉拉队,明明是紧张到极点的场面,队伍频道里反而空前的热闹。

随着时间的推移,活人越来越少,生存也愈发地困难。

在蓝河还剩不到10%的HP的时候,不知谁的麦掉在地上了,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声响,蓝河戴着耳机,被这声音震得耳膜发疼,不禁下意识想要捂耳朵,就这个动作耽搁了两秒的时间,如流星一般陨落的奥术魔法正好砸过来,等蓝河想要操作时已经为时已晚。

完了GG了。蓝河看着自己那可怜巴巴的血量,心想吃下这招肯定完蛋。

[晨霜夜雨]跟你说了慌什么有我在

那2秒不到的功夫蓝河甚至不知道黄少天是怎么做到一边打字一边像鬼魅似的滚到自己身前的,他像是有预知能力似的替蓝桥春雪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奥术魔法击穿了晨霜夜雨的胸口,他的瞬间血条逼近8%,随后飞速的起身反手一记拔刀斩往巨龙的脚丫削去。

蓝河甚至来不及打个谢字,他能做的只有飞快地跑位躲开其余的星爆,这条命是黄少救的,他不能白白浪费。其实蓝河心里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硬撑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既然那个人还没有放弃,他作为粉丝又有什么立场举白旗?

胳膊终究是拗不过大腿,任凭剩下的人怎么苦苦支撑,这场实力极度悬殊的boss战从开打到团灭也不过只花了区区6分钟。

正当蓝河还在思考着一会儿重新挑战时该用什么姿势的时候,屏幕上就打出了硕大的四个字:

挑战失败!

随后一群人就这么被直接传送出副本了,很显然制作人没有给他们再次挑战的机会。

蓝河仿佛看到了荣耀制作人马XX脸上挂着他们司空见惯的猥琐笑容,嘲讽道:英雄,下次再来吧!


TBC

评论(3)
热度(9)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