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Days同人小说repo]《37》臼水

嗯小说不用翻系列……

没时间……于是还是来写个详细的剧情脉络吧。

因为days总体来说日本和国内都挺冷的,本子少得可怜,这本算其中还不错的了……至少比较有意思,所以就写个repo留个纪念,毕竟动画也快结束了,没什么意外这个圈子永远都不太可能热起来了,顺便吐糟一下我亲爱的副队臼井同学~

首先不得不说臼水臼是个很有意思的cp,我好像很少喜欢这种夫妇漫才型的,但是他俩有时候真的好像讲相声啊w,太好玩了。

《37》这个本主干剧情还是挺老套的,屡见不鲜的先上车后补票的故事(好吧,他俩没上车就先把票补了),很有意思的一点呢是这个故事有点不同于以往我看到的先上车后补票,最大的区别大概是水树是我见过最主动地受……真的不是一点点!

故事是这样,在两人高二的时候,足球队的汉子们玩了个国王游戏,好死不死正好点到两人要接吻,臼井对水树不排斥,于是就把主动权交出去,让水树先表态,水树接下了这个挑战,于是两人之间有了第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

第二个吻是发生在第二年,足球队又玩国王游戏,这次臼井和水树逃过一劫,结束后两人回忆起当年,臼井当然是知道水树的初吻是给了自己,就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你如果讨厌的话,以后这种事情直接say no就好了,水树则是很较真的答道:我不讨厌。——仅限对象是你。心思细腻的臼井当然由此就看出来水树对自己有好感,于是就想打个哈哈浑水摸鱼过去,结果没想到水树直接来了句: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揍我吧。——话音一落就又来了个吻。

一切发生的太快,臼井甚至没机会抱怨,当然也没机会揍他。然后水树就老实的问臼井,是不是喜欢这样。臼井想了一下,觉得不讨厌,就默许了此事。只是水树在除了踢球的其他方面都很笨拙,包括这方面,简简单单的一个跟打招呼没区别的礼貌性的吻,也能被他搞得很复杂,一来二去臼井觉得烦了,就和水树说你别动,闭上眼睛,交给我,于是两人就发展成了以一个轻吻代替打招呼的有点特殊的“朋友”关系。

就这么过了几个月,时间转入冬季,有一次两个人在部室里,水树刚换完衣服,坐在那边,臼井凑过去发现他被冻得整个人都跟冰块似的,于是就很随意的拽过水树的手一边给他捂热,一边凑过去给了他个吻。那个时候,臼井只是出于恶作剧心理,想吓一吓水树,就一边拽着他的手不放,一边将那个kiss升了个级。不负所望,突然的升级让这方面一张白纸的水树不知所措,但是臼井意外的发现和对方唇齿相依的感觉很好,便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行为开始慢慢的升级,臼井慢慢地越来越贪恋水树的一切,而水树则完全交出主动权,任由臼井领着自己越走越远。于是不出三个月,两人就发展到只差临门一脚的地步了。

但是臼井的理性一直在警告着他,决不能跨过那条底线。但是人是有惯性的,时间一长,臼井发觉自己开始不受控制的在意水树,不仅是单独相处的时候,平时练习的时候,擦肩而过的时候,只要那个背号映入自己的眼帘,就会不知不觉被吸引全部注意力。

时间一长,敏感的教练注意到了臼井的反常,他并不知道臼井到底在因为什么分散注意力,只是好意的询问他最近是否有什么心事。教练一语算是惊醒了梦中人,臼井意识到自己与水树之间这段不正常的无法定义的关系,已经开始影响到整支队伍了。

痛定思痛后,臼井开始各种找理由躲开水树。

实际上他的心里很明白,只要他对水树坦白说:我们这样是不对的,我不会与你继续了。水树大概就会乖乖的接受,然后一切回到从前。可心生情愫的臼井又没办法彻底违背自己的内心,去完全切断自己在水树心里特殊的位置。

于是就变成了你追我逃的拉锯战,就这么躲了几个礼拜,在某个傍晚,两人意外的在部室单独相遇,水树也不啰嗦,直接就问臼井是不是最近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惹他生气了。有苦难言的臼井无法回答水树的疑问,就找了个借口想离开,结果还没转身来得及走,就看到水树毫无预兆的流下两行眼泪来。就在这个瞬间,他明白自己今天算是逃不掉了。

于是只能像哄小孩似的,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说你什么错都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

水树就歪着头问,什么问题?

臼井无奈之下只能把自己的感受一五一十地道出来,包括想要严守底线一事。

没想到水树很简单的来了句:我也想和你做啊。

臼井差点没噎死,直接反问水树: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吧,你确定???

水树说:不知道,不过我是武士,说一不二!

臼井:你是哪门子的武士啊……

说着被逗笑了,但是臼井还是觉得水树根本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于是还是自顾自纠结着。

看臼井不知道在纠结啥,水树非常爽快的把上衣和裤子一脱。

臼井看到急忙说:喂,要做也不是这里啊……你先把衣服穿上,一会儿有人来了。

水树:那我们去哪里?

臼井:去我家吧……话一说出口,臼井才意识到自己是着了水树的道了。

无奈之下,只能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临走之前,水树看着臼井说:“因为你看起来一直不太想知道的样子,所以我一直瞒着你,我喜欢你。”

随后就乖乖穿上衣服,去整理衣物了。

臼井当然明白水树是看穿了自己一直在逃避,一直憋着不说是想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事到如今,他也无法继续逃避下去了。

是说这篇小说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实际上也没决定攻受,臼井是控制欲望很强的人,自然不愿做受,问题是水树也不愿意,最后水树听到臼井说受的负担会比较大的时候,很大义凌然的说,既然如此,那还是我吧。——这是何等的真爱w

所以我一直吐糟说臼井大概是我喜欢过的角色里唯一一个完全朝南坐的攻,一方面是因为水树很喜欢他,另外一方面是水树性格如此吧,简单坦然,他的身上没有很多受方身上很常见的“骄傲与自尊”,或者说他不会在这些方面闹别扭。

对他来说足球很单纯,爱情也同样单纯,喜欢臼井了,就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求。但是他又不会逼得太紧,只懂得笨拙的表达自己的好感。但是就是因为这种笨拙又直白的表达方式,才会深深的打动臼井吧~

说起来我之前还看过另外一篇同人,也是水树追臼井,从高中追到大学。

最后结局时候,臼井对水树说:你一直说你喜欢我,可你有没有想过我喜欢不喜欢你呢?

水树:那你喜欢吗?

臼井:如果我说不呢?

水树:那我会努力追到你。

臼井:你是追不到我的,笨蛋,我喜欢你。

Happy ending^^


评论(6)
热度(4)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