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蓝河/黄少天]Young and Beautiful 08

依旧不会写感情……哎=_,=

水到渠成说起来容易编起来难啊。


10

 相较于别人的童年,蓝河的童年过得挺崎岖的。

蓝河的妈妈是远近闻名的小提琴手,属于“曲有误,周郎顾”那种级别的。而他的爸爸则是个颇有抱负的大学生,相识不到半年时,两人在众人的匪夷所思中结合,婚后没多久就有了蓝河,随后在蓝河不到3岁时,便离了婚。

蓝河的爸爸——一名有志青年在蓝河只有一岁的时候毅然辞去了在机关里的稳定工作出国深造,在那两年里,夫妻二人从不联系,本就寡淡的感情也随之灰飞烟灭,在蓝河三岁时,也不知道是谁先提起的,聚少离多的两人一拍即合地立即去民政局办了离婚。

离婚后,蓝河的爸爸再一次远渡重洋,从此彻底消失在母子俩的视线里,所以蓝河是由妈妈独自带大的。

在思春期的时候,在大多数小伙伴正在对着班花校花漂亮的女老师流口水时,蓝河发现比起漂亮的女孩子,班里的思维活跃风趣幽默的数学老师似乎更吸引自己一些。

约莫就是这个时候,蓝河开始意识到自己有些“非主流”。万幸的是此时的社会已经开放了许多,人们对LGBT人群的歧视早已消失,前几年的时候,同性婚姻的法案也已经通过了,上到政客明星,下到普通老百姓,甚至是一些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老奶奶,纷纷欣喜的加入去婚介所登记的行列。

当然社会上总有一些保守的人们与一些宗教的教徒们,觉得不能生育的同性恋群体是反人类的,他们甚至将蓝河这样的群体称为“行走的僵尸”,意来讽刺他们。

作为少数人,蓝河幸运地得到了大部分人的理解,从最亲的家人到学校的老师同学,并没有因为他的性取向而歧视过他。即便如此,在青春期的时候蓝河依旧因为这个原因过得有些孤独,毕竟他总不能像同学高谈阔论女同学或女老师那样去跟同学抒发自己对数学老师的喜爱之情吧,那实在是太奇怪了。

度过了孤独的青春期,进入青年期后,在同学们忙着抓住最后一丝机会摸一把青春的奶的时候,蓝河又一头栽进了荣耀里,身为蓝溪阁里唯一一个LGBT,蓝河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其他人没妹子,蓝河没有汉子,俗称5条单身狗,汪汪汪汪汪。

眼看今年的七夕又近在眼前,荣耀一年一度的虐狗行动又要开始了,但是今年几大公会却都没什么过节的兴致,眼看新版本开放了一个多月,德尔菲神庙依旧没有任何队伍打通,各大公会的会长都快急白了头发,蓝河他们几个轮番上阵带着精英团绞尽脑汁挑战,尸体都快铺满整个副本了,面对boss还是一筹莫展。

那阵子蓝河要带团开荒,又要farm boss打材料,还要带新人练级,恨不得化出三头六臂来赶进度。那一天晚上开完会后,梁易春看几个人脸上都挂着重重地黑眼圈,长叹了一口气,便嘱咐着众人早点回去休息,通宵了两天一夜的蓝河觉得自己精神还好便在办公室里打开电脑想去处理一下公会的事宜再下线,结果一上线就遇到了开着晨霜夜雨来玩的黄少天。

两周前黄少天就暂别了荣耀回老家休假去了,听着耳机里传来那熟悉的声音,蓝河不得不承认自己还颇为想念。

俗话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自从神一样的队友黄少天离开后,蓝河花了许多时间才习惯他离开后所带来的落差,尤其是那句霸气的“慌什么有我在”,从那个人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太叫蓝河心安了。

所以那头蓝河已经觉得有些困乏了,大约是因为贪恋着这珍贵的与偶像相处的时光,蓝河给自己泡了一杯浓浓的咖啡,强打着精神没有下线去补觉。

身为公会精英蓝河在线上的时候是很繁忙的,这不,这厢蓝河和黄少天才聊上,就有人在公会里嚎着蓝团长求带了。

蓝河只得组了个10个人的小团,带着一群新人浩浩荡荡地去刷经验。百般无聊的黄少天则打起了竞技场的主意,独自一人跑去PK了。

于是两人一人带本一人PK,有一搭没一搭的语聊着。

突然蓝河的耳机里传出黄少天的惊呼。

“哎哟卧槽!?”接着便是一阵细碎的刮擦声,听起来像是黄少天摘了耳机扔在了桌上,再然后便是几声巨大的砸东西的声音。

“黄少?”蓝河一惊,手里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一分钟过去了,除了那几声砸东西的声音外和急促的脚步声外,再也没有传来过任何语音。

蓝河略一思量,就跟队友们打了声招呼直接下线,一边飞快地跟梁易春要黄少天的电话号码,等了几秒没回音后蓝河抓起桌上的终端和钱包便飞奔了出去。

方才聊天时蓝河已经知道黄少天已经回到了战队的宿舍,现在离战队的夏休结束还有几天,据蓝河所知现在的宿舍里应该只有黄少天一人在,方才的砸东西的声音到底意味着什么,蓝河不敢多想,眼下他只能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往他的身边。

公会办公大楼离开蓝雨的选手宿舍也就20分钟左右的路,蓝河跑下大楼后扫了一眼街上发现没有什么空出租,便把终端和钱包全部揣兜里,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全力往宿舍方向跑去。

 

11

 

其实黄少天那边并没有出什么大事,方才他和人PK正在兴头的时候,一条巨大的蜈蚣从显示器上爬了过去,幽幽的液晶屏光线照得那条百脚浑身通透,那种毛骨悚然的画面吓得联盟剑圣很没形象的尖叫一声,随后他急忙拽掉耳麦,抄起脚上的拖鞋便是一顿拍打,那蜈蚣还特别的命硬,黄少天花了好一番力气才在一个角落里把它彻底干死。

等处理完曝尸现场后,黄少天再回头去看游戏发现晨霜夜雨已经倒在了地上,而蓝桥春雪也不知道在何时已经下线了。

看着灰掉的名字,黄少天突然没了继续PK的兴致,

奇怪的是前阵子他明明还觉得网游特别好玩,但是后来他回家后,偶尔几次偷偷地上线都恰好与蓝河错开,每每看到好友栏里唯一的好友蓝桥春雪的名字是灰色的,那个颜色仿佛会传染至整个游戏,令他没了玩乐的兴致。

正当黄少天面无表情的退出登录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黄少、黄少?!你在吗?”伴随着敲门声的声音他很熟悉,不正是公会那边的蓝河吗?

“在在在。”黄少天一边觉得奇怪,一边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给蓝河开门,只见门外蓝河正扶着门框,弯着腰大口的喘气。

黄少天再仔细一看,发现蓝河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蓝河你这是怎么了突然跑过来?你进来坐下来喝口水,唉你慢点喝,小心呛着,瞧、我和你说会呛着吧。”

蓝河一见黄少天没事,整个人放松下来后就觉得又渴又累,他接过黄少天递来的水直接灌下,留黄少天一个人在旁边像单口相声似的不停地说话,蓝河一不小心又呛进了气管里,眼泪都快要咳出来了。

“没事吧?”黄少天一边拍着蓝河的后背,一边问道。

蓝河实在是咳的厉害,只能一边摆手一边朝黄少天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好不容易不咳了,蓝河才向黄少天说明了来意,黄少天听完后不禁大笑着吐糟蓝河大惊小怪。

“你也是笨,我一个大男人在宿舍里打个网游能出什么意外?而且你就不能问大春要个号打过来问问?打个电话的功夫不比你亲自跑一次来得快?”

“会长他多半是已经睡了没看到我的消息,所以我就自己跑过来了。”蓝河边说边扫了一眼黄少天的宿舍,蓝雨的选手宿舍都是1LD的套间配置,黄少天的房间谈不上有多整洁,但是也不算太乱,毕竟和他们这群苦逼的租房客不同,蓝雨的宿舍都是有请保洁阿姨定期给他们打扫收拾的,能脏到哪里去?

但是G市的气候十分潮湿,现在这个季节虽然不会回潮但是前几天刚下过雨,这几天浴室之类的地方潮的都会渗出水来,加上最近几周黄少天都不在,窗门紧闭,生出点蜈蚣之类的也不奇怪。

“黄少,你还是开窗换换气吧,浴室的通风也要多开开,你的房间里这么潮,肯定要生虫。”蓝河一边说一边自作主张地替黄少天把房间浴室的抽湿排风都打开,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地面以确定没有其他不速之客后,才起身告辞。

“你怎么回去?”黄少天抬头看了眼挂钟已经9点半了,他记得蓝河租的房子在大学旁边,属于郊区,这个点早该没车了。

“打车。”

“我看你今天就住我这吧,你看你脸色白的跟纸一样,别一会倒在路上给环卫工人添堵了。”

黄少啊我就算倒在路边麻烦的也只会是120而不是环卫工好吗!——蓝河默默地在心里吐糟了一下偶像后还是从善如流的接受了黄少天的好意,经过刚才这么一次全力冲刺,他早就累得眼冒金星了。

去淋浴房飞快地洗去一身黏腻的汗水后,蓝河换上了黄少天给的新T和裤衩,接下来唯一的问题就是睡哪里了。

对一般男性来说两个大老爷们挤一挤并不算什么事,但是蓝河毕竟性取向是同性,不能类比。

做个畜生、还是畜生不如,这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作为一个洁身自爱的好同志,蓝河一直避免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发生。

黄少天显然没考虑到蓝河内心的纠结,他像是招待普通朋友似的从柜子里又搬出一床空调被和枕头扔在床上,一边笑着调侃:

“蓝河你得睡相好不好啊?打呼吗?磨牙吗?会不会半夜把我踹下床啊?”

蓝河真想说我打呼的声音跟狮吼一样黄少你还是让我睡地板吧……但是看着对方热情的样子又实在是说不出口。于是两分钟后,蓝河与黄少天已经躺在一张床上了,万幸的是战队宿舍配的床相当大,估计有king size,两个成年男子挤在一张床上也不会觉得拘束,蓝河偏头看去,只见暖色调的床头灯下,黄少天像个毛茸茸的小动物似的露出半张脸蜷在枕边,本就颇淡的发色在此刻衬得他比平时看起来要柔软了许多。

这巨大的反差令蓝河有些迷惑。

蓝河还记得他初次见到黄少天本人时是在盛夏里,黄少天与喻文州并肩从选手通道走出来,他比电视上看起来还要年幼不少,黄少天生的很白,与宅男的白里透青的惨白的肤色不同,黄少天的肤色是令妹子们羡慕嫉妒恨的白里透红的那种,是属于健康的白,他的发色也比一般人要淡上许多,阳光下看起来仿佛被撒上了一层淡淡的阳光,是好看的金棕色,那颜色实在是不像亚洲人的发色,以至于旁人总是以为黄少天那一头头发的颜色是染出来的。后来随着年纪渐长,少年时脸上的小雀斑慢慢不见了,头发的颜色也不知道为什么比从前又淡了几分。

“对了。”蓝河打了个哈欠,“之前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什么时候?”黄少天一头雾水。

“几年前,暴雨的那一次。”蓝河一边撑着不停打架的眼皮一边问道,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许久,但是那时黄少天有些低落的神情总是缠绕在他的心头,令他挂心。

黄少天努力地搜索了一下记忆,发现自己已经不记得那时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而情绪低落了,刚要吐糟这哪是之前啊,都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好吧的时候,发现躺在身旁的蓝河已经打着轻鼾的睡着了。他微微侧了侧身,眼前的蓝河睡得十分安稳,一点没有继续听完答案的迹象。

虽然蓝河这样问完问题也不等人回答就秒睡的行为不太厚道,但是黄少天的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毕竟这件事情已经久到他这个当事人都不记得缘由了,蓝河却会把他这些小小的情绪放在心上,一放就是这么多年。

“谢啦。”黄少天低声说了一句,随后关掉了床头灯,也渐渐地沉入了梦乡。

 

TBC

 

嗯结果还是畜生不如了(。


评论
热度(7)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