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蓝河/黄少天]如果的事02

不知道写来干嘛的,应该算是没有cp的友情向

最近实在太闲了就写着玩,坑了就坑了,就这样。

设定继续漏洞百出,副本参考ff14加点参考了RO(。好古早的游戏

因为距离我看完全职的时间有点久远,一切全凭记忆,记忆不靠谱,大家懂得,bug满天飞,睁只眼闭只眼吧orz

底色为原创人物。


4.0

[您的id被屏蔽]我说咋们会不会是第一个随机进组打通这个本的队伍?

顺风顺水的打通第二个boss又一路高歌的推平小怪,一群人终于站在了神殿副本最终boss的门前。此时此刻队伍里的情绪是前所未有的高涨,一开始还剑拔弩张的气氛早就完全不见,一群人在频道里打情骂俏,浩浩荡荡的二十几个人,像春游似的。

[十年八月]总之这个boss打完可千万不能让流木这黑手去开箱子了。

十年八月一席话引起A队里其他人的点头称是。黄少天仗着自己手速快,每次都冲在第一个把箱子开了,结果老一老二都出了剑客的装备,让队伍里其他职业都快嫉妒死了。Roll点的时候,蓝河两次都输给流木,第一次流木roll了个11点,蓝河是个位数,第二次蓝河Roll了个90点,流木是98点。

这rp……——队伍里看绝色连续两次眼看到手的装备飞了,不禁在心里可怜了他一把。

[流木]靠哥明明是小红手好吧不服的来PK!

黄少天一面打字一面将刚才roll到的装备换到身上,神殿副本的掉的蓝装属性平平,但是胜在外观十分亮眼,只见流木十分献宝地使出一招剑落长空,长衫的下摆在空中翻腾,柳色的内衬在白色的衣袂之中若隐若现,仿若古诗中十年磨一剑的剑客在世。

[千舟渡]卧槽,这衣服感觉好基佬啊,老子不要了!

B队不明真相的剑客千舟渡在其他人还未来得及发出任何感叹的时候先带了一波节奏,紧接着团队频道里被基佬二字刷屏了。

黄少天在屏幕前咬牙切齿的正准备反驳,就听到一旁喻文州笑着补了一刀:“挺好的,适合你。”

“队长……”黄少天十分委屈的看向喻文州,一脸你怎么开始胳膊肘往外拐的痛心疾首的表情。

对于“基佬“二字,黄少天的阴影可是大了去了。作为蓝雨战队中最受蓝雨粉中的特殊群体——腐女粉喜欢的黄少天,几年荣耀论坛上某个不具名的粉丝编造了一篇名为”818蓝雨剑圣黄少天话唠症的由来“的帖子,以纪实文学式的朴素的文笔,丰富的细节,细致的感情描写,跌宕起伏的剧情,让许多感情丰富的妹子们对此笃信不疑。

这篇帖子讲述了黄少天自小父母双亡被亲戚收养,亲戚的冷漠对待让他患上了自闭症,好几年都不和人说一句话,后来虽然在网游里被发掘进了蓝雨训练营,因过去所受的心理创伤依然十分的沉默寡言,直到蓝雨队长喻文州的出现犹如一道阳光一般照进了他孤独的内心,随后自闭症不治而愈,黄少天的性格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突然变得十分的话唠,仿佛要把自己过去那十来年没讲的话全部一股脑儿补回来。

这样戏剧化的故事在熟悉蓝雨的剑与诅咒的人看来不过是一则故事,但是对那些本就暗地里萌着黄少天与喻文州这对CP的腐女来说,仿佛就像上帝给她们的一道天启,自那以后由这篇818所衍生出来的各种版本的八卦满天飞,女粉们像是着了魔似的在过去的访谈报道里挖掘一丝丝的蛛丝马迹,有时候一句简简单单的话都可以分析个十回八回,加之黄少天、喻文州直到退役时女友的位子依旧空置,久而久之,联盟第一剑圣的性向变成了薛定谔的猫。

黄少天第一次听说这则故事的时候差点没气炸,一边敲着桌子一边嚎着卧槽卧槽谁这么诅咒老子,老子父母健在家庭美满好吧神他妈自闭症哪个王八蛋编的看本剑圣不把丫的揍得再起不能!!!

而八卦的另一方受害者喻文州倒是对此十分淡然,不论耳边传来自己与黄少天怎样劲爆的小道消息都一笑置之。

众人调笑了一会儿,这厢喻文州也把黄少天安抚好了,蓝河大概交代了一下boss的要点后,底色一个飞盾开怪拉开了关底boss战的序幕,有点哀伤的曲子从音响里幽幽的传了出来。

第三个boss应该是制作组里有人有意致敬木乃伊归来,boss是个光头神官,这个boss最大的特点是p1的时候,玩家需要保护一个NPC,这个NPC是boss的恋人,只有她可以解除boss加诸在玩家身上的debuff,boss虽然不会主动攻击NPC,但是NPC血少皮薄还会瞎转悠,只要T的走位不当,或者dps没有第一时间解决掉小怪,NPC极有可能会被秒掉。

第一次击败boss后就会进入p2,这一次玩家的敌人由boss变成NPC,这个阶段的NPC是没有仇恨的,所以T在P2阶段可以说是毫无用途可言,许多人第一次打不知道这个规则,还傻傻的等T把仇恨拉住了才开始输出,这一拖延就引来了团灭。

[流木]菜

黄少天仗着自己超人的手速与手里顶级橙武那超高的攻击力,一套幻影无形剑就直接把血少的可怜的NPC给秒了,直接跳过了第二阶段。

趴在地上的NPC和boss仿佛是听到了流木的嘲讽,双双重新站起,合体成了新boss,进入P3。

[流木]来吧来吧一起上吧菜合体后还是菜

黄少天操纵着流木在自己周围掠出一个剑圈,像是说相声般的给关底boss的最终形态下了一个结论。

确实P3阶段boss除了攻击力急升外招式还单调了不少,可见制作人对老三的本意并不是创造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boss,而是塑造一段令人唏嘘的爱情。

曾经相爱又分离的神官与法老王的宠妃在复活后却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神官独自徘徊在神殿的底部,曾经深爱的女子却被深渊的力量所侵蚀,变成了一具空壳,不愿接受现实的神官最终倒在了她骗来的勇士们的兵刃下,随后深渊力量也侵蚀了神官,被众人打倒后,两人才得以在共赴冥界,永不分离。

幽怨的音乐衬得神殿副本的最终boss的结局更为凄凉,仿佛在控诉被深渊当枪使得玩家们,正当其他人还沉浸在最后一段过场动画带来的自责的情感中时,黄少天已打开了A队的箱子。

红手不愧是红手,黄少天不负众望的开出了一条剑客的裤子。

[十年八月]苍天啊!!!苍天啊!!!

召唤师十年八月看来是十分想要最后一件装备,在队伍频道里连打了十几个苍天,透过屏幕蓝河都能感觉到他的绝望。

A队其他人见开出的又是剑客装备,纷纷打出GG后迅速的退队离开了副本,一时间,队伍里只剩下了底色、绝色和流木三人。

[底色]流木好手气:) 我下啦 拜拜~

黄少天见状急忙扔了个好友请求过去,底色按下接受后便在原地下了线。

[流木]来来来试手气了,绝色啊想不想要裤子啊要不要我让给你呀

黄少天见绝色roll了个27点,在电脑屏前正犹豫着要不要放他一马,不要让他这个从头辛苦到位的指挥打白工。

[绝色]不了,这套装看来还是比较适合你的气质。

[流木]哥什么气质了你给我说说清楚否则咱们竞技场见

[绝色]恩……基佬气质?

蓝河想起刚才一群人刷屏喊流木基佬时对方那气急败坏的可爱样子,不禁在电脑前笑出了声,这个叫流木的剑客真的挺好玩的。

[流木]靠老子不要了你自个留着吧

黄少天说着就点了放弃。

[绝色]嘿嘿,谢啦:-)

蓝河老实不客气的把裤子收进包里,顺手扔了个好友申请过去,随后退出了副本。

一旁从头围观到尾的喻文州见黄少天吃了个不大不小的闷亏不禁嘴角上扬,这个叫绝色的剑客真有两下子。

“队长,你觉得底色怎么样?“黄少天并非什么小气的人,只是笑骂了一声后就接受了绝色发来的好友邀请后就迅速的下线,随后与喻文州讨论起今天在副本里遇到的骑士来。

“可以再观察观察他别的职业用的如何,我去问何逊(注1)要点人来,改天他上线了,组上他去雷神看看。“

雷神是新开的单体boss,攻击范围大招数多对操作意识要求高,而且雷神的场地极为狭小,如果一不小心被打下高台,便再也无法参加战斗。

boss讨伐战不用走长长的迷宫,效率高回报高,如今各大公会正在盯着这个讨伐本刷记录,蓝溪阁虽然已经总结出了一套比较稳妥的打法,但是总的来说输出的情况不是很理想,所以喻文州想正好借此机会试试底色,顺便刷个新纪录什么的。

“要不要叫上绝色?“黄少天对今天遇到的同用剑客的底色十分感兴趣,更何况就在刚才他还骗了自己一条裤子呢。

“行啊,让他指挥看看。“喻文州合计着自从上一批会长分会长退了以后,蓝溪阁总是有点人才短缺,尤其是精英团的指挥,自从那个叫蓝河的小伙走了以后,莫说小卢和梁易春惦记着紧,连喻文州都没再见过像他那样尽心尽责的团长了。

 注1:何逊为蓝溪阁现任会长本名,使用账号春易老。


05

虽然喻文州早早的安排好了人手,但是黄少天好友栏里的底色和绝色两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似的,一连几天都不见踪影。

直到那个周五晚上,两人像是说好似的一前一后的上了线。

[底色]晚上好呀:)

[流木]卧槽卧槽卧槽你终于来了你知道不知道我等了你好几天等得我心急如焚啊!!!!

黄少天这几天都不敢换号玩,天天守着流木这个小号。

[底色]怎么啦?

[流木]我们工会要刷雷神的记录,快来帮忙!

[底色]好呀 我去看一下攻略 等我一下哈

[流木]你有dps号吗换个过来我们有T了

[底色]没有呢 你们不缺T啦 那我换治疗来帮忙?

“队长你说这咋办?“黄少天还真没料到这人竟然连个dps的号都没有,看样子是从来不玩dps的样子,他挠了挠头,一时没了主意。

“治疗就治疗吧,正好可以看看他治疗的手法。”喻文州这几天与黄少天闲来无事分析了一下绝色和底色的打法,经验老道的喻文州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天下本的情况,发现那个叫底色的人的手法与一般的T完全不一样,随后他拿着黄少天录下的下本视频和之前蓝溪阁精英团的开荒视频对比了一下就发现了症结,底色的T的加点偏重攻击力,当时喻文州就在纳闷不论装备再怎么差,堂堂一个骑士怎么可能血少成那样。

[流木]我在首都西门商店街这里,你换号过来我组你赶紧的!

底色发了句好啊就匆匆的下了线,随后绝色上线了。

[流木]来帮忙来帮忙来帮忙赶紧的!!!!

蓝河一上线就收到这么一串消息,还以为对方是被什么人给堵了,便急急忙忙的发了两个字过去。

[绝色]坐标

黄少天报了一串坐标后绝色没过半分钟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只见他换上了之前在神殿本里掉落的裤子,和流木身上那一件长衫正好是一套,乍一看有点像情侣装。

呸呸呸,恶心。——黄少天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不禁自己给自己翻了个白眼,随后把绝色组进了队。

进组后蓝河才发现队伍里已经有20多个人了,而且全是蓝溪阁的。

这是什么情况?一个蓝溪阁的团,看起来都是精英团的人,为什么要组个兴欣的人去打群架?——蓝河不禁有些莫名,话说回来自己与蓝溪阁还真是有缘啊。

[东海归墟]绝色你好,今天是想请你帮忙刷个雷神讨伐本的记录。

喻文州见绝色进组很体贴的说明道。

但是殊不知这么一说让蓝河更莫名了,堂堂蓝溪阁,刷个副本记录要找外人帮忙?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现在蓝溪阁情况那么差?——蓝河不禁脑海中闪过许多种糟糕的情况,几乎要拿起桌上的手机去联系笔言飞他们问个清楚了。

正当蓝河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的时候,一个穿着比基尼的牧师走了过来,头上顶着一行文字泡:流木绝色 晚上好呀 我是底色

……。

蓝河看着向着自己和流木挥手的女牧师,一时之间无话可说,玩了这么多年荣耀,是第一次看到有玩家脱光了这么在大街上走的。

黄少天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底色的牧师是一个捏的十分精致的女牧师,让黄少天惊讶的倒不是底色有这么一个精致的人妖号,而是为什么他会这样光着走过来啊!!!!

见两人都不说话,底色的头上又冒出一串文字泡:对不起啊 我这个号被人扒光了什么都没有 身无分文的 刚才传送的钱还是我临时打了几个怪卖了掉落换的 让你们久等了

……被人扒光????

黄少天和蓝河不约而同的抓到了重点,却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蓝河有预感,这恐怕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流木]没事我找装备给你,咱蓝溪阁是大公会可有钱了你等等我去公会仓库翻翻啊

黄少天一边扔了个组队邀请过去一边打开了公会仓库。

坐在黄少天身旁的喻文州将一切看在眼里,陷入了沉思。

不一会儿黄少天便找到一套牧师的紫装扔给底色的牧师号Friday,顺便交易了两万金给他。

[流木]就当打工费了再跟我客气我就要生气了

见底色迟迟不点确定交易,黄少天又补了一句。

[Friday]谢谢流木:)

底色接过装备迅速的穿上,然后在公会频道热情的与大家打招呼,不明真相的蓝溪阁众人见来了一个牧师妹子,嘴巴还这么甜纷纷以为是个姑娘,让精英团的单身汉们不禁感动得泪流满面,不约而同地与底色套起了近乎。

[子戏星斋]Friday妹子好,今晚靠你啦!

子戏星斋真名关天乐,是蓝溪阁精英团的现任团长,是个不拘小节的北方汉子,大号是个骑士,本人长得有几分明星相,在蓝溪阁也算是半个明星当家,非常受女玩家的喜欢。

[Friday]好呀:) 我先去看一下攻略 等我五分钟哈

“队长队长,我说这底色的奶怎么蓝这么少?难道我给错装备了?”黄少天端详着底色的牧师,“按理说75级的牧师即使光着也不可能只有这点蓝条吧?这不科学!”

“恩,他的号加点好像都不太主流。”显然喻文州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待会等他回来了一问便知。”

一群人在等底色的当口,蓝河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支蓝溪阁的精英团,他欣慰的发现当年他带过的几个新手如今已经是队伍的中坚手,看着自己曾经挥洒过汗水的土地上再一次开花结果,坐在电脑前的他不禁微微握了握拳。

[底色]抱歉让大家久等啦 

Friday挥了挥手手里的十字架,做了个甩裙子的动作,原地转了一圈,像是在给众人请安。

[流木]底色你这蓝有点少啊是不是我装备给错了?

[Friday]我这个号是个弱智牧师 嘿嘿 不但智力低 蓝也少 加得也少

底色说着丢给流木一个治愈术,果然要比其他75级的牧师的奶量少一截。

[Friday]当时加点的时候都加V去了 I没加多少不过放心吧 我可以奶住的:)

[东海归墟]为什么要加V呢?

喻文州好奇的问,牧师本来就属于贫血职业,血防都不高,加v收获甚少,就拿底色这个号来说,虽然他加了不少V但是血却只比其他全加I的奶妈多了几百,可以说是收效甚微,为什么会牺牲治疗量选择加V呢?

[Friday]因为以前pk的时候老是中招 加点V比较容易免疫不良状态

黄少天和喻文州显然是第一次听说这种PK牧师,两人面面相觑,有些摸不着头脑。

“等今天打完了约他去P一把就知道了!”最后还是黄少天简单粗暴的做了个总结。

[流木]底色底色一会儿打完本去竞技场PKPK!哥要见识一下PK牧师!

黄少天飞快地在队伍频道里下了战书。

[Friday]好呀 

[子戏星斋]各就各位?那我排了?

关天乐一边发起队伍确认邀请,见所有人都准备完毕,便将整只队伍传送至了雷神讨伐本。

 

TBC


评论
热度(10)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