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蓝河/黄少天]Young and Beautiful-1

写在前面:

半架空,大框架还是原作背景,但是反正原作也是近未来的时代了,所以可能会有一些黑科技出没。

攻受不明中,反正不开车,所以我也懒得纠结攻受的问题了Orz。

要嘛HE,要嘛就坑,编不下去就坑哈~

反正文笔是没有的,OOC是肯定有的。

小小炸弹一个,蓝河是Gay设定&社会风气较为开明。

Young and Beautiful

1.

我叫蓝河,我突然发现我是一个小说中的人物,但是我不是主角也不是主要配角,我好像,就是个高级一点的路人甲?

 

蓝河最近过得十分不顺。

尤其是工作上。

先是在神之领域有这么个同僚——绕岸垂柳各种争锋相对,去到第十区开荒又碰到个君莫笑。

君莫笑大概是蓝河这辈子在荣耀里遇见过的最难缠的对手,即使使出浑身解数对抗之,却还是一败涂地。

一般玩家遇到个打又打不过,嘴上也讨不到便宜的人会怎么办?

圆润地滚吧。

可蓝河是拿工资的,还真不能随随便便地撂担子走人。

那几个月,蓝河觉得自己在游戏里仿佛化身成了唐吉可德,骑着一匹老马,带着生锈的长毛,戴着破洞的头盔,向着钢铁一般的巨人——君莫笑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随着交锋次数的变多,蓝河对君莫笑少了许多敌意,多了几分敬佩,但是这些私人情感并没有什么卵用,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些事情蓝河纵然有一百个不乐意参与到那些勾心斗角的派系斗争中去,却终究是别无选择。

那阵子蓝河几乎日夜都在争权夺利的漩涡中打转,一边要牢牢地护住蓝溪阁的利益,一边又要牢牢地守住自己做人的底线,长期左右互搏,让蓝河感觉到十分的疲倦。

再后来,随着叶修的身份曝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针对君莫笑和兴欣工会,反倒是蓝河的心思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明。

那一日工会开会商量君莫笑的对策的时候,蓝河默默地在记录本上写下了故事一开始的那句话。

如果荣耀是一本小说,那他蓝河一定不是什么主要人物,所以他和君莫笑较什么真呐?

根本不是一个level的好吗?

而叶修确实也没在游戏里折腾他们这群路人太久,才没多久的功夫,就鲤鱼跃龙门一般地,轻轻一跃便重新回归职业联赛的舞台了。

 

2

路人甲蓝河有个崇拜的职业选手——黄少天。

蓝河对黄少天的崇拜差不多要追溯到六年前,那时蓝河还是个死大学生,蓝桥春雪是他在游戏里的第一个号,刚开始接触荣耀的蓝河像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一般地练了一个剑客,同一年里蓝雨的黄少天带着夜雨声烦横空出世,虽然那一年的蓝雨的成绩并不算特别出色,但是同是剑客的夜雨声烦一下子就俘获了蓝河的心。

蓝雨。

蓝溪阁。

蓝桥春雪。

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吧。——加入蓝溪阁后的第一天,蓝河看着游戏里蓝桥春雪头上顶着的工会名这么想着。

不知何时起,蓝桥春雪浑身上下的装备都被蓝河染成了蓝色,墨青的长发、灰蓝的布甲,冰寒的直剑。就像所有的真爱粉一样,蓝河也曾经在木桩前一次又一次模仿黄少天的手法,模仿得越多,越能感觉到自己与偶像之间那无法逾越的差距。

认识到差距后的蓝河很快就接受了现实,那些不按套路出牌的打法,对机会的把握能力,都不是他这样一个凡人能学会的,再后来蓝河不再沉溺于竞技场与人争个高下,而是把精力都投入到了下本和刷boss。

俗话说上帝在这里关了一扇门,便会在那里开一扇窗,竞技场上总是逊人一筹的蓝河渐渐地在PVE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性格中认真仔细的优势慢慢地发挥了出来,很快蓝河就在蓝溪阁的精英团里有了一席之地。

蓝河在精英团团长这个位子上做的风生水起,论技术蓝河在蓝溪阁里并不是最拔尖的,但是凭借着公正负责的行事风格,加之性格中与生俱来的温柔体贴,短短几个月就让蓝河成为了整个蓝溪阁里最有人缘的玩家。

工会管理层自然不会错过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才,没多久便对蓝河抛来了橄榄枝。本就在G市本地念书的蓝河去蓝雨俱乐部的驻地谈了一次便签下了兼职的合同,那时的蓝河并没有考虑得多长远,只是觉得有这么一份薪水不错又可以玩游戏的兼职挺好。

谁知签了这一纸合约就像是签了卖身契似的,工会方面完全不把兼职的蓝河当外人,差遣起来毫不留情不说,有什么好事也会第一个想起他。

会长梁易春自从听说蓝河是黄少天的粉丝后,便经常打发蓝河去俱乐部那里帮忙,殊不知蓝河虽然崇拜黄少天玩剑客的技术,对本人却没多大的兴趣。

本来嘛,论年纪蓝河还要比黄少天大个一两岁,虽然头顶偶像光环,但是他本人私下性格极度随和甚至还有几分逗逼,在那时的蓝河看来,黄少天不过就是个有点可爱的大小孩罢了。

所以蓝河对于自家会长给予自己亲近偶像机会的苦心非但不感激,反而有种被压榨的感觉。

为什么每到我过来开会时,就恰好有东西要送到战队去呢?你们一定是故意的吧。——虽然蓝河也会腹诽,但是任务终归是任务,不论是刮风还是下雨,蓝河一定会第一时间把资料送到战队去。

在工会干久了,蓝河对荣耀的了解也愈发多了起来,对战队来说,工会是给战队输送血液的后勤保障,上到发掘人才下到输送制作高级装备的稀有材料,甚至在一些需要接待的场合,只要是战队需要,工会经常会派出一些人手过来支援。

蓝河加入蓝溪阁的第一年,蓝雨的成绩比上一次要好上不少,虽然仍未能进入决赛圈,但是相信只要再磨炼一年,这只日趋成熟的团队势必可以在联赛上大放异彩。

蓝雨在季后赛的表现让蓝河切实感觉到了自己过去这半年多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不论是战队还是黄少天,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无非是对他们这些工会成员莫大的激励。

大概也就是从这时起,蓝河不再把这份兼职视为一份薪水,而是把它当做一份事业来对待。

 

3

黄少天对蓝河并不陌生。

在荣耀第五届职业联赛蓝雨客场去B市征战微草前夕,会长梁易春把蓝河和笔言飞叫到跟前。

“这周末战队要去B市比赛,人手不够问我这儿抽调两个人去帮忙,就你们俩去吧。”

“怎么会人手不够的?,不是刚招了个小助理?”笔言飞显然不太想在大热天去帝都出差,何况今年他的课业很重,现在正是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还要去出差,回来怕不是要通宵赶实验进度了。

“那个小助理是老板的远方亲戚,人家是来追星,不是来干活的,你俩机灵点啊,别得罪人家小姑娘。”会长梁易春是公会管理层里年纪最大的,差不多蓝溪阁一建立起来他就被战队老板挖来管理工会,与蓝河等尚未涉足社会的性格还很单纯的大学生不同,梁易春为人世故却不奸猾,看人也很准,这次他找来笔言飞和蓝河去帮忙就是看中蓝河性格温和办事认真,不会得罪人,而笔言飞较为强硬的性格可以保护两人不至于被俱乐部那边呼来喝去给领导的亲戚做保姆。

但是事与愿违的是,蓝河一到北京就因为水土不服而发起了低烧,幸好蓝雨战队的选手们并非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娇贵的主,众人知道蓝河身体不适便主动替他分担了不少活,忙完前期准备工作后,比赛当天反正有微草的人员尽地主之谊,笔言飞和俱乐部的陈经理商量了一下便让蓝河留在驻地宾馆休息一天,不用随队帮忙了。

结果那天早上蓝河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放在枕边的终端不停地闪,他眯着眼睛拿起一看,顿时吓得清醒了。

原来是陈经理发消息过来说新招的小助理李艳今天早上走得匆忙把战队的账号卡落在了宾馆房间里,现在再赶回来取肯定是要来不及了,为了避免影响选手情绪,只能偷偷地拜托蓝河给他们送去。

蓝河再一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便胡乱地套上工作服,三下五除二胡乱地整理了一下仪容,赶紧跑去前台拿了隔壁房的门卡一推门进去就看到了放在床上的粉色Chanel小包,蓝河思索了片刻后从包里翻出了账号卡塞进自己的背包里,随后便急急忙忙地往外赶。

俱乐部给战队安排的宾馆在市中心,附近车水马龙十分热闹,放在平时附近有这么多商店百货是一种优点,但是对蓝河这样现在眼下急着赶时间的人来说便十分麻烦了。

B市别称首堵,堵起车来堪称国内一绝,八车道的马路活活地变成了停车场。很不巧,蓝河准备出门时,宾馆门口的这条道正好出了车祸,堵了个水泄不通。

“请问这里到燕山打车要多久?”蓝河站在前台问道。

“这个不好说啊,不堵的话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能到。”前台小姐特意强调了“不堵”两个字。蓝河看了一眼外面堵成一团的路况,长叹了一口气后拿出终端按了几下以后,很不幸的发现今天B市的路况非常差,按照这个堵法等蓝河赶到燕山的时候恐怕天都要黑了。

“请问您这里有自行车可以借吗?”蓝河一边给陈经理回了条消息,一边焦急地问道。

“这儿没有呢,出门左拐往前一个路口有个租借自行车的铺子,您可以从那儿借。”

“谢谢!”蓝河说着就飞奔出了宾馆大门。

 ***

“哎,蓝河怎么在这里?他不是身体不舒服今天留在宾馆休息吗?”那天晚上,喻文州等人开完记者会回到大巴上时,眼尖的黄少天一眼看见靠在最后一排休息的蓝河。昨天笔言飞向喻文州以及陈经理替蓝河请假的时候黄少天正好在旁边,看到本该在宾馆好好躺着的病人突然出现在大巴上,黄少天不禁有些奇怪。

“今天早上小李忘拿账号卡,蓝河骑车送来的,50多公里,当中连水都没顾得上喝一口,中暑了。”今天蓝河赶到比赛场馆时整个人几乎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整个人几乎呈虚脱的状态连站都站不稳,笔言飞也是那时才知道原来今天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显然陈经理是想把这个错误掩盖过去,并没有通知其他人而是直接把整件事扔给了蓝河独自处理,还美其名曰不要影响选手的情绪。看着同僚筋疲力竭的样子,要知道今天B市的室外温度可是逼近四十度,看蓝河这样子想必是疲病交加,硬是靠意志力才撑到这里的,笔言飞对今天俱乐部的行为十分愤怒,憋了一肚子火的他说话口气自然也不会多客气。

黄少天一听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明眼人都看出来陈经理带来的那个小助理多半是俱乐部哪个股东的亲戚,这几天里她根本没做过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全程围着喻文州打转,不停地没话找话。不帮忙也就罢了,还丢三落四的,从下飞机到现在,仅仅是黄少天有记忆的,这姑娘就丢过三次东西了,这账号卡多半也是她落下的。想必陈经理是不想得罪这位千金,便想了个办法让蓝河偷偷地送过来,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件事糊弄过去吧。这么说来蓝河拖着病体在这将近40度的炙热的天气下骑行了将近50公里过来给那小姑娘擦屁股,也难怪公会那边的笔言飞说话语气这么冲了。

黄少天虽然年纪不大,心理年龄却比外表看起来要成熟得多。自蓝雨训练营到出道成为职业选手,他目睹了小伙伴一个个掉队,残酷的竞争让黄少天在原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时就领略到了弱肉强食的残酷。俱乐部之间的勾心斗角,选手和明星账号的买卖,这背后一桩桩“大人之间”的交易,过早地接触到这一切令黄少天的心智要比同龄人成熟得多。

虽然蓝雨战队选手之间的感情很不错,从发掘自己的魏老大到现在的队长喻文州都十分包容自己,年纪小小肩上已有不少荣誉加身,也深受粉丝爱戴,但是黄少天心里却有一万分地清醒,对俱乐部那些股东而言,他们终归只是一件件的商品。股东们不是做慈善的,投资战队也好,出资给他们置办训练室的设备也罢,他们投入的每一分钱,都是要有回报的。

就像今天发生的事,黄少天实在是太清楚俱乐部的经理们的嘴脸了,清楚归清楚,这并不代表他要与那些人同流合污。

“陈经理啊,这件事传到老春那里人家会觉得我们欺负人,以后不肯借人给我们怎么办?”黄少天冷冷地道:“自己捅的篓子,自己承担比较好吧。”一边说一边看着坐在喻文州身旁的李艳。

可惜那缺心眼的姑娘根本没有意识到黄少天这席话是在说自己,仍然兀自喋喋不休地和喻文州套近乎。

喻文州以眼神示意黄少天不要继续追究下去了,清了清嗓子道:“今天多亏了蓝河,老春那边我会去打招呼,让他回去以后放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陈经理,下次如果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希望你先和我商量一下。”

不论何时,蓝雨的剑与诅咒总是一致对外。


TBC

评论
热度(19)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