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蓝河/黄少天]Young and Beautiful 09

蓝河唱的是陶喆的老歌《流沙》


按照全职那个年代来看,这首歌的年纪要比他们都要大了XD

不怎么听歌的我,实在想不出什么适合的歌啦orz

所以我干嘛要写个爱情故事呢……简直跟自己过不去,真的是绞尽脑汁!!!


12

结果地母神盖娅不负众望地成为了荣耀史上第一个NPND的boss,在11月头上版本更新后那个无耻的疾风斩终于有所削弱,即便如此她也在版本更新后继续在神庙里作威作福了一个个月,才被中草堂拿下了首杀。

没拿到首杀记录让蓝河消沉了好一阵子,他们在盖娅身上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却无功而返,自认失职的蓝河那一阵每天在线十五六个小时,这拼命三郎的样子让其他人看在眼里,担忧在心里。梁易春心知蓝河的脾气真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只能让其他人多关心着点,别让他病倒了,其他事就由着他去。

一眨眼,已是圣诞前夕。

圣诞虽然是西方的重大节日,在国内却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每当圣诞将近,荣耀总会举办一系列的活动,活动都不难,只是图个气氛,游戏里各大城市地图早已换上了银装,背景音乐也换成了圣诞歌。除了线上活动外,蓝溪阁的年会一般也在这个时期举办,为了与线上活动时间错开,今年蓝溪阁的年会日子定在了12月23日。

说是年会,实际上整个工会从文职到职业玩家加起来也不过十几号人,刚从学校毕业的半大不小的年轻人的鬼点子总是特别多,从化装舞会到越野大赛,每年笔言飞他们总是能够想出一出大戏来。但是今年由于开荒的事情占据了众人太多精力,直到12月头上,这年会到底怎么搞都没个信,眼看时间越来越近,梁易春直接拍板说今年就随便准备几个节目大家吃个便饭就行了。

不曾想年会当日一早,战队那边有人送了许多进口水果,那边分完了还剩了许多,喻文州想起那天是工会年会的日子,便差了黄少天和李远把水果给他们送去。李远他们到的时候,蓝河正坐在位子上抢野图boss,其余的人正在布置晚上的会场——会议室。

黄少天一进门看到这架势就吵着闹着说要参加,随即给喻文州去了个电话,五分钟后,春易老他们一下子多了六名贵客,幸好会议室够大,文职的姑娘们一听战队的人也要来,个个都乐开了花,越发卖力地去准备了。

黄少天和李远见其他人都在忙进忙出,也帮不上什么忙,两人就商量着去拿了点带来的红提去洗干净分给大家。

“蓝河,吃提子了。”黄少天刚要问怎么没看到蓝河,就听到笔言飞吼了一嗓子。

“等会儿啊,我这儿抢boss呢!”蓝河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黄少天灵机一动便拿了几颗洗干净的红提放进小碗里,再去了皮,偷偷摸摸地走到蓝河的身后,只见他正全神贯注的指挥抢boss呢,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站了个大活人。

“张嘴。”黄少天拿了颗提子在手上在蓝河的眼前晃了晃。

此时蓝河的全副心神都在boss身上,想也没想的就张开了嘴,随后嘴里被塞了一个提子,酸酸甜甜的,十分可口。

“再来一个?”黄少天说着又给蓝河嘴里塞了一个。

“一会儿我自己……”蓝河一边嚼着一边回头,看见笑的比三月艳阳更灿烂的黄少天的脸,他愣了两秒后几乎从凳子上跳起来:“黄少?!”

“是啊,红提好吃吗?”黄少天说着又从碗里拿起一个准备往蓝河嘴里送。

“我我我自己来!自己来!”蓝河长这么大第一次体会到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是怎样一种感觉,急忙挡住黄少天伸过来的手。

“好了,少天你不要逗他了。”站在远处把一切尽收眼底的李远看见蓝河窘迫的样子,急忙出手相救。

“哎老李你胡说什么呢,我这叫慰劳粉丝,来来来,蓝河乖,张嘴。”黄少天觉得蓝河的反应实在是有趣得紧,继续不依不饶,大有要把这碗红提都喂进蓝河嘴里的架势。

我的祖宗啊,别玩我了成吗,我还要抢boss呢!——蓝河在心里几乎要咆哮了,随即他瞥了一眼显示器发现野图boss已经红血了,这短短一分钟团里已经乱作一团,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优势已经所剩无几了。

蓝河见状况不妙也不管什么偶像不偶像了,立即坐回位子上重新戴上耳机进入状态继续指挥,任凭黄少天干什么都视而不见。

黄少天见讨不到便宜,便噘着嘴准备回会议室了,临走前他把剥好的提子留在了蓝河的桌上,末了又不死心地捏了一下蓝河的鼻子,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两分钟后,野图boss倒下,皇天不负苦心人,总算是被蓝溪阁抢到了boss,蓝河拾取掉落后在工会交代了几句后便拔卡下线。

一摘下耳机就看到手边的碗,几分钟前黄少天说的话还在耳边,鼻尖仿佛还留着那人指尖的触感,工作室里空无一人,静的蓝河仿佛能够听到自己突然变奏的心跳声。方才那些暧昧的动作所带来的莫名地心动与兴奋直到此时才开始撼动蓝河的内心,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热的发烫的脸颊,随后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碗,随手拿起颗提子咬了一口。

“好甜……”酸甜的感觉在口腔中弥漫开来,蓝河仰头靠在椅背上,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黄少天在会议室里胡乱转悠了一会儿觉得无趣,推门出来刚要叫蓝河,就听见一声低语:

“搞什么呢……”

那句话仿佛拥有魔力,将他束缚在原地,发不出一丁点声音。黄少天往前方看去,只见蓝河已经摘了耳机,整个人依靠在椅背上,右手搭在眼睛上,他看不清此时此刻蓝河的脸上究竟是怎样的表情,只是明明是在明媚的阳光里,蓝河却看起来有些忧郁。

大约是被蓝河的情绪所感染,黄少天头一次放下了要继续捉弄人的念头,默默地退回到了会议室。

 

夜里由于俱乐部有些事情被耽搁了,喻文州他们到工会时年会已经开始挺久了,一行六人喻文州打头,从后门鱼贯而入,进门时正好轮到蓝河在台上唱歌,幽暗的灯光下蓝河独自一人抱着把木吉他,坐在台上低吟浅唱。

虽说是自娱自乐,但是蓝溪阁的人还是搞得煞有架势,还特意借来了音响设备,虽然比不上那些专业的设备,但是对付这不大的会议室早就绰绰有余,良好的音效配上蓝河那略带低沉的声音,听着颇为悦耳。

 “唱得不错啊。”一行人悄悄在最后一桌落座后不知谁这么咕哝了一句。

黄少天点点头,朝台上看去,蓝河还是穿着和白天一样的衣服,水色的衬衫配上深蓝色的鸡心领毛衣,此刻他挽起了袖子,右手随意地拨弄着琴弦,旋律像是流水一般从他的指尖流出,不知是不是因为害羞,从黄少天进门来全程他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完全不看别的地方。

台下的听众早已对此见怪不怪,整齐划一地给蓝河打着拍子,沉醉其中。

最后一段副歌时,蓝河这才缓缓地抬头,也许是心有灵犀,他一抬头便对上了黄少天的视线。

只见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蓝河没有再偏开视线,他直视着黄少天的双眼,用比平时低沉了几分的声音清浅地唱着:

爱情好像流沙

我不挣扎

随它去吧 我不害怕

爱情好像流沙

明知该躲它

无法自拔

黄少天从小到大陆陆续续也听过不少情歌,蓝河今天唱的这首他是第一次听,却直直地唱进了他的心里。他无法形容眼下是怎样一种感觉,只是觉得像是被人在心脏上撞了一下,心跳快得有些难受,又有点像今天早上吃的提子,甜里带酸,回味无穷。

一曲终了,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蓝河逃也似的跑下台,往人堆里一钻,直到年会结束也没有再看过黄少天一眼。

原来喝酒壮胆真的有用。——蓝河一边夹着三文鱼刺身往嘴里塞一边这么想,方才在上台前他被笔言飞他们灌了几杯红酒,表演的时候脑子里稀里糊涂的,几乎是靠着本能唱完了整首歌,最后一段副歌时,蓝河才发觉原来在自己低头看脚尖时战队选手已经落座了,不算明亮的灯光里,蓝河一眼就看到了一头金棕色头毛的黄少天,他今天穿了件明黄色的卫衣,坐在人群里十分惹眼。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两人视线相交时,蓝河竟然没有像过去那样在对方的注视中撇开视线,而是勇敢地对上了那双清亮的眼眸,将这一刻的心境完完全全地释放到了歌声中。

有时候弄明白自己的内心很难,就像蓝河今天静静地思索了一天也未能得出答案,却在不经意的表演中突然拨开了迷雾,看清了自己的心。

有意思的是,在认清自己心意的那一刻,平时对上偶像就败下阵来的蓝河却丝毫没有想要否认或者逃避的念头。耳边传来黄少天的话声,不用回头看蓝河也能猜到那个人多半正举着装着汽水的玻璃杯骗他们会长跟他拼白酒呢。

那个人那么可爱,他为何要否定这份好感?

更何况刚才他自己还唱过呢。

爱情就像流沙,一旦深陷其中,不论挣扎与否,只会愈陷愈深。

 

TBC

评论
热度(7)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