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钻A*猛汉]启程之风.上

干燥地风和熙熙攘攘地人群。

虽然在地图上没有记载,但是Barebare是非常有名的集落。

聚集着人的地方,往往也会聚集着许多猎人,Barebare的猎人工会附近集会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近邻的猎人们皆在此处接受任务,然后各奔东西。

新人猎人降谷和他的指导者御幸正好完成了任务,回到了Barebare报告。

“啊,累趴了……每次都要特意回到这里交任务好麻烦啊。”御幸一边放下背后的狩猎笛,一边道。

“……好热。”降谷看着远方喃喃地道。

“你这样到了旧沙漠要怎么办啊?……话说,那个是泽村吗?”

必经之路边上的食堂里,有一个独自傻坐在桌边的男性映入御幸的眼帘。御幸缓缓地走近,招呼道:

“喂,泽村。你在这里干嘛呢?克里斯前辈呢?”

“呜呜呜呜,我被师傅抛下了。”

“哈?!你是不是给他添了太多麻烦,所以他不愿意教你了?”

“不是!!!……应该不是吧,话说你听到过那个流言吗?就是那个什么很稀有的怪物之类的……”

御幸和降谷相视一眼,复又看向泽村等待下文。

“好像……叫什么来着,千什么的龙……”
御幸一听,脸色立即阴森了几分:“千刃龙吗?”

“就是这个名字!什么啊原来你知道啊。”

“你别问那么多了,快告诉我是不是叫这个名字?!”

“是叫这个……但是公会没有出现过这个的讨伐依赖。但是师傅他听到这个流言后就变得怪怪的,之前他还说过差不多该是正式回归的时候了。……再然后就在前几天,师傅突然说我要去做个讨伐任务,两三周后就回来,在此期间你在Barebare的等我。这明明是师傅的复归战,我却被抛弃了呜呜呜……”

想必是因为克里斯和泽村的等级不一样,克里斯所接受的任务泽村没有资格同行吧,所以才会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

御幸如此判断着,随后将降谷和泽村留在了原地,独自一人往集落的出口走去。

走了几步后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啧了一声,这次又转身往集会场所全力奔去。

“喂……降谷,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到了集会场以后,御幸艰难地穿过众多猎人走到了柜台前,他两手撑在柜台上,把脸凑到了前台小姐的跟前。

“我有话要问你。”

“嗯?要报告的话不在这边哦?这边是高难度任务的柜台哦,您接受的任务是那边的吧?”

“不是!我想知道泷川.克里斯.优领受了什么任务!请你告诉我!”

“这个没有办法告诉您呢,您应该很清楚这儿的规则吧。”

“但是他是一个人去的啊!这样太危险了!”

“Solo狩猎也是猎人的自由哦,就算是失败了也是猎人自己的责任,您也是猎人,您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

“但是……”

“他的实力您应该很清楚才是,请您安心的在此等待他的归来吧。”

柜台接待小姐至始至终脸上都挂着温暖的笑容,御幸明白在这里继续与她争执也毫无意义,只能咬着牙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说法。

“呵呵,如果您没有别的事的话,请您去隔壁柜台报告。”

 

Barebare的食堂里,泽村一人正在大吼大叫。

降谷似乎因为长途旅行和狩猎任务耗尽了体力,正趴在桌上休息

“喂!御幸那个家伙,难道是打算追我师傅吗?我们是不是又要被扔下了啊!我要去追他,你也来!”

“我……不行了,又热又累,我想吃芙蓉蟹……”

“降谷你这家伙到底是有多没体力啊?!既然是名猎人,完成任务后就像这样跟死猪一样可不行啊!”

“你好烦……”

“你啊……这样大吼大叫会影响到别的客人的吧?”御幸十分淡定地走回了桌边。

“御幸一也!我不会让你撇下我们独自跟着我师傅去狩猎的!!!”泽村一手指着御幸大声说道,降谷趴在桌上微微抬起头,注视着御幸。

“我不去啦……反正想去也去不了,我都不知道他的目的地在哪儿,克里斯前辈狩猎结束前只能在这里等了。”御幸耸肩道,“对了泽村,在克里斯前辈回来前我也顺带照顾一下你吧。“

“真的?!“

“是啊是啊,话说你从刚才开始就没对我使用敬语了吧?我可是前辈啊?”

 

因为要等人,几乎是必然的,御幸选择的任务几乎都集中在离开Barebare不太遥远的遗迹平原,和其他地域比起来,遗迹平原是比较和平的场所,并没有什么很危险的怪物出没,这对御幸来说正中下怀。比如说动作灵敏地奇猿狐,他们喜欢在藤蔓里跳来跳去,跑到猎人面前用巨大的耳朵遮住猎人的眼睛,还会向猎人喷口水。前几天领受的讨伐奇猿狐的任务让降谷和泽村吃足了苦头,本来两人的相性就不算特别好,在面对灵活的奇猿狐的时候,两人不停地相互扯后腿,花费了许多功夫才完成了任务。

要改善的地方还很多。御幸回放着这几日的画面:首先,要教会他们学会观察,思考以后再行动,至于团队配合之类的东西,对眼下的他们来说还太早了吧。话说今天猎人工会挂出了轰龙讨伐的牌子,虽然对泽村他们来说还早了一些,但是御幸想尽快地让他们多积累经验,哪怕有什么紧急情况,轰龙这种级别的怪物,御幸单独一人也能解决。

“你们两个给我一点不留的全部吃完!尤其是降谷,不许剩饭。“在出任务前吃饱还是不吃饱,两者的状态简直天差地别。

“说来今天的任务是什么?”

“轰龙。这可不是你两靠蛮力就能解决的对手,我已经跟你们说过无数次了,相信克里斯前辈也强调过吧,好好地观察对方找寻弱点,不要依靠蛮力,还有要注意回避,这次如果不凑巧的话可是会受重伤的,我会从旁辅助,也会带上猫,但是我没有办法完全保证你们两个的安全。”

泽村一听,两眼放光状道:“轰龙啊!这是给师傅看我特训结果的好机会!”

降谷也在一旁点了点头。

“说来,我师傅他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泽村皱着眉,颇似担心地道。

“视怪物的情况而言吧,不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御幸说着在心中默默地加了一句:如果没有出现那时那样的乱入的话。一边握紧了手里的袋子。

“那时”的事情至今仍然鲜明地印在御幸的脑海中。

在天空中突然出现的陌生的乱入怪物,被从身后飞来的尖锐的利刃刺中倒地的克里斯,四散的鲜血,其他人的喊声,以及慌忙之中扔下眼前的怪物冲向克里斯而被击中背部的痛楚。

那个时候,他们甚至连突袭的怪物的名字都不知道。

结城队长立即下令放弃任务回到根据地,在三人背着克里斯跑回据点期间,克里斯一直在出血,而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脸色因为过度失血而变得越来越苍白。

千刃龙Selregios。——这是乱入怪物的的名字,没人知道为什么这个栖息地十分固定的物种会突然离开栖息地跑到这片大陆来,也因此,绝大部分猎人对千刃龙几乎一无所知。Selregios的身上金色的刃麟就像是锋利的刀,不论是什么东西都可以轻易地切开。

被这种刃麟切开的伤势,最好的处置方法是不要移动,在原地处理,然则那时他们一心急着赶回据点,一路上的奔波无意之中加重了克里斯的伤势。

没人事先知道这件事情,而且那样的情况下也只能尽快地撤退,不论是克里斯还是其他人都如此地安慰着小队的人,但是如果那时可以更使当地处置伤口的话,克里斯绝对不会受那么重的伤。

自那以后御幸开始更加热心地去获取关于怪物的知识。

不论是传说中的古龙,还是地域外的怪物,只要是现存的资料,御幸将所有的一切记录了大脑里。

没人会想为同样的事情后悔第二次。

“但是还是会很危险吧!”泽村的声音将御幸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危险?啊克里斯前辈的事情吗?我说了,他不会有事的,克里斯前辈不会让自己陷入困境的,他会冷静的观察判断形势,如果实在情况太危险,他决不会勉强自己。”

是啊,那时的危机,一定不会再重演了。

“我师傅他这么厉害吗?独自狩猎很危险的吧!”

“喂喂,你跟了他那么久到底在搞什么?看看他的工会卡也能想象得到吧?”

“……我,没有见过他的工会卡。”泽村有些畏缩地道。

“哈?"御幸不禁大声道。

“哎?”降谷也颇为意外地看向泽村。

“你现在不是跟他在组队吗?”

“我之前也跟师傅提过,但是他说自己现在算不上什么猎人,拒绝了我。御幸前辈你有师傅的工会卡吗?给我看看!”

“……我也没有。“御幸抓了抓头道。

“哎?你跟他不是认识很久了???”

“……大概两年、多一点吧。”

“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吗?!“

千刃龙乱入的那个任务,是御幸和克里斯组队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任务。在任务开始前御幸曾经找过克里斯交换工会卡,但是克里斯正巧没有带在身上,便相约任务结束后再交给他。但是那个任务最终失败了,克里斯还受了很重的伤,自然那个诺言也没有办法完成了。

“嗯,当中发生了许多事啦。你们吃玩了我们就出发了,记得带好道具哦,尤其是调和素材。“御幸转移话题道。

“一定是因为他太自大了!“泽村小声地对降谷说。

“有可能。“降谷点了点头。

“不是那样好吗!!!我说你们两个,继续这样磨磨蹭蹭下去我不帮忙了哦。“

“那可不行。“

“我错了,刚才我是胡说的!“泽村急忙撤回前言道。

 


评论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