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丽

翻译的格纳库&存档用。自娱自乐~雷到不赔。

[蓝河/黄少天]Young and Beautiful 05

……这次下完本我暂时不想碰副本了Orz

头大!!!

顺便,文中的boss脱胎于这个(。



7


随着独眼巨人库克洛普斯轰隆一声倒地,蓝河这才松了口气,一边低头在笔记上潦草的写下P2要点——boss会分裂成4体,拉住后各个击破即可。

击败了第一个boss后,一行人继续前行,有了方才差点被打个措手不及的教训,蓝河再也不敢大意,他一边清小怪一边仔细留意着周遭的情况,没想到小心翼翼地走了一段后,原本九转十八弯的道路变得一目了然起来。

“怕不是又要打boss了。”不知是谁在频道里咕哝了一句。

“有怪,准备了。”蓝河暼到远处有一头丑陋兮兮的怪在徘徊,以boss来说,这头怪的体型实在是有点寒酸,眼前的这头怪大约也就是比玩家大一圈而已,丝毫没有一丁点的魄力。但是这片区域没有小怪,一眼望到底除了那一头怪外什么东西也没有,怎么看都是要boss战的节奏。

“小鱼准备开怪, 其他人各就各位。”

[鱼尾纹]我上了!

见众人纷纷举起手里的武器,鱼尾纹开启骑士精神向前冲去,结果他还没走到怪物的攻击范围呢,只见方才还在来回蹦来跳去的怪嗷地一声就向鱼尾纹冲了过来。

“卧槽这是什么鬼东西!”首当其冲的MT在看清楚boss的样子后不禁惊叫了一声。

无头渴血怪兽是一个像是被剥了皮的大狗一样的怪物,但是它攻击的时候却是像个人似的站起来用前爪连打,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渴血的前肢十分细长,乍一看似人非人的诡异的很。怪如其名,它并没有头,该长头的位置长了四块巨大的鲜血淋漓的肉皮,甩起来像两只巨大的招风耳。

令所有人很崩溃的是渴血兽的叫声又凄厉又大,直听得众人头皮发麻,胆子比较小的女玩家被这恶心的怪物吓了一跳,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很快众人发现比起外表来说,这个boss更可怕的地方是快到令人目接不暇的攻速,而且几乎招招都带有击退和击倒效果。

渴血的招式实际上并不复杂,一个是前冲的狗车,一个是五连抓,还有就是扑倒、追打之类的动作。但是令蓝河十分头痛的是渴血太喜欢到处乱窜了,DPS经常打着打着就发现怪不见了,随后惊悚的发现它不知何时已经冲到了不远处的治疗身旁,随后一个狗车撞飞一大片。

虽然仇恨一直牢牢地在MT鱼尾纹身上,但是显然渴血的许多技能都是不看仇恨的。一时间整个场面混乱无比,众人根本没法判断渴血什么时候会突然冲到自己身边把自己击倒,MT则像无头的苍蝇似的,到处乱转找怪。

“所有人聚拢。”蓝河冥思苦想了一番最终只能想出个让四十个人聚拢的打法,渴血攻速快攻击范围却不大,与其让治疗远程站在远处每次都要花大力气重新站好阵型不如大家挤在一起,这样一来至少输出效率可以提高不少,剩下的问题就是那个没有预兆的狗车了……

蓝河努力静下心来一边输出一边仔细观察渴血的动作,随后他发现渴血每次使出狗车前都有个前摇的动作。

“注意狗车,右边的人散开!”蓝河话音一落就看到渴血一个前冲,虽然蓝河出言提醒但是还是有几个人行动慢了一拍被撞飞了去,有个只有半血的团员不幸直接被秒掉了。

看来光是这点提前量来不及。——蓝河咬牙,怎么样能够再早一点摸清boss的招数?

[晨霜夜雨]你看boss的眼睛

像是知道蓝河的想法似的,黄少天及时地给蓝河去了一条消息。

[蓝桥春雪]黄少发现什么了吗?

[晨霜夜雨]狗车前boss的眼睛会变红

几乎是收到消息的同时,蓝河注意到boss的眼睛突然红了一下。

“当心狗车!!!”蓝河大声提醒道,“左边!”

果不其然渴血又用了一次狗车,这一次因为有了蓝河的提醒,众人才堪堪避过。

[蓝桥春雪]多谢黄少提醒

眼看攻克了一个难题,蓝河不禁紧握了一下拳头。

黄少真厉害啊!这都能观察到。——蓝河下心中深深敬佩着。

[晨霜夜雨]客气什么,刚才要不是有你提醒我也不会注意到boss的眼睛再说了本剑圣火眼睛睛这种雕虫小技怎么能够瞒过本剑圣的眼睛

[蓝桥春雪]是是是,黄少威武

眼看暂时局势被稳住了,蓝河心情大好地附和着。

[晨霜夜雨]看在你诚心诚意信本剑圣的份上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蓝桥春雪]什么秘密?

蓝河一边打字一边暗笑,哟呵这急性子的黄少竟然也开始对他卖关子了。

[晨霜夜雨] boss的弱点在左前爪不信你看!

黄少天说着便操纵着晨霜夜雨给渴血的左前爪喂了一顿连招,只见boss的血条瞬间下去了一节。

[晨霜夜雨]怎么样服了没本剑圣是不是很厉害

[蓝桥春雪]黄少我一直都是服你的啦

蓝河边回消息边依样画葫芦,却不料被boss的爪子糊了一脸,直接被踩在了地上摩擦摩擦,搞得整个人都土头灰脸的。

[晨霜夜雨]哈哈哈哈菜!藍河啊地上的土好吃不?

[蓝桥春雪]……

在偶像面前被boss驳了面子的劍客青筋暴起,从地上爬起来后操起手里的剑对着boss就是一顿乱戳。

[晨霜夜雨]喂喂喂悠着点儿啊蓝团长,boss马上红血了!

什么?——蓝河看了一眼血条,也不知道为什么方才还很坚挺的boss的血条就一会儿的功夫刷刷地往下掉,眼看就要不足20%了。

打弱点就这么疼?这不科学啊!估计有诈!——这boss这么蹊跷,蓝河立即如临大敌地集中起精神,盯着boss的血条看。

1分钟后,boss发生一声愤怒的吼声,竟然开始浑身流汁儿了。

“卧槽!退退退!有毒!!!”蓝河作为近战首当其冲就中招,看着蓝桥春雪的血条一泻千里蓝河急忙指挥着所有人远离boss。

但是MT就没这么好命了,其他职业可以躲避逃命,唯独他不行。

猛毒加上比刚才更疯狗的攻速,饶是鱼尾纹头顶的治疗术就没断过,也没能保住他。

“艹,倒T了。”众人目瞪口呆中,蓝溪阁的首席MT的血就这么被榨干了。

“月月快去接手,蓝桥快想想办法。”笔言飞急忙指挥着ST接手。

眼下这情况可以说是一点都不乐观,渴血全身不断地喷着像硫酸一样的汁液,任何人只要一靠近boss就会中毒,中了毒的角色的血条一节一节地往下掉,即使六个治疗所有的buff都上,面对这样的掉血速度也是杯水车薪。

怎么办怎么办。——蓝河飞快地转着脑子,眼看成功就在眼前了,眼下只剩15%不到的血就能把这个boss干掉,但是这种僵局要怎么打破?ST的血眼看也快要见底了,相信不出2分钟ST也会像MT一样挂掉,这样一来就只剩一个T了,在最后一个T挂点以前dps能够干掉boss吗?

“快想想办法!”眼看打了半天要前功尽弃,入夜寒不禁急红了眼。。

[晨霜夜雨]慌什么有我在,不就只剩14%的血了一波带走一波带走!

黄少天的话像是照进迷雾的里的一道光,令蓝河茅塞顿开。

“别奶了,月月挂了以后小守接手仇恨,治疗切好战姿,一起集火boss,死谁都不要管,直接一波带走!”

蓝桥春雪跟在晨霜夜雨的身后,两个剑客一前一后冲向boss,不知道是谁骂了句“靠不要命啦!”后也紧随其后,刹那间所有人都拿出了看家本事,大招绝招一呼而上,一时间渴血被刀光剑影包围了,彈藥专家的各种色手雷齐飞在渴血的周围带起一阵阵的爆炸光影,剑客们手里闪着蓝光的剑游走在弹药专家制造出来的绝景中,枪炮师的子弹与远程魔法攻击犹如闪电一般呼啸而来,虽然比不上职业大神们制造出来的绚丽的繁花血景,但是这集合了蓝溪阁整个精英团的以命换血的攻击,硬生生地在渴血的周围打出了一个漂亮的连携,伤害连连创出新高。

最先倒下的是以卖血为生的狂剑士春易老,随后是彈藥专家笔言飞,黄少天的晨霜夜雨和蓝河的蓝桥春雪几乎同时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双双倒在一起。

“别停!远程继续!”蓝河在倒下后仍然指挥着,在近战职业都死球后,远程职业前赴后继地一个接一个当起了肉盾,5%的时候召唤师曙光旋冰倒下了、2%的时候元素法师入夜寒也倒下了,1%……整个蓝溪阁的精英团一共40号人,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渴血的剧毒和利爪下,死的只剩2个牧师的时候,boss终于怪叫一声扑倒在地。

“卧槽!!!!!!!!成功了!!!!!!!!!!太他妈燃了,爽!!!”

“叼叼叼,吊炸天!”

“刚才真的吓死我了……第一次打个游戏跟敢死队似的。”

“大家辛苦了。”方才boss还剩1%的血的时候场面上就只剩两个牧师了,蓝河真的觉得自己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再来这么几次真不保准会得心脏病。

这一役连黄少天都紧张的手心出汗,刚才那招到底能不能成功其实黄少天自己心里也没底,他更是万万没想到蓝河竟然会舍命陪君子的二话不说直接执行。面对这样百分之百的信任,他能做的只能握紧手里的剑,血战到底。

这些天处下来,黄少天觉得蓝河在带团的时候是一个十分认真仔细的人,有时候甚至还有些谨慎过了头,缺乏了一点冒险的精神。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时时刻刻把团员的生命和经验放在首位的团长,竟然也会有如此勇于冒险的那一面。

黄少天看着明灭的显示屏,耳边是众人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的欢呼,蓝桥春雪与他的晨霜夜雨并肩倒在地上,他们身上的布甲上染满了鲜血,墨青和银白的长发纠缠在一起,脱手的长剑插在两人的脚边,真正是一副战死沙场的画面。

但是不知为何,这幅画面在网游里未尝败绩的黄少天看来不但不刺眼,反而觉得有一丝温馨。


TBC


评论(1)
热度(8)
©红丽
Powered by LOFTER