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蓝河/黄少天]Young and Beautiful-2

写在前面:

半架空,大框架还是原作背景,但是反正原作也是近未来的时代了,所以可能会有一些黑科技出没。

攻受不明中,反正不开车,所以我也懒得纠结攻受的问题了Orz。

要嘛HE,要嘛就坑,编不下去就坑哈~

反正文笔是没有的,OOC是肯定有的。

小小炸弹一个,蓝河是Gay设定&社会风气较为开明。

挤牙膏中...


4

G市,台风红色警报。

蓝河一边拢了拢身上的冲锋衣,一边后悔着为什么要在这种鬼天气出门,G市这些年的台风季总是有结界保护,甚少会有特别恶劣的天气出现,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结界突然就失灵了,还碰上个超强台风。虽然蓝溪阁的驻地离开俱乐部并不远,平时走走大概也就二十分钟,但是在这种风大雨大的日子里,愣是让蓝河花上了一倍还多的时间。

手里的伞在出门不到3分钟后就在十四级大风的摧残下阵亡了,蓝河暗自庆幸着还好机智地穿了件冲锋衣,虽然在这种暴雨的天气里穿个冲锋衣和赤身裸体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横竖都是被浇得透心凉,但是好歹心灵上有个安慰。蓝雨门前这条街是一条老街,两旁都是老式的公房,这楼从式样来看起码有三四十年的历史了,虽然以前旧城改造时地下排水系统已经都重新改造过了,但是这种天气里显然是不顶用的,蓝河一路走着走着积水变得越来越深,到了俱乐部门前的时候,那边的积水都已经涨到膝盖了。万幸的是这种天气路上空荡荡的,没车也没行人,总算不用担心被飞驰而过的车子溅了个一身泥水。蓝河小心翼翼地走着,前方突然砸下一个大大地花盆,飞溅起的溺水泼了蓝河一脸。

今天出事算工伤吗?——蓝河抬手抹了一把脸,再一次后悔着不该不听天气预报的美女主播的话在这种红色警报高高挂的恶劣天气里出门。经过刚才这么个飞来横祸,蓝河再次打起一百二十分的小心,慢慢地往俱乐部门口挪去,当胜利就在眼前时,突然左侧的小腿传来一阵剧痛。

卧槽?蓝河暗骂一声,急忙抬起左腿,只见他的腿上多了一道不浅不深的伤口,血正一个劲地往外涌。

哪个缺德鬼扔了什么锋利的玩意儿在街边,我万一得破伤风挂了,这可是妥妥地谋杀好吗?——蓝河一边咬牙忍着痛,一边思考着该怎么办,是该停下来找点东西包扎还是就这么先熬到俱乐部再说?

蓝河合计了一下这里到俱乐部也就几十步路了,便咬紧牙关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地冲进了俱乐部所在的大楼,结果与正准备离开的黄少天撞了个满怀。

黄少天被蓝河这一撞,他本来就是挺单薄的身板,哪经得起这么撞,幸好蓝河反应够快,腾出一只手拉了黄少天一把,才避免黄少天的臀部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黄少,你没事吧?对不起啊,我走的太快了。“蓝河拉着黄少天的手急切地问道。

“没事没事!“黄少天朝摆摆手,定睛一瞧才发现差点把自己撞倒的人是蓝河,再一瞧发现蓝河的左脚一直在流血,已经把袜子都染红了。

“你这脚怎么了?话说这鬼天气你来俱乐部干嘛?今天不是放假吗?”

“走过来的路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了,我是来给战队送东西的。”见黄少天还有精神问东问西,看来刚才这一撞是真的没什么大碍,蓝河才放下了心。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背着的挎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包东西递给黄少天,外面的塑封套裹得严严实实的,似乎是信件一类的东西。

“什么东西这么急啊要这种天特意跑一次,你们大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近人情了。”黄少天接过来一边拆着包装一边说着。

“不是、是我最近都没空,实在拖得有点久了,就想趁着今天学校放假给你们送来。”蓝河一听这笔账要算到自己会长头上了,忙不迭的解释着。

差不多同时,黄少天已经把手里外面一层层层地塑封套给拆得差不多了,才发现蓝河送来的是给粉丝寄来的各种明信片和信件啥的。

蓝雨俱乐部的地址对外是保密的,工会的地址则是公开的,所以不少粉丝便会把这些寄给职业选手们的明信片啦、书信啦、礼物啦寄给公会转交,今年蓝雨不负众望的拿了个冠军,一下子涨了不少粉,这信件也跟雪片似的地,越来越多。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年代,大概也只有这些可爱的粉丝们会用这种古老而浪漫的形式来鸿雁传情,也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更弥足珍贵。

黄少天收好那些信件后走到蓝河身边道:“走走走我带去医务室包扎下。”,一边拽着蓝河往医务室走。空无一人的医务室里只见黄少天熟练地招呼蓝河坐下,开始翻箱倒柜起来,不一会儿他的手上多了酒精棉球一罐、止血喷雾一罐、绷带一卷和毛巾一条。

“谢黄少,我自己来吧。”蓝河对黄少天这么熟门熟路有一丝意外,他先是接过黄少天递来的毛巾先把伤口附近的血污擦干净,随后用酒精棉球一点点地擦拭给伤口消毒,伤口十分地不规则,这一路走在泥泞地积水里,有一些小沙石都卡在了伤口里。

“你忍一下啊。”黄少天在一旁沉默着看了一会儿后突然蹲下身子,拿过旁边剩下的酒精棉球用镊子一夹,动作麻利地给蓝河清理起伤口来。黄少天的动作不像蓝河那样小心翼翼,只见他用镊子把酒精棉球往伤口上一压一推,三下五除二地就麻利地把伤口上的脏东西都处理干净了。

蓝河虽然痛的龇牙,但是也多亏了黄少天帮忙,否则以他那跟绣花似的一点一点的擦真不知道要擦到何年何月。

“好了。”黄少天起身把棉球放好,示意蓝河可以继续下一步了。

蓝河摇了摇止血喷雾往上来回喷了三回,血瞬间被止住了,方才那种刺痛感也被阴凉的感觉慢慢替代,蓝河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拿起绷带缠起来,拆了又缠,怎么都不得要领。

“哎你怎么笨手笨脚的,我来我来。”黄少天看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了,再度俯下身子不费吹灰之力地替蓝好绑好了绷带,还打了一个特别漂亮的蝴蝶结。

对于被评价“笨手笨脚”蓝河本来是有点不服的,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他不服。

大约是看到蓝河的脸上写着“不服”两个字,黄少天笑了一声解释道:“别不服啊,我妈是医生,我可是科班出生。”

“嗯、我感受到了。”蓝河看着小腿上的蝴蝶结,犹豫了再三,最终没把它给拆掉。

“等红色警报解除了你叫个车走吧,这伤口不大好沾水。”黄少天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只见外面还是狂风大作,窗外的梧桐树被吹得东倒西歪,等台风过了,恐怕又是一地狼藉。

“嗯,黄少你是不是还有事?有事的话你先走吧,不用管我。”蓝河想起来刚才进门时黄少天应该是要离开,结果给自己耽搁了。

 “呃……啊?其实也没什么事。”黄少天被蓝河这么一问脸上闪过一丝黯然,随后又立即恢复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朝蓝河两手一摊,说:“你瞧这天气,外卖都停了,我刚才是想外出觅食的,现在嘛……有你这前车之鉴我还是继续饿肚子算了。”

蓝河没有错过黄少天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失落表情,但他猜想对方的烦恼多半不是自己能够帮得上忙的,便起身对黄少天说:“我记得休息室有速冻汤团啥的吧?我煮给你吃?”虽然帮不上忙,但是至少可以帮一下你的胃,蓝河想。

结果那天蓝河给黄少天煮了一锅热腾腾的饺子,两人边吃边聊,年龄相仿的二人彼此间有说不完的话题,本来蓝河觉得职业选手有些神秘,结果黄少天倒也不怕蓝河高密,直接把战队里上到队长喻文州下到今年刚从网游里挖来的宋晓挨个地透了个底朝天,虽然说得都是生活上的小事,诸如魏老大爱吃大蒜,吃完大蒜还喜欢朝着黄少天哈气,深受其害的黄少天不得不常备清凉糖给他除除味。又或是喻文州虽然平时看起来彬彬有礼,是个好好先生,实际上早上起来起床气大得很,还有那个谁喜欢黄油,电脑里各种美少女游戏都不带断的等等诸如此类稀疏平常的小秘密被黄少天手舞足蹈地说得天花乱坠,引得蓝河频频发笑,不知不觉间,总是觉得很遥远的战队的选手们纷纷走下了神坛,变成了普通的同龄人。蓝河发现自己非常喜欢听黄少天讲故事,虽然他在比赛时总是用垃圾话刷屏,但是像这样聊天就能感觉到黄少天的聊天方式其实非常有趣,思绪活跃的他时常妙语连珠,再简单的琐事经他的语言加工化作了一则则精彩的小故事,听久了也不会觉得腻。若是说语言也有色彩,那黄少天的语言大概就是阳光的颜色,什么事情到了他嘴里,都充满着生机。

蓝河则说起自己的大学生活,比起除了训练还是训练的职业选手,蓝河的生活可以说是丰富多彩多了,蓝河与黄少天讲起自己大一时化学实验课时各种惊险又刺激的意外,与同学一起开办的社团,鉴赏课的电影、音乐等等。其精彩纷呈的程度,引得黄少天听了直呼你到底一天有几个小时啊?

话匣子一打开便没完没了了,不知不觉时间过得飞快,等回过神来时台风早已过境,雨也早已停歇了。

在与黄少天并肩走出俱乐部时,橙黄色的路灯下,蓝河目送着黄少天离去,走了几步以后黄少天突然回头,朝他挥手道:“以后常来玩啊!”

那诚挚而又绚烂的笑容令蓝河不禁跟着笑了起来,大声地回了一声“好啊!”。

就这样,这混杂着几分欣赏、几分羡慕、几分好奇的种子便这么在蓝河的心里埋下了,只是那时的蓝河,还不知道它在未来会开出怎样的花来。

 

TBC


评论(1)
热度(15)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