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Days同人小说翻译]Amazing Gift(臼井/水树)

原文在p站,花了几个小时上班摸鱼翻的……

实在是没啥质量,就这样吧,没时间……最近实在是太忙了。

正好赶在情人节+水树生日(虽然过了orz),不论如何,今年二位要幸福的过啊>////<

然后附送个之前买的pash的杂志图……谢谢官方爸爸Orz



Amazing Gift


若被问起生日礼物,脑海中会浮现出怎样的一幅画面?

大多数人的脑海中多半会出现被色彩鲜艳的包装纸包裹着,上面点缀着小小的蝴蝶结的礼盒,又或者是色彩斑斓的礼物袋。——至少在高中生臼井的想象中,生日礼物应该是这般模样。至于那些非物质的礼物,臼井压根想都没想过。

所以当臼井问水树生日想要什么礼物时,水树的回答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和我做一天恋人。”

当臼井正在消化水树的话的时候,水树又补充道:

“生日那一天,请和我交往。”

 

◆◇◆

就在不久之前,就在水树和臼井分别就任队长和副队长之后的不久,那一天,两人就今后圣迹足球部的计划方针进行探讨时,确切的说是臼井负责提议,水树负责点头或者摇头,就在一通议论结束后,此时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9点,其他部员早已离去了。

“差不多了,我们也回去吧。”臼井边说边开始收拾散落在桌上的纸币,纸张摩擦时所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与墙上的挂钟所发出的嘀嗒声回荡在整个空间里,一旁干坐着不动的水树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愣愣地注视着臼井。

于是臼井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与水树的视线相接。大约是因为对方的视线里透着温柔,水树就这么不假思索的把心里的感受吐露出来:

“喜欢。”

“什么?”臼井的身体微微向后倾斜了一点,淡淡的回道。

“我喜欢臼井。”

臼井缓缓地眨了三下眼睛,三回过后,脸上的表情已恢复到往常。

“是吗,我也不讨厌水树,你是不错的队友。”

“我不是说这个。”水树竭尽所能地想要表达内心。

臼井托着下巴,道:“抱歉,我早就决定不与任何人交往。”

“为什么?”

“除了念书和球队的事情外,我还需要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所以在高中阶段我打算接受任何人的告白。”面对认真坦率的水树,臼井也毫无任何隐藏的坦白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水树十分爽快的接受了告白失败的结果,紧接着开始整理自己面前的纸笔,刚才那一切仿佛像没发生过一样,一切又恢复到了往常。

看着与围巾做着搏斗的水树,臼井一边叹气一边说:“你别动。”

他先是解开了就结成一团的围巾,顺便帮水树整了整领带,随后好好地给他围上了围脖。

随后两人锁上门后一同冒着寒风往外走去,在途中水树在阶梯上一脚踩空,臼井眼明手快的拉了他一把才没造成意外。

“走夜路时留意下脚下。”

“给您添麻烦了。”

直到出校门前,两人一直没有松开彼此的手。

 

但是水树依旧没有逃过受伤的命运。

并不是因为练习里的身体接触……而是因为在远征期间在浴室滑倒的缘故。

“他是笨蛋吗?”速濑吐糟道。

“他这叫自作自受。”猪原毫不留情地评价道。

“在浴室滑倒……如果是在比赛中受伤至少听起来还好那么一点吧?”灰原总结出了大家的心声。

木已成舟,再怎么说也无济于事,新升上三年级的圣迹主力们围绕在水树的病床边上开始讨论起接下来的对策,直到IH的决赛前,他们将面临水树缺战的窘境。

臼井一边听着他们的讨论,一边给水树削着苹果。

(说来,水树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我的缘故吗?)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臼井不需要为水树受伤一事而负责,但是臼井有过在心里诅咒水树受伤的过去,而眼下水树正躺在病床上,即使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因果关系,臼井仍然会感到有一丝丝的罪恶感。

一听说水树受伤的中泽教练青着整张脸,立即打电话去联络KSM的球探,看着中泽教练在电话时点头哈腰的样子,臼井这才知道原来这并不是都市传说。好不容易结束了这通电话的中泽教练耷拉着肩,表情复杂地看向臼井。

『虽然医生说不会留下后遗症,但是这家伙说不定以后又在哪里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受伤了……好不容易可以去职业球队效力……你说那家伙除了踢球外还有什么其他办法生存下去吗?啊啊啊啊啊』

即便能够赶上大赛,如果是会留下后遗症的伤病的话,极有可能会被取消内定资格。——那一天因为担心水树的前途问题而焦急的挠头抓耳的中泽教练给臼井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臼井?”

沉浸在回忆中的臼井,被笠原的声音唤回了现实。

“什么事?”

“你的苹果皮……都落到地上了。”

“哦,我刚才在想事情。”臼井捡起地上的苹果皮扔进垃圾箱,一边传来了灰原不满的声音。

“我说你啊,你别忘了还有我们啊!别老把事情藏在心里!”

“当然,我不会忘记麻烦你们的。”话虽如此,但是臼井已经下定决心水树受伤期间的一切事宜由自己全权负责。

自那以后,臼井就像水树的松叶拐杖似的寸步不离身地照顾水树。

每天一早去水树家接他上学,早上晨练结束后再送他去教室上课,白天的时候为了防止水树一个人偷偷摸摸去练球,臼井几乎每时每刻都和水树形影不离。

而水树的态度也从最初动辄“给您添麻烦了”到后来逐渐的习惯,对此习以为常的不仅是水树,还包括水树的同班同学和部里的球员们。

“我说,你是不是对水树保护过头了?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吧?”听到旁人吐糟臼井像水树的男友时,速濑终于忍不住指摘道。

“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臼井在心里补充道,“我做这些事并不只是为了水树,有一部分也是为了我自己。”

 

◇◆◇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一转眼眼看水树的生日将近,于是就发生了故事一开始的对话。

“你还没放弃我吗?”

“放弃?为什么?”

“我已经拒绝过你了吧。”

“可我还是喜欢你,这有什么不可以吗?”水树皱着眉,认真思索着到底哪里不对。就当臼井在思索着如何回答水树时,水树目不斜视地注视着自己,这另臼井想起小时候玩过的游戏——谁先偏开视线就算谁输的游戏。

最终还是臼井先败下阵来。

“仅限一天,下不为例。”臼井的话音一落,只见水树的表情变得像是被三月里的春光照射过一样,平添了许多明媚。

“谢谢。”

“那么明天我还是老时间来接你。”

“嗯,拜拜~”

与水树挥手道别后,臼井转身重新踏上回宿舍的归途。关于明天的行事,他需要好好地思量一番。如果是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像恋人一般的为对方过生日意味着两人一起从学校翘课,找个地方约会,然后去吃一顿昂贵的烛光晚餐……——显然这是不现实的。

首先水树现在腿脚不便,让他拄着松叶杖在外面走来走去显然不太合适,其次身为圣迹足球的队长和副队长,一起翘掉学校这样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所以明天只能一切照旧。

次日在结束足球部的训练后,臼井像往常一样送水树回家,快到家门口时,臼井提出去一旁的小公园转转。

“今天真冷,拿着吧。”臼井从一旁自动贩卖机里取出购买的热饮递给坐在长凳上的水树。

水树接过味增汁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臼井一边用热饮捂着手,一边观察着水树,只见他鼻子红红的,不停地有鼻涕留下来。

“别动。”臼井一边说一边拿出之前在路上拿到的纸巾给他擦去了鼻涕。

“……鼻子好疼。”水树用手背捂着鼻子闷闷地道。

而臼井则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礼物袋,递给水树道:

“生日快乐。”

那是一个系着金色的蝴蝶结的礼物袋,水树欣喜地接过去,像孩子一样两眼放光地看着臼井。

“可以现在打开吗?”

“当然,这已经是属于你的东西了。”

“嗯。”

看着水树似乎是准备徒手撕开袋子的样子,臼井不禁苦笑着指着蝴蝶结道:

“你拉一下蝴蝶结袋子就能打开了。”

水树照着臼井的话三下五除二的打开了袋子,只见里面放着一只队长的袖标,他小心翼翼地把袖标拿在手里高高地举起,像凝视着耀眼的星辰一般细细地看着它,沉默了许久后,水树抬头看向臼井,说:

“真想尽快戴上它上场比赛。”

“先把伤养好再说。”

水树乖乖的点了点头,视线仍牢牢地盯着袖标不放。臼井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注视着这样的水树,寒冷的夜空里星子闪耀着,两人呼出的白雾被寒风带走,徒留一片静谧的空间,仿佛这整个世界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臼井握住水树的手,碰触到的肌肤十分的冰冷,与这零下的气温连成一片。

“差不多该回去了。”臼井催促道。

在不知不觉间,手里的热饮也已冷去,没了热手的东西,冷风仿佛钻进了骨头里,冻得人直哆嗦。

“等一下。”水树拉住臼井的手腕道。

“怎么了?”

“今天有什么和往常不一样的地方吗?”

“这个问题有点复杂……”

水树歪着头,不思其解地看着臼井。

“我来解释一下……”

所谓恋人,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多花点时间相处。早上一起去学校,中午一起吃午饭,下午一起放学回家,这是一般意义上学生族恋人常态。

但是对水树与臼井来说,最近的每一天都是这样的状态。

“所以实在是没什么特别的。”

“原来如此。”

如果说在一起的时间无法继续增加,那么就拉近一些物理上的距离吧,比如说碰触对方身体的某个部位。

“我每天都会给你打领带,帮你戴围巾,对吗?”

“嗯。”

外出约会呢?

“足球部活动结束后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再出去约会影响第二天的晨练就不好了。”

“嗯,那样不好。”

那么牵手呢?

“平时你走路块跌倒时,我都会拉住你的手吧?”

“嗯。”

“正因为我们平时的距离太近了,所以即使以恋人的身份度过这一天,也和平时没有区别。”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水树点头道,“就是说,我和臼井已经是恋人了。”

“……有时候我真想打开你的脑袋看看你的思考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

“难道不是吗?”

“我说,你有把热巧克力错当成咖啡过吗?”

“嗯。”

“那杯热巧克力喝起来是什么味道?”

“热巧克力的味道……”

“虽然热巧克力看起来很像咖啡,但是热巧克力永远只会是巧克力的味道,即使看起来像恋人,朋友也依旧只会是朋友。”臼井耸了耸肩。

“但是也有巧克力咖啡这种饮品啊。”

“哈?”

“我家经常往咖啡里加巧克力粉。”

随着对话越来越脱线,早先那些暧昧的气氛早就融化在水树的巧克力咖啡里了。

“与其说是混在一起,不如说是被隐藏起来了。”

“巧克力粉吗?”

“我不是说那个……”

臼井重重地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气氛这种东西不要也罢。

他弯下腰,拽着水树的领带,直接吻了上去,不出意料的,这个吻里带着味增汁的味道。重新拉开距离后,臼井看了一眼石化的水树,笑着在他的耳边低语道:“这就是恋人之间的行为。”

“……”

眼见水树继续石化,臼井笑的十分愉快,然后再一次在水树的唇上印了一个稍长的吻,随后贴着对方的额头,被夜风吹了许久的两人的脸上都是冰冰凉的。

“所谓交往,就是指这么一回事。”

水树握住臼井的手说:“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那是因为今天和平时不太一样吧?”臼井反握住水树的手,把他从长凳上拉起来,催促着离开。

“臼井,我很高兴。”

“那就好,明天开始还是以朋友的身份请多指教。”

“嗯。”水树乖乖地点头,“臼井,明年的生日也拜托你了。”

听到水树这么说,臼井的心中涌起一丝意料之中的窃喜。在不知不觉中,自己也喜欢上了水树,所以当水树告白的时候,臼井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他不想打破自己立下的原则,所以在高中期间,就靠着水树的好意维持这段既是队友又是朋友的感情。——这是臼井自己得出的结论。

一年后的2月11日,他会用自己的告白来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水树。

在那之前,这句喜欢就放在礼物盒子里,系上蝴蝶结,由他好好保管吧。

 

end




评论
热度(11)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